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69、元老逼宫
    望着窗外的大雪,少帅也是一筹莫展。进攻张家口算是把路堵得死死的,现在全天下的人,包括常总裁都可以支持在奉天的军事行动。唯有自己不行,甚至连一句话都不能说。

    “进退两难啊!”

    赞扬红军那就是打自己的脸,恐怕元老系早已经等着看这个笑话了。而批判红军那就是众叛亲离,“九一八”当天自己家的不少人可都在奉天,要不是红军夺回元帅府,还不知道他们是个什么下场。恩将仇报的话,恐怕连家里人都要生出二心来。

    “怎么办?”

    看着片片飞雪,少帅又一次自问道。

    就在这时,新任侍卫长急匆匆进了屋子

    “总司令,外头又堵满了人,还有人在念诗!”

    少帅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了苦笑。这个时候的自己,已经是千夫所指,就算骂得再难听,那又能怎么样?

    “把窗子打开!”

    侍卫长一阵迟疑,但又不敢不做。

    这段时间少帅的脾气极为暴躁,甚至连铁柱这样的心腹都差点枪毙掉,如果忤逆他的话,明年今天那就是周年啊!

    “哗!”

    窗子刚被打开了一条缝,寒风夹着雪花就直扑进来。刹那间,屋子里的温度就降了下去。

    少帅也不禁打了个哆嗦,但是他听到哪一首诗的时候,浑身都颤抖起来。

    “赵四风流朱五狂,

    翩翩蝴蝶正当行。

    温柔乡是英雄冢,

    哪管东师入沈阳。”

    “咣当!”

    一个高档的水晶花瓶立刻粉身碎骨,而少帅涨红的脸上,青筋鼓得比筷子还要粗。

    “妈拉个巴子的!”

    往日的风度翩翩早已经没了踪影,现在的他掏出一支手枪,就要冲出办公室。

    “总司令,冷静,您可千万冷静啊!下面就是一些玩笔杆子的,您不出去还好,一出去越发不能收拾了。”

    侍卫长一边把他拉住,另一边又声泪俱下的哀求着。

    “这些混账东西,竟敢……,怎么敢编排我,我要打死他们!”

    少帅怒吼道。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开了,一大群人涌了进来,看到这个场面,有人开口说道:

    “混账事情都做得,难道别人还说不得?”

    “是啊,总司令出去放上几枪,咱们东北军在北平也待不下去了。正好,咱们早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老帅拿枪出去,那肯定是要拦住的。至于总司令么,你就不用拦着,他打不中人的!”

    听到这些话,少帅的脸色变得铁青,但还是硬生生忍住,最后还挤出一丝笑容来。

    “各位叔叔伯伯怎么来了?”

    原本已经日薄西山的元老派,现在又死灰复燃。甚至都不需要鼓动唇舌,一句“打回东北老家”就够了。越来越多的人倒向他们,这也是少帅始料不及的事情。

    “大侄子,不是我说你,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准备犯浑。这枪只要拿出去,开不开都没关系。但是明天起就会有无数的人,朝着东北的弟兄搂火,你信不信?”

    张作相的一句话,就像一桶凉水,让少帅彻底冷静下来。

    “辅帅,汉卿一时也在气头上,并不会真的对那些人开枪的。”

    少帅说完,把手里的枪重重的拍在桌上。

    张作相冷冷的一笑。

    “总司令,鬼子已经吞并了吉宁、玄龙江,现在已经进逼奉天。乱匪秦朗部,虽然三面受敌但是他有铁路支撑,现在手里又有飞机、大炮,那些鬼子一时半会的还吃不下他。这对我们来说,是绝佳的机会。”

    少帅当然知道这是个绝佳的机会,但他还有些拿不定主意,毕竟常总裁主张的,可是“攘外必先安内”的国策!

    “辅帅,靠我们一己之力根本打不赢那些东洋鬼子。我的意思是等等南京的意见再说。”

    张作相脸上冒出一股怒气,但还是心平气和的说道:

    “都已经打了两个多月了,南京方面左一个外交,又一个国际,现在也没有调动一兵一卒,再等下去东北就全完了。如今有秦朗部在奉天,锦州也还在我们手里,只要我们挥军北上打到安东,然后在横扫高丽边境,那些跑进来的东洋鬼子,不要说打仗,饿都饿死……。”

    他的话未说完,就看到少帅摆了摆手。

    “辅帅,你说的也太轻易了,大连港我们就拿不下来,如果鬼子从这里增兵,就轮到我们被包围了。”

    张作相哈哈一笑。

    “汉卿,东北是你老张家的地盘,他到这旮沓包围咱们,不是鸡给黄鼠狼拜年吗?”

    “哈哈哈。”

    周围的那些人都笑起来。

    “总司令,咱们白山黑水有的是绺子,跟那些掌柜的说,一个鬼子人头十个大洋,明天咱们就会有数不完的脑袋。”

    “咱们东北多大,那些鬼子兵跑一圈都得一整年,咱们领着他们走深山老林,就不信冻不死他们。”

    “要说鬼子找不到吃的,我信!可是连咱们东北军都找不吃的,我就不信了。再说鬼子都被吸引到奉天,咱们抄他的后路,那个秦朗感谢还来不及呢!”

    张作相听到这番话,又笑着说道:

    “我也觉得秦朗可靠,最少他是个爷们,敢抄刀子上,这有点老帅的意思。反倒是常总裁我看不上眼,打仗从来不行,尽玩阴谋诡计了。”

    少帅却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辅帅慎言,常总裁毕竟是咱们的领袖,这点尊重还是要给的。”

    张作相又冷冷的一笑。

    “汉卿,我也不多说了,今天就给你出几个主意。上策,是从锦州出击,打到安东,然后在横扫高丽边境。中策是打到安东按兵不动,鬼子肯定拖不起,最后只能谈判。下策是死守锦州,秦朗部肯定会从奉天撤退,约他们守住赤峰一线,常总裁只要看我们不输,肯定会增援上来,到时候咱们一起逼鬼子退出去。”

    少帅听了只是一笑。

    “有劳辅帅出谋划策,还请给汉卿一些时间考虑!”

    “都什么时候……。”

    听到有人这么说,张作相猛地一挥手,沉声说道:

    “汉卿,时间不等人,还是早作决断吧!”

    说罢,他转身出了办公室。

    等所有的人离开后,少帅发出了冷笑道:

    “连你们也学会逼宫了,说来说去不就是让我守锦州!常总裁也让我守锦州,条件也开了不少,实际却没有半点动静,我就偏偏不听你们的话。”

    说到这儿,他又冷笑了几声。

    “放弃锦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