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64、红场阅兵
    站主席台那当然是不可能的,秦朗的位置是在华夏代表团里,而且还比较靠后。但也有个好处,毕竟站得高些,看得也更远。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后排本来就是秘书、保卫站立的地方,自然也没有人把他放在眼里面。

    密密层层的雪花,飘飘洒洒的落下来。不大一会儿,所有人的衣服、帽子上就有了厚厚的一层。但是没有人去管,因为这个时候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斯太林还在主席台上发表着激昂的讲话,代表团里的人也在飞速的记录着,生怕漏过每一个词语。

    看秦朗在哪儿发呆,旁边的一个中年人,小声地说道:

    “小同志,你得赶紧记下来。否则就不好交差了。”

    秦朗还没有说话,最前排的一个人猛地回过头。只见他的面色变得通红,脸上的青筋也一根根的翻出来。

    “在斯太林同志发言时,不要说话!”

    原来是“某人”,如今站在代表团的最前面,众星拱月般的显得好不得意。但就在顾盼非常的时候,居然听到后面有人窃窃私语。一瞬间他只觉得血灌瞳仁,要不是现在需要肃静,恐怕已经爆发了。

    秦朗对着那个老同志耸了耸肩膀,然后继续欣赏着飞雪。可能天气比较冷的原因,钢铁同志也发了善心,几分钟以后就宣布阅兵开始。

    “乌拉,乌拉,乌拉!”

    随着三声低沉的吼叫,士兵们迈着整齐的步伐,一队一队的从主席台下经过。只是见识了后世的阅兵,秦朗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

    “看看,这就是苏联的钢铁洪流,我们一百年也不可能追上别人的。”

    某人嘴里不停地嘀咕着,眼睛里尽是狂热的光芒。陡然间,他听到了一声冷哼。脑袋一阵乱晃后,他把眼睛定在刚才说话的小青年身上。

    秦朗扫了一下正在经过的T18坦克,这是雷诺FT17的改型,炮塔上集成了45毫米炮和一挺7.62毫米轻机枪。不过这时候它的性能已经称不上先进,而且因为车身狭小、机动缓慢,也没有改进的意义。

    也正以为如此,苏联才进口了维克斯6吨轻型坦克。这个时候已经开始仿制,但在阅兵中它是不会出现的,毕竟可靠性还很成问题。

    坦克部队经过之后,是一辆一辆拖着火炮的卡车。这是引进技术后生产的嘎斯车型,越野能力一般,载重在两吨左右,虽然性能平平,但这也算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在它们身后,是“共产国际”拖拉机拖曳的大口径火炮。

    火炮是仿制法国施耐德M1910,生产出来的152毫米榴弹炮。在这个时候也已经落后于时代。苏联也下定决心对它进行改进,目前有了不小进展。

    “哗啦哗啦!”

    而在这时,无数的人欢呼起来,只见几门无比巨大的火炮正在经过红场,它们正是号称“斯太林之锤”的B4型火炮!

    这是今年才设计制造的新式武器,口径有203毫米,是一种威力巨大的火炮。不过将近16吨的重量,大大限制了它的机动,就连“共产国际”拖拉机这样的庞然大物,也只能拖着它以低于10码的速度行驶。

    “太伟大了,也只有苏联才能生产这样的武器,任何的敌人都将毁灭在它的打击下。苏联万岁,斯太林同志万岁!”

    看着某人激动得扭曲的面庞,秦朗只是不屑的一笑。这样的武器威力的确很大,但是必须要有战场的制空权,否则一切都会在,机翼下面化为一个个火球。

    因为天气的关系,原本应该出现的飞行编队,并没有来到红场上空。所以秦朗并不知道,苏联还有没有其他先进的机型,不过空军已经整理出一份世界各国飞机目录,想来他们的军机也不会超出里面的范畴。

    就在秦朗思考的时候,忽然觉得脸上有了凉意。

    “怎么下雨了?”

    他有些诧异的抬头望了一眼天空。

    “说,你怎么会在我们代表团里,而我这个团长,却根本没有见过你?”

    耳边传来一声低沉的咆哮,秦朗这才发现,某人不知何时到了自己面前。

    秦朗有些莫名其妙,自己又不是黑夜的萤火虫,怎么就被他给认出来了?

    “他这么年轻,会不会是新来的学生,这一次不是有几个吗?”

    旁边的有人小声的说道。

    “对,我是学生代表,刚才被坦克、大炮震撼了,如今正在惊愕当中,还请各位首长原谅。”

    说完秦朗露出了招牌式憨笑,这们绝技也好久没用了。

    某人却依旧不依不饶。

    “就算是学生代表,为什么在伟大的苏联红军经过时,竟敢发出不屑的冷哼?”

    秦朗有些诧异地。

    “首长,我都被惊呆了,怎么还会发出冷哼声?再说,您在前面都听得到,我周围那么多的人,没理由听不到啊!”

    某人冷冷的一笑。

    “我们很多的同志以为这儿是苏联,就忘了什么叫做警惕,所以我就一直盯着你!”

    本来这一件事可大可小,而且也确实没有证据,指明面前的年轻人,就是那个发出怪声的家伙。但是目前的处境实在太不妙了,短短的几天内,靠山都纷纷的倒掉。再不表露一下忠心,恐怕连自己都很危险。

    秦朗只是冷笑一声,并没有接话。

    这一次来莫斯科,只有总部机关少数人知道,当然这也通知了某人的,但他肯定是忽略掉了。毕竟从国内来的人,他能看上眼的就那二十来个。

    “怎么不说话,这个时候知道什么叫害怕了?你们这些隐藏的毒蛇,就是对革命损害最大的家伙,只有把你们消灭,革命才能健康的发展。”

    某人刚说完,就看到一个“蓝帽子”走过来。这一下他的精神更亢奋了,情不自禁的喊道:

    “同志,我们发现了一个隐藏的叛徒!”

    那个蓝帽子果然听到了声音,他大步的走过来。

    某人兴奋的抓住了秦朗的手臂。无论如何,今天也要把识别叛徒的功劳,全部抢过来。

    “同志……。”

    看到蓝帽子站在自己的面前,某人心里高兴到了极点,但又有了一些的害怕。

    “这个家伙不会和我争功吧!”

    蓝帽子动手了,某人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最后竟然控制不住兴奋。

    “哈哈哈,抓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