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58、西进
    苏联的十月革命节,是在公历的11月7日,已经离得不远了。

    偏偏这个时候,远东的天空都在阴云之下,连绵的细雨中飞行就变得无比的危险。秦朗只能坐着火车到达哈密,再有此地飞往莫斯科。

    周遭都湮没在雨雾当中,连密密麻麻的地窝子也看不见了。偶尔会有一排烟囱露出模糊的影子,但很快又消失不见。

    “这么大的雨,那些地窝子的排水系统做得怎么样?”

    看到一道道河沟中,流淌着湍急的水流,秦朗有些担心的说道。

    路金波笑着说道:

    “司令,我们在建设之初,已经请教过土木工程师。他们对原有的烟道、下水道都进行了更改,除非是大水漫灌,否则影响不到这些院子。”

    秦朗又问道:

    “群众的粮食够不够吃?现在张掖的轻工厂大都歇业了,工人们的吃穿用度解决的怎么样了?”

    路金波说道:

    “今年是一个丰年,甘苏地区三十六万亩田地,平均亩产达到破天荒的300公斤,就是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农都吓了一跳。加上粮食作物套种技术全面的推广之后,红区已经解决了粮食问题。蔡丰同志计划明年再增加十五万亩土地,同时允许农场承包一百亩土地,如果能够落实的话,产量还要上一个台阶。

    司令,我们现在的困境是油料。有鉴于此,侯德榜先生、顾新安所长已经转道德国。另外,范旭东先生还推荐了一位人才,在江浙大学的黄鸣龙教授,可能在不久之后会到张掖考察。”

    “油料”就像一把铁钳,死死地卡在红区的脖颈上,如果不解决这些问题,一旦供应短缺,所有的内燃机都只能瘫痪掉,红区也就不可避免的走向衰亡。

    而这一次派顾新安等人去德国,最主要的任务是商讨煤液化的相关专利,目前已经有了很多进展。另一方面是考察德国的各种新技术,并购买一些生产许可。

    “这件事情要继续跟进,千万不能怠慢这些先生。”

    听到这话,路金波却皱着眉头说道:

    “司令,侯先生有言在先,这一次的事情之后,他要辞去所有的职务,然后潜心研究化学。前几天还打了一个报告,想让咱们给他成立一个研究所。鉴于范先生也有同样的想法,管委会已经拨了十万大洋的款项,成立相应的化工实验室,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秦朗点了点头。

    “对他们这些大科学家,要及时的满足需求。金波,干科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这个要持续的投入才能有产出,不能三五年没有动静,就给别人冷脸。我们的同志一定要教育好,谁敢给我瞎咧咧,就是华夏的罪人!”

    最后这五个字已经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路金波赶紧把它记在本子上。左右看了一眼之后,他嚅嗫道:

    “司令,我们已经成立了很多研究院,是不是建立一个大学?毕竟咱们手里已经有了两所高中,明年就会有第一批学生毕业,去向也得做一个安排了。”

    秦朗思考了一阵后说道:

    “先整理一个章程出来,等罗政委过目后,再到党委会上讨论。金波,大学的投入可不少,没有几百万银元打底,可是建立不起来的。你先不要把摊子铺得太大,就从理工方面下手。如今的华夏,舞文弄墨的大师太多,拿扳手钳子的技师太少了。我建议先成立理工学院,这个可以和范先生讨论一下,他很有经验的!”

    路金波脸上一阵激动,原本在小县城做教师的时候,就想着有一天到大学授课。谁知道现在居然把组建大学的任务,交到自己的手里。

    “司令,我先进行调查,然后到各个研究所进行咨询。教师倒是有一个便利,原来东北大学的那些人。如今都流落到北平、天津避难,据说有很大一部分衣食无着。如果有他们的协助,几年以后,咱们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才。”

    秦朗笑着说道:

    “这个包袱我就交给你了。可惜主席不在,否则一定跟他讨要墨宝。这样,先去做一个木头牌子,就写上华夏西部理工大学。”

    理工涵盖的内容很广泛,就算农业、医学都能包容进去。之所以用这个名字,还有另一个原因,让那一堆用不上的人死远点。

    火车过了张家口以后,天气就逐渐变得晴朗。等到了绥远省,立刻感得到空气中的干燥。

    就在这时,蔡丰上了火车。

    “司令,少帅手下的一些的势力,朝绥远伸手了。”

    秦朗笑着说道:

    “你看我身上有什么值钱,就尽管开口,我马上掏出来给你。”

    蔡丰忙不迭的说道:

    “不敢,不敢!司令,杨虎成部由敌工部的同志去做了工作,态度稍稍有了些转变,不过他的军队还是在榆林地区徘徊,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傅作翼部对着绥远也虎视眈眈,前几天甚至还派小股部队越过边境,只是被空军侦察机发现。我已经提出严正警告,如果他们不退回去,我就要动手了。”

    秦朗冷冷的说道:

    “主席说过,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和军阀讲道义,吃亏的只有我们。既然他已经越过边界,那就打回去。如果还想要挑起更大的战争,咱们奉陪到底。”

    蔡丰一下子笑起来。

    “就等着您这句话了。司令,新疆的军阀现在打得如火如荼,我们是不是继续支持他们?”

    秦朗伸手指了指他:

    “你已经有自己的考虑,放手去做吧,有什么事我顶着!记住你的任务,在明年这个时候,将那些军阀全部消灭掉!对了,我们的铁路已经到了什么地方?”

    蔡丰摇了摇头。

    “司令,筑路工人全都抽调到了东北,如今再抢修通辽到奉天的铁路,新疆这边只能停下来。另外一个原因是,现在修会刺激那些军阀,如果他们一直对外,反而对我们不利。”

    秦朗笑道:

    “蔡丰,你是在的等一个机会吧!”

    蔡丰不好意思抓了抓脑袋。

    “被您看出来了,我的确在等一个机会,现在怕的就是那个人不跳出来。”

    秦朗又一笑。

    “放心,他会出来,你知道我对军阀的态度。”

    蔡丰立刻敛容回答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