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73、鱼饵
    看着那些搬运到列车上的货物,路金波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司令,怎么都是机床?”

    不是说好要送还财物吗,什么时候元帅府里面也开了工厂?一瞬间他好像明白了什么,然后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您又要空手扑蚂蚱啊!”

    当年涮了唐申智一把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路金波连觉都睡得不安稳。一个过气的家伙倒也没什么,如今要糊弄的可是南京国府的第二号人物,手里拥兵数十万军阀。

    “秦司令,您可真是吃了豹子胆,居然想套少帅的白狼!”

    有三个字路金波没敢讲,那就是“作大死”!看来这一次去北平,是要做好牺牲的准备了。

    秦朗却有些不以为然。

    “少帅又不会要,你只管往那边运就是了。金波,这一批货里有十万大洋,你提一麻袋出来。在赤峰的时候故意掉在地上,要让银元四处乱滚,但是一个都不许弄丢了!”

    不知为何,路金波总觉得,在秦朗的脑袋上有三个乌漆墨黑的大字。

    “守财奴!”

    看着他奇怪的眼神,秦朗摸了摸自己的头,有些诧异的问道:

    “你瞪我看什么?我头上没长牛角吧!”

    路金波赶紧摇头说道:

    “没……,没有。司令,少帅现在断了财源,手里还有几十万的部队,他怎么会不要这些钱呢?”

    秦朗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你的见识还不如个土匪,汤玉林都通电全国,要为他的大侄子出气。你就不想一想为什么会这么做?”

    路金波思考了一阵后,茫然的摇了摇头。

    “司令,这些问题就留给参谋部的伤脑筋得了,我还是管好手里的一滩吧!”

    秦朗笑了笑。

    “这次也没有什么危险的,以正常速度赶到张家口就行了。火车我加派了两个装甲车厢,安全绝对没有问题。你的任务有两个,一是要让别人相信咱们装了金银珠宝。二是要让敌人知道我们有大人物押送。周围的部队已经调派好了,只要那条大鱼上钩,一切都水到渠成。”

    路金波有些为难的说道:

    “司令,万一汤玉林的部队不上当呢?”

    秦朗冷冷的说道:

    “他很定会动手的!金波,我现在还要应付奉天的局面,没时间跟你去浪费,事情必须做好,否则就等着处分吧!”

    路金波哭丧着脸说道:

    “你不能赶鸭子……,司令,别走……!”

    就在这时,一个传令兵远远的跑过来。

    “报告首长,火车将在三分钟后启程,如果您准备好了,就请上车吧!”

    路金波咬了咬牙,转身上了火车。

    “告诉车长同志,准时发车!”

    因为增加了两个装甲车厢,车次中又加了一个火车头,速度并不受影响。只不过在这样的时节里,所有人最大的敌人就是严寒。

    继续在车顶安放防空机枪的话,肯定会出人命的。所以成汤所紧急改装一些敞篷炮塔,在上面罩一块帆布,再加上取暖设备,人才觉得不那么寒冷。

    “呜呜!”

    火车头喷出浓密的白雾,在“呼哧、呼哧”的声音中,列车缓缓的驶出车站。

    路金波拿起桌上的电话,摇了几下后说道:

    “车长同志,注意所有的电文,一旦情况有变,立刻通知我。通知沿路的各个部队,火车已经出发,需要他们严密防守每一个车站和隘口,一旦有人试图的破坏,全部给我消灭掉。”

    通辽到张家口,确实有几个关键,虽然都派了士兵把守,但谁又能保证百分之百的安全!

    “报告首长,特战旅发来急电,热河汤玉林部已经扫清道路积雪,在二十分钟前,有十辆汽车驶出承德。红七旅也发来急电,先导两个营已经做好战斗准备!”

    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种情报不停地汇集到身边。等过了赤峰以后,地图上的标记已经变得密密麻麻,路金波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如今红区还能抽调的人,就自己和林薇两个。打仗的事,总不能让一个女同志带头干吧!就算是秦朗同意,自己又怎么能抹下这个面子。

    “都是该死的天气!”

    晴了两天之后,太阳又一次请了假。看着乌黑浓密的云层,就知道雨雪还会持续很久。这也意味着空军承诺的空中掩护,彻底的泡汤了。

    “报告首长,特战旅急电,承德城开出一百余辆汽车,上面满载了士兵,根据他们的速度计算,应该会在围场等着我们。”

    路金波当然知道那个地方,当年修路的时候,围场只有不多的几户人家,如今那儿已经是个热闹小镇了。

    “秦司令的鱼饵太肥,果然把汤玉林钓了出来。”

    想到这些,他苦笑着说道:

    “告诉车长,一切都由他指挥。战斗结束也不用通知我,到了张家口我会起来的。”

    而就在这时,积满冰雪的承德城头上,裹着大衣的汤玉林,看着一辆又一辆的汽车缓慢的驶出城门。

    霎时,他得意的大笑起来。

    “咱们这一次用的三个旅,都是老子手底下的老铁,一定会要把乱匪打得抱头鼠窜!”

    这一次的事情实在太幸运了,就连老二和人拉关系,都能听到价值连城的情报。

    “乱匪会在28日运送少帅的家产返回张家口,然后再转运到北平。”

    得到这个消息的汤玉林,立刻组织人手清扫路线,然后又让待命的部队直扑围场。只要阻断铁路,乱匪就不得不低头。

    “爹,好消息,好消息!”

    就在他踌躇满志的时候,汤左荣气喘吁吁的跑来,带着谄笑说道:

    “爹,赤峰的线报说火车上的大洋都堆不下了,如今掉的到处都是。而且负责押运的匪区头目还大发雷霆,看来这次的鱼假不了。”

    汤玉林又哈哈一笑。

    “告诉你三叔,全军出击!”

    汤左荣又笑着说道:

    “爹,三叔已经带着人马出城了,您就等着好消息吧!”

    听到这句话,汤玉林反手就给了儿子一巴掌,然后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你是不是真的傻了,这样的事能交给他人处理吗?小六子就是把东三省交给外人,现在连家产都被人夺去,你还想重蹈覆辙?”

    汤左荣一脸委屈的说道:

    “爹,三叔可是您亲兄弟啊!”

    汤玉林冷冷的一笑:

    “记住了,我给他的,才是他的!军队的事情,我给不了,他也担不起来。备车,我要赶到围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