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52、124高地
    太阳已经滑到了西方,似乎马上就要坠下去,但是红军的部队却在集结,似乎要抓住这最后一点时间,把丢失的阵地夺回来。

    来到前线的秦朗,从炮队镜中观测着124高地。今天这里已经发生了三次争夺,双方都要占领棱线。但是只要有一方成功,对方炮火就会覆盖整片区域。炮击之后阵地很快就会易手,接着又是一番轮回。

    短短的四天,在124高地上,机步一营损失了一半的人手。至于鬼子死了多少,根本没人知道。150毫米大炮前,什么都留不下来!

    在不停的轰击中,124高地已经变成了120高地,因为这个小小的山岗,生生的削去4米高,但它依旧是周围最高的地方。

    “嗡嗡!”

    就在这时,空中传来一阵轰鸣,紧接着24架各式各样的轰炸机来到上空。

    秦朗看了一下表,这一次空军来得相当准时。

    “咚咚咚!”

    124高地的另一侧,立刻冒出密密麻麻的红点。仿佛是某种植物,正在向空中抛洒自己繁衍的种子。红点奋力的往上蹿升,一旦力量用尽,它就会带着呼啸砸落下来。

    这些死神播撒的钢雨,在地上溅起了厚厚的尘土。直到飞机下面出现黑点时,这一切才会停下来。

    “咻、咻!”

    一枚枚炸弹带着啸声从天而降,震耳欲聋的爆炸中,一团巨大烟尘腾然而起,甚至连火红的太阳,都被灰白色尘土遮蔽。刚才明亮的天空,现在变得昏暗下来。

    “嗡嗡!”

    投完炸弹的轰炸机转了一个弯子,缓缓的飞走了。

    不知从哪里冒出六架倭国战斗机,它们快速的爬升着,正准备偷袭返航的轰炸机。

    “嗡嗡!”

    在高空戒备的战斗机,快速的俯冲下来。

    “嗒嗒嗒!”

    只是一个回合,六架倭国飞机就只剩下两架,他们疯狂的做着各种动作,想要躲开福克D.XⅥ的追杀。

    虽然鬼子的飞行技术还不错,但是飞机的性能差了一截。最后还是栽到地面上,化为一个耀眼的火球。

    “嘘!”

    “打得好啊!”

    “空军真是好样的!”

    一瞬间,地面的红军战士沸腾起来,他们或者打着唿哨,或者大声的呼喊,直到战斗机重新回到高空,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轰、轰!”

    轰炸的尘土还未散尽,丧门星的重炮团又开始轰击124高地。本来已经浓密的烟雾,现在变得更加的浓密了。

    “突突突!”

    在山下待命的武装01型坦克,再一次被启动,发动机很快喷出厚重的黑烟。整个车身颤抖几下之后,缓缓的开出了几米,然后又停下来。

    机步一营的红军战士们,扔掉了手里的烟,纷纷跳上路边的装甲运兵车。

    “砰!”

    就在装甲车关上舱门的一刻,三发个绿色的信号弹迅捷的升入空中。那刺耳的啸声,仿佛是死神的狞笑,它已经准备享用这血肉的盛宴了。

    “呜呜!”

    这次坦克连以3辆坦克为先导,其余的都在两翼策应。

    “轰轰!”

    炮弹不停的下落,仿佛连灰尘都被点着了,如今整个天空都笼罩在妖异的赤红中。

    但就在一瞬间,炮弹的爆炸戛然而止。不过天地间的依旧充斥着怪异“嘶嘶”声,仿佛是炮弹炸破了地球的外皮,如今这个球体正在泄露出大量的气体。

    秦朗活动了颌骨,良久耳朵才回复平常,但依然会有“嗡嗡”的鸣叫声。

    “呜呜!”

    坦克发动机再次喷出黑烟,一刹那它动了,速度还越来越快,很快就碾过松软的道路来到山顶上。

    “咯咯咯!”

    一挺“老母鸡”喷射着密集的子弹,打在装甲上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仿佛是一只怪鸟,正在用坚硬的咀,不停的啄击这些可笑的“王八”。

    “嗒嗒嗒!”

    并列机枪的子弹,瞬间吞没了那几个射手。其中一个受伤没死的,还在惊恐的用步枪抵抗着。

    “啊!”

    很快,他就在滚动的履带下,变成了与大地平行的存在。

    “咯吱咯吱!”

    坦克在尸体上转了一个圈,才缓缓的开走。

    “狗日的应瞎子,你想死别连累咱们!”

    丁大升大声地咒骂道。

    武装01最脆弱的地方是车尾,如果被鬼子击中,那还有个好。要不是车长位置够不着,他都想给驾驶员狠狠地一脚。

    “嘿嘿嘿!”

    应忠谷是和丁大升一批的兵,只不过训练时,用坦克撞倒了基地的围墙,而有了“瞎子”这么一个诨号。

    不过这家伙技术不错,就是喜欢“现”,就算被丁大升骂个狗血淋头,也乐此不疲。

    “嗒嗒嗒!”

    这时,弹药手对着车外又打了一梭子,只见两个拿着手榴弹的鬼子,往后倒在地上。

    “都把眼睛放亮点,这些鬼子可不能小看了。”

    说完,惊出一身冷汗的丁大升,推开了坦克舱盖。刚刚探出身子,就发现一个躲在隐蔽物后面的鬼子。

    “嗒嗒嗒!”

    手里的二八冲锋枪立刻开了火,那个鬼子一下栽倒在地上。看着他手边的那一块炸药,丁大升不禁松了口大气。

    “吱!”

    又一次来到棱线边上,坦克立刻停下来。

    往日坚实的土地,在高温、震动之下,已经变成一粒粒的浮土。机步一营的战士走到上去,居然能陷进去。那踉踉跄跄的样子,仿佛是在泥泞中行走一般。

    “嗒嗒嗒!”

    并列机枪再一次开火了,从棱线另一侧冒出来的鬼子,像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呆呆的站立数秒之后,才被子弹的冲击力带倒。

    “板载!”

    听到那野兽般的嗥叫,榴弹枪手射出无数榴弹,爆炸总能带起一具具躯体。

    “嘭、嘭!”

    “轰!”

    坦克也开了火,很快弹片就把鬼子们都送回了地狱。

    看着那些破烂不堪的尸体,丁大升嘟囔道:

    “这些蟑螂,真是怎么打都打不死啊!”

    看到炮队镜中的一切,秦朗摇了摇头。现在和鬼子已经打成焦着,接下来就看那一边的力量更大。

    “如果能和老天下注的话,我也赌鬼子赢。”

    但是他又冷冷的说道:

    “可惜你们要到明年三月,才能拿到这个破烂的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