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49、困局
    赶回东塔的秦朗,立刻觉出一份凝重。毕竟才几天的功夫,战场的态势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化。

    看着那危如累卵的情形,罗荣心中满是焦虑。他也没有想到鬼子的动作会这么大,甚至已经超出参谋部最坏的打算。

    “秦朗同志,鬼子已经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如果再不调整部署,我们就要被动了。”

    吉宁省已经被熙洽拱手让给了倭人,运动到这里的两个倭军旅团在接收长春以后,一个北上继续进攻哈尔滨,一个南下进攻奉天。如今和红二旅在铁岭一线对峙。倭军试探几次以后,竟然停下来巩固阵地。

    秦朗冷冷的一笑。

    “他们在等着奋力一击,部队现在调动得怎么样了?”

    罗荣略一思索。

    “山地步兵旅已经移动到赤峰,目前作为全军的总预备队,一旦出现危险的局面,就会在第一时间把他们调派过去。红二军其余四个旅正在逐渐的北上,铁路沿线的防守交给了民兵部队。蔡丰同志也停止在新疆的动作,他手头的半个旅已经运到包头一线。”

    费振伦又补充道:

    “司令,杨虎成部已经运动到陕安的榆林地区,目前对我们摆出进攻的架势。甘苏回援一个营已经接管包头民兵师,目前正在巩固外围的阵地。”

    奉天缴获了大量的辽十三,如今正一批批的运送回红区,目前已经武装了将近六万人的民兵。冀察绥军区武装部把他们编成六个民兵师,主要的作用是在城市应对敌人的进攻。

    秦朗说道:

    “在胜负未分之前,军阀是不会进攻的,民兵师进行正常的训练就行。多发一些他们训练的宣传照片,再进行几次城里游行。一来是可以鼓舞士气,二来让那些军阀不敢生觊觎之心。通知林薇同志,做好与之相关的工作。”

    东北军进攻张家口之后,国内是一片痛骂声。不少名流甚至到少帅的司令部前静坐示威,这些还可以安抚。但手下出现了大量的逃兵,少帅也坐立不安了。现在是天天下部队,许诺一定打回东北老家。

    有了这个前车之鉴,别的军阀自然不敢轻易进攻,都在作壁上观。

    “司令,我们现在的压力太大,是不是放弃奉天,或者缩短士兵的培训时间!”

    费振伦小声地说道。

    参谋部现在是二十四小时连轴转,但是越分析当前的局势,他们就越觉得没有把握。如今的红区就像一根绷紧的弹簧,只要再加一把力可能就会断掉。

    奉天目前不可能放弃,察哈尔训练的一万五千名士兵,是可以提前投入战场的。现在是非常时期,可不能什么都按部就班。毕竟完成所有训练科目要到明年一月,红区撑不撑的到年底,都还是个未知之数啊!

    秦朗冷哼一声。

    “连军区参谋部都慌了?眼下冀察绥红区的部队主要布置在浑河、铁岭一线,周围有威胁的势力有两个,第一张少帅,他还敢进攻红区,手下的兵能剩下一半,都是老天保佑。再败一次的话,坐不坐得稳位置都两说,这个威胁可以排除掉。

    所以我们最主要的对手还是倭军,但他们在华夏战场的兵力还不到10万,并且分布在整个东三省,从布置上来说红军的优势还更大一些。这个时候,我们为什么要自乱阵脚?”

    费振伦小声地说道:

    “司令,我们的后方还有其他军阀,如果进攻张掖地区,后果不堪设想啊!”

    秦朗摆了摆手。

    “我们退出奉天之日,才是他们进攻之时。”

    军阀经常表现的很粗蛮,仿佛都是缺心眼的武夫,但是谁要相信这个论断,就会被吞得骨头渣子都不剩。

    奉天之战红军已经表现了强大的战斗力,军阀当然不敢贸然行动。只有红军流够鲜血,羸弱不堪的退出奉天时。他们才会露出獠牙来。到时候只要一个剿匪的告示,一切就变得名正言顺了。

    罗荣却有些疑虑。

    “秦朗同志,我们是不是加强一下张家口的防守?即便少帅不敢动手,但是奉军内其他的山头就难说了?毕竟张家口是我们必救的一点,只要截断这里,北上的红五十军、红五十一军,就要蒙受巨大的损失。”

    秦朗笑道:

    “他们内部没有这样的牙口,要防的无非是一个热河省主席汤玉林,张通线可是擦着热河省的地面。”

    罗荣点头道:

    “汤玉林极为贪财,听说我们获取了大量的财物以后,他曾经建议少帅进攻张通线,但是被否决了。可惜啊,如果我们的时间、资源再多一些,就不会有今天的困难了。”

    修筑张家口到赤峰的火车路时,就预料到热河奉军的反应。所以参谋部也建议,从绥远一直修到通辽。这条路线虽然安全,但是投入资本,可不是红区能够承担的,最后也只能放弃掉。

    费振伦说道:

    “司令,我也觉得他会动手,那么该如何应对呢?”

    汤玉林是张大帅的拜把子兄弟,在奉系内部也有相当的人望,就算少帅也得让他几分。正因为这层关系,任何部队经过汤玉林防区,都必须由他的首肯,否则就不要想越境一步。这样的人当然不会把少帅放在眼里,单独行动是可以肯定的。

    秦朗沉吟了片刻。

    “红十旅刚刚组建不久,拉到奉天作战有些太过冒险了。把他们摆在张家口到赤峰之间,一旦汤玉林动手,我要求他们迅速插到承德,然后在那边布防。”

    费振伦看了一下地图,有些诧异的说道:

    “司令,这个承德有必要防守吗?”

    承德并不是兵家必争之地,虽然也能威胁北上的津奉铁路,但那还需要打下唐山。以红军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完成任务。而且这样做会刺激少帅,如果他针锋相对,反而对红军不利。

    秦朗笑着说道:

    “红十旅的任务是暂时掩护张通铁路的侧翼,这期间我们可以和少帅谈判,达成共识立刻撤回来。”

    罗荣看了秦朗一眼,摇了摇头。

    “秦司令,你又要搂草打兔子了吧!”

    秦朗听了哈哈大笑起来。

    “知我者,罗政委也!”

    ===========================================================================

    昨天今天实在是……,莫松子还请各位海涵。

    明天努力恢复正常,拱手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