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67、锦绣河山
    “成所长,您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听到这句话,成发财只觉得嘴里发苦。

    这一年的时间里,研究所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很少,像拖拉机这些都是早经定型的产品,几乎都不需要进行改进,而其它的真是提不起来。

    “司令,成汤所这一段时间以来,主要的工作是开发新型柴油机,现在已经取得一些进展,想要定型还需要一段时间。美洲虎七型汽油机的仿制也遇到困难了,铸铝工艺我们还没有吃透。无论想什么办法,漏油的问题都得不到解决。”

    无论加强密封,还是细细的打磨部件,那几台仿制的汽油机还是出现了问题,最折磨人的就是漏油。

    仿制小组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几次机器也漏油了。可是一发动,又哗啦啦的淌个不停。不解决这个问题,基本的安全都谈不上,遑论其他。

    秦朗问道:

    “有没有找到问题的根本原因?”

    发动机本来就不那么好造的,哪怕这个时代,它们还显得有些粗陋。但需要用到的工艺已经不少,这可不是土办法可以解决的。

    成发财垂头丧气的说道:

    “还没有找到具体原因,而且我们也是严格的按照图纸生产,甚至连用的材料都是从报废的机器上回收,不存在材料的问题。精铸过程比原厂还要求严格,缸体是几个八级技工仔细检查的,和原厂不差分毫。用上原厂的零部件,怎么折腾都可以。”

    缸体这些都不存在问题,但是自产的零部件装上去就不行。如此反复几十次,有些人也变得垂头丧气的。开口就说工艺、设备落后,这一辈子都别想制造出合格的产品。

    听到这句话,秦朗忽然想起了,那个苏联工程师的抱怨。

    “是不是冲压机的压力不够,或者是模具的精度不准确,造成零件有细微的差异。如果是这个问题的话,渗透就不可避免!”

    成发财一下子愣住了,模具的准确性绝对不会存在问题。因为这是那几个八级技工,在精密机床上将特种钢坯,一点一点加工成型的。

    但是冲压机的问题,却真的没有考虑过。想到这些,他从手边的一个提包里拿出两个零部件,一个是原厂的,一个是张掖产的。把两个原件凑在一起,细细的比对之后,果然发现了不少的问题。

    原厂的直角就是直角,而张掖造的直角还有一个小小的圆弧,这显得整个零件就比较“肉”。

    “一点点小的差异,最终会形成的大的问题,我明白了!”

    成发财兴奋得吼叫起来。

    张掖现有的液压机是从美国购买的小型机,平常生产普通零件还够用,但在发动机这样的零件上就不够了。

    秦朗摆了摆手后,沉声说道:

    “顾新安同志还在德国,让他们考察一下,只要条件允许就进口一台大型液压机。但是我有一点疑惑,张掖的设备不少了,有些机床的性能,甚至在世界也属于领先的。为什么不能用它们制造一些机器?液压机的原理,在座的各位都清楚,我们能不能制造一些?”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人举起了手。

    “秦司令,我能不能进行相关的研究?”

    坐在旁边的路金波小声说道:

    “秦司令,他叫沈鸿,是从尚海招来的进步青年,一直在五金店工作,现在是成汤所汽车部门的一个技术组长。这段时间都在图书馆研究资料,是个勤学的人!”

    秦朗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没想到左一网,右一网的还真捕到一条大鱼。

    面前的这个人他挺熟悉的,因为老爷子工作的地方就有一台万吨水压机,它的制造者就是面前的这位。据说只是看了国外水压机的外形,回头就搞出万吨级水压机的主,要知道那年月的华夏连3000吨级的都拿不出来。

    “好,沈组长既然有这样的雄心壮志,这个项目就交给你负责,怎么组织、需要哪些人你尽快打报告上来,钱、物,我也尽可能的满足。不过我想问一下,就红区的设施来看,你觉得我们能制造出多大压力的水压机?”

    沈鸿站起来说道:

    “司令,现有的设备大约可以生产800吨压力的,再大一时还用不上,另一个是工艺还有差距,如果出现什么纰漏,那绝对是大事故!”

    秦朗笑道:

    “你有这个认识就好,我看汽车那边你就脱钩吧!先把800吨级的水压机造出来,然后再生产千吨级的,现在用不到,不代表将来用不到,技术储备是必须的。还有铝材、钢材轧制,我们也是一片空白,既然沈组长毛遂自荐,就都交给你研究。这些都不要慌着出成果,我们还有时间。”

    “啊!”

    沈鸿却一下子愣住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以前在尚海的时候,看技术书籍都得到处求人。来到张掖才发现,这里的图书馆就是个知识的宝库。刚刚有些心得,竟然被委以重任。一时间,他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半晌,才颤抖着嘴唇说道:

    “司令,我……,我一定完成任务。”

    秦朗笑了笑,然后沉声说道:

    “同志们,我们现在是一张白纸。大家能看到的,不是美制、就是英制,连个小小的捷克都跑在我们前面。作为一个华夏人,我感到的是憋屈。曾经的华夏是世界的巅峰,如今堕落到这般田地,为什么?鸦片战争以来,华夏打仗天天输,现在也还在输,又为什么?

    不就是我们技不如人!用大刀片子跟洋枪洋炮拼,这要多少命去填?现在的奉天前线,我们已经填进去了一万多人,一旦天气转好,还要再填进去更多。牺牲为什么这么大?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一个高度工业化的国家!

    同志们,面前的这一张白纸,你们准备画上什么?锦绣河山,还是万丈悬崖?我希望是锦绣河山,因为万丈悬崖都已经被我们克服了!”

    “哗!”

    话音刚落,会场响起了激烈的掌声,一时间所有的人都站起来,喊道:

    “锦绣河山,锦绣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