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66、返程
    满是冰雪的机场上并没有欢送的人,甚至连狗皮膏药一样的瓦琳娜也没有出现。看来斯太林还是需要自己的,否则搞一个大欢送出来。那么,某人和他的党羽,就会把矛头永远的对准自己了。

    要起飞的飞机只有一架,虽然才从库房中驶出来,但是机翼上已经有了一层霜雪。

    只是看到两个飞行员时,秦朗却有些诧异。

    “报告首长,冀察绥红区第二批飞行学员谢国伟、周允才,奉命驾驶客机运送您返回哈密,请指示!”

    有了第一批学员的基础,第二批飞行学员就有了一定的经验,最后毕业的数量是187人。他们中的40人将驾驶伊5返回国内外,其余的都乘坐火车离开。有了这些新鲜血液,将极大地充实了红区飞行员的数量。

    秦朗微微一笑。

    “没有那么多的指示,我们尽快的返回国内吧!”

    乘坐的飞机是一架容克W33,斯太林送的礼物,内部装饰相当的不错。但是秦朗却有些不以为然,这种飞机在东塔机场也缴获过,没什么稀奇的。而且也用不上几次,还不如换成原材料实惠。

    “是,首长!”

    谢国伟和周允才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得意的爬进驾驶舱。

    这一次因为没有选中驾驶战斗机,他们还很有些遗憾。谁知道,上面给自己安排的,居然是更为重要的任务。

    发动机的轰鸣声中,飞机缓缓地滑向跑道。

    “唰!”

    随着一面绿旗上下挥动,容克飞机的螺旋桨也转得越来越快,最终它离开了地面,缓慢的飞向天空。

    秦朗冷冷的一笑。

    看来某些人还是不死心,这个时候居然派两个菜鸟送自己回华夏,恐怕他们就想听个大新闻吧!

    甩开了阴沉沉的莫斯科,终于看到了久违的阳光。不过苍茫的大地上,都是皑皑的白雪,根本就分辨不出任何的地形地物。以至于前座的飞行员也不顾寒冷,打开驾驶舱的玻璃探出身体,仔细的辨认着周围的一切。

    地上的景色再一次发生变化,从一望无际的洁白,到肮脏污秽的灰黑。但是秦朗望着那林立的烟囱,怎么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嫉妒。这才是苏联的心脏,只要这儿不停的跳动,黑色的血液就会让整个国家充满活力。

    但是华夏不一样,现在发现的都是些小油田。哪怕他知道大油田位置,也不敢派人去勘探。毕竟倭国鬼子听不得“石油”两个字,就算是在新疆,他们也回派兵杀过来的。

    飞机降落到哈密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五天。等到秦朗走下飞机时,守候的路金波、蔡丰、费振伦等人才松了一口气。就在他们要欢呼的时候,才发现开飞机的竟然是两个学员。刹那间,有人大声的咒骂起来。

    秦朗很快制止住他们,毕竟两个飞行员是无辜的,他坐上汽车后问道:

    “前线的情况怎么样?”

    最揪心的还是奉天的战况,毕竟在莫斯科,这些信息是无法收到的。

    路金波抢先说道:

    “报告司令,到处都在降雪,铁路运输还不受影响,陆路运输就困难得多了。现在通辽到奉天的铁路,已经修到彰武地区。我们建设了一个火车站,这样一来汽车运输的路程就只有100多公里。昨天送来的报告说,黄金已经全部运走,兵工厂的机床运出一半、白银400吨、大洋500万枚,其余各种材料也有几十车皮。”

    秦朗点了点头,又问道:

    “军事方面呢?”

    费振伦赶紧回答道:

    “基本上没有大的交火,空军借着几个晴天,袭击了倭军控制的铁路车站,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是鬼子陆航也增加了力量,最近的作战中,战斗机损失了将近三分之一,发动机已经没有储备了。要不是那40架伊5,恐怕就无法护航了。”

    秦朗沉声问道:

    “鬼子的陆航怎么样了?”

    费振伦笑着说道:

    “他们增援的数量本来就不多,又使用添油战术,根本形不成优势,现在制空权还在我们手里。邵崇光副司令,成立专门的搜救部队。被击落的飞行员,只要不是运气太差,一般都能够救回来。”

    特战旅的战士大都会滑雪,在这样的季节里,就数他们最机动灵活。营救飞行员的任务,交给他们最合适不错。

    秦朗也笑了。

    “各大研究所的情况怎么样?”

    路金波有些得意的说道:

    “现在最大的是成汤所,海外归侨、原东三省研究人员,北平各大学校的知识分子,还有尚海派来的同志,已经有将近一千人。现在分成五个小组,成发财同志主要领导柴油机小组,正在攻关大功率柴油机。另外四个分别为汽油机、坦克、汽车、底盘。

    钟山所主要是三个小组,小型枪支、大型枪支、火炮。化工所还在筹备。司令,在北平的大学请求我们援助,他们想建立一个无线电实验室,您看……!”

    秦朗思索了片刻。

    “倭寇肯定会挥军南下的,北平并不安全。把理工大学放在酒泉地区,一旦北平受到威胁。恳请全部的师生,都转移到这个地方来。实验室的钱我批了,需要什么设备让泰钰公司帮着进口。通知林薇同志,多却学校做思想工作,这些知识分子一定要被我们掌握。”

    无论是哪个世纪,最重要的永远都是人才。秦朗自认不是包打天下通天教主,那就必须争夺更多。但这也有个不好的地方,各种报告居然有向文言文靠拢的趋势。几经批评以后,这股歪风才算被压下去。

    看路金波没有其他的话题,费振伦才说道:

    “司令,后勤医院的药物告急,您看……。”

    秦朗微微的一笑。

    “跟少帅去买,不管多少钱我都付,就算是把缴获搭上去也心甘情愿。告诉医院的唐思哲同志,伤员的药一定不能省”

    费振伦吃惊地问道:

    “东北都打成这样子,少帅依旧袖手旁观,他会给咱们药物?”

    秦朗说道:

    “那是你们看不透他这个人。发电,就说红军各部急需药品,望少帅给予支持。另外派人把元帅府的资产清单送去。相信他不会让我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