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42、两位大师
    铁道两边正在加紧修筑地窝子,现在已经进入十月,只要一场雨下来,寒冷就会要人命。

    红区抽不出那么多人手,秦朗解决的办法当然粗暴简单。

    只要挖地窝子就能得到粮食补贴,还能在冬天领到一套棉衣。如果帮助没有能力的人家,那么还有劳务补贴。很快包工队如同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不过有监督人员进行质量检查,也就没有人敢偷工减料。

    对这个变化,秦朗取了个更好的名称“合作社”。不过他可不想出现某些弊端,干脆把他们推向市场,由百姓来自主选择。政府只负责监督,不得插手管理。而社会调查部、纪律委员会都有权利进行审核。

    这一套法子其实已经深入到各行各业,尤其是工厂方面。如今的张掖工业基地,除了军工企业采取军事管理以外,其余的轻工业都已经采取了承包模式。

    只不过秦朗一边加紧立法,另一边建设独立于企业之外的公会组织。一旦厂方有违规的现象出现,就会被公会警告,不限期改正就会到法院仲裁,这也是防止出现特权阶级。

    为此秦朗还专门写了很多小册子,内容自然是照抄后世的教科书。当然这需要换一个包装,在强烈批判资本主义的剥削本质后,又详细的阐述了初级阶段所面临的困难,以及一些解决的方法。

    当然,里面的措施和苏俄的斯太林模式不搭界,秦朗可没有兴趣搞计划经济的一套。他完全就是鼓励竞争,尤其是和资本主义国家进行竞争。在这个大方针的指引下,很多厂家也掀起了革新的热潮,而且产量也一再增加。

    “得找个时间忽悠那些西伯利亚棕熊了!”

    秦朗一脸坏笑的说道。

    最好机会的当然是大家排排坐的经互会,不过这还需要等上十多年。另外能利用的就是斯太林模式,这个时候已经有了雏形,如果抓住机会的话,那个财富是不可估量的。

    当然这有个前提,就是能让钢铁同志瞧得上眼,毕竟苏联的领土太广沃了,只凭三瓜两枣还不够塞牙缝呢!而加大产量就要足够的机器、人手,而这些目前并不缺乏。

    从奉天兵工厂招募到二万多技术工人,立刻分派到不断增加的机床上。技校也源源不断的培训技工,但依旧不能满足需求。只是迅速扩大的工业需要得更多,如今水电、石油、化工原料就成了短板。

    以至于秦朗都想打山西的主意,是不是从张少帅手里拿回来,建设大型的水电站。不过考虑到华倭战争会逐步扩大,最后只能放弃掉。为此秦朗再次增加了水电站建设的力度,当然出成效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而煤化工也提上日程,毕竟华夏煤多油少,越早布局已经越容易摆脱对苏俄的依赖。不能像左高丽一样,把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苏俄廉价的石油上,一旦风云变幻就只能苦难了。

    “报告司令,范旭东、侯德榜两位先生,已经等着您了!”

    才下火车,管委会的人就急匆匆的赶来说道。

    这次秦朗返回绥远,就是因为这两位的到来。尤其是范旭东,他建立的永利碱厂,那可是华夏的招牌企业,也是华夏重化工一面大旗。

    最近他到处奔走,希望国府投资2000万大洋,以解决工业基本原料的“三酸两碱”问题。可是来回折腾了将近两年,那些大人物除了批字以外,什么都没有落到实处。

    “哎呀,让两位先生久等,还请海涵。”

    才看到秦朗走进会客室,范旭东和侯德榜眉头就不由的一皱,相互对望一眼之后。

    范旭东挤出了几分笑容。

    “秦司令,今日范某来有个不情之请!”

    这时候他也做难,当初秦朗三番五次的邀请自己来张掖考察,但都以种种理由推脱掉,现在华北眼看就要沦为战场,才急匆匆的来抱佛脚,想起来还真是难堪到了极点。而对方又如此年轻,如果寸步不让,永利厂就尴尬了。

    秦朗只是微微一笑。

    “范先生,张掖已经搭建了一些工厂,基本产品如今也能自给自足。你们将永利长搬到这里,对大家都有好处。不过现在铁路已经中断,恢复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不让两位就在这里考察一下如何?”

    侯德榜知道秦朗并没有心生嫌隙,立刻笑起来。

    “秦司令快人快语,早就听说张掖今非昔比,正好考察一番,日后也能借鉴一二。”

    而坐在旁边的范旭东,却使了个眼色,淡淡的说道:

    “考察是要考察的。但是,我们能不能订立一个合同,然后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下一步的商谈?”

    秦朗笑道:

    “正好也要和范先生谈这个问题,现在冀察绥已经颁布了相关法律,涉及到企业、个人方方面面,管委会那边都有资料,你们可以去看一下,然后在法律的框架下讨论。具体事项你们可以找路金波同志了解,这一块都是他的工作范畴。”

    范旭东也笑起来。

    “秦司令还真是不一样,很有西方的契约精神和法治精神,那么我就和路金波先生商谈了。”

    看着他们二人要离开,秦朗赶紧说道:

    “有一件事,还得麻烦二位。你们都看到我们的化肥厂了,也不知道什么环节出现问题,如今的产量一直达不到设计标准,这白白的浪费了不少资源,如果能解决掉,我一定支付相关的劳务费。”

    侯德榜的眼睛一眯,然后急不可耐的说道:

    “谈判的事情就由范先生主持,我这就去查看,回见!”

    看着那迅速消失的背影,秦朗赶紧叫过王邦才。

    “你最近就跟着侯先生,无论他需要什么都必须解决。无论多少钱,我都批条子,去吧!”

    范旭东也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秦司令,致本就是个急性子,您可不要见怪。”

    秦朗知道,致本是侯德榜的字,他又笑道:

    “范先生有这样的大才协助,真是让秦某羡慕,再加上颍川先生,永利厂不发展都难啊!”

    颍川是孙学悟的字,也是这个时期华夏化工的一杆大旗,更重要的是,他率领的研究机构主攻方向是轻金属,比如铝。

    范旭东摇了摇头。

    “时局动荡,举步维艰啊!”

    秦朗轻轻一笑。

    “我投资两千万……,不,三千万大洋怎么样?”

    范旭东听了大吃一惊,他一把抓住秦朗的手臂,喝道:

    “当真?”

    秦朗也没有想到,他居然如此失态,可见“三酸两碱”工程在他心目中是什么样的地位。

    “三千万,现在就可以提走。”

    范旭东放开了秦朗的手臂,接着就在会客室里大笑起来,然后又是一阵大哭。仿佛这一刻,所有的幸酸委屈都化为泪水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