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74、大虎战术
    几百辆汽车浩浩荡荡来到围场,怎么摆放就成了大问题。不过汤玉林根本没有考虑,反正是抢了就跑,干脆用了最粗放的方式,直接把车停到一座山后。

    看儿子小心翼翼的跟在身边,他大声说道:

    “老大,多派人手看着汽车,一定要小心,千万别把油箱给冻住。”

    汽车就这点不好,一旦冻住就别想再打着火。如今的手头有几百辆,整出纰漏来,那肯定会误大事。

    汤左荣一阵心烦,但又不敢表露出来。

    “爹,您就放心吧!我直接派一个营盯着。”

    这段时间,他鞍前马后折腾了不少,可是总要挨老头子的骂。那比得上二弟,只要喝酒、玩女人就得到表扬。

    汤玉林听了,抬腿就是一脚,然后骂骂咧咧的说道:

    “你特妈的傻啊!咱们手下那群王八羔子,一个比一个胆子还肥,空饷能吃掉一半去。再留一个警卫连,让他们多盯着点那些家伙,无论是谁敢扎刺,都给老子干掉!”

    “是!”

    看汤左荣垂头丧气的背影,汤玉林失望的摇了摇头。

    此时,手下的队伍三五成群的倒在地上,不少人熟练拿出烟枪,就着火便吸上了。等过足了瘾之后,各种特色小调就哼起来,到了兴奋处,连二人转都开始上演了。

    一刹那,这儿有了赶大集的感觉,而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甚至还有了乐器的伴奏。

    这乱哄哄的样子,并没有让汤玉林发火,反而哈哈大笑着说道:

    “都是些有种的汉子,等他们过足了瘾,咱们就杀上去。三弟,你一定要把铁路炸喽!过往列车一律拦下来,有敢反抗者杀无赦!”

    早就站立在一旁的汤玉桑,脸上挂着谄笑。

    “大哥,这离着铁路不到十公里,再往走几步的话,四弟的炮兵都能打到铁路。怎么那些乱匪一点动静都没有?该不会是知道我们要来,一个个的都吓跑了吧!”

    把炮兵旅全部带到围场,就是给那些乱匪一个下马威。如果他们都给吓跑了,那岂不是白白浪费汽油。

    汤玉林一脸镇定的说道:

    “他们跑不了,就在前头等着咱们。告诉四弟悠着点,炸毁了火车我要他好看。”

    “大哥,火车不就是咱家的东西,被毁了我找四弟拼命去。”

    汤玉桑大声的吼叫道。

    笑话,谁不知道汤玉林外号大虎,因为打仗拼命,就是张雨亭也要敬上几分。这一次挡在前头不就是些乱匪,汤家连鬼子都没怕过,何况是他们。

    汤玉林微微一笑,傲然的说道:

    “老三,按照以往的打法,先用大炮猛轰一阵后,让弟兄们全都扑上去,你一定要往死里打,对这些乱匪允许追杀十里,赏格照旧。”

    “是!”

    汤玉桑扭头对着乱哄哄的队伍吼道:

    “唑吧几口就得了,别把这当成烟馆子。阁帅下了命令,击败乱匪每人半斤大烟土,外带十个大洋。乱匪的一个人头五个大洋,官长上不封顶。”

    士兵们听了“嗷嗷”叫起来。

    “三帅,您可说话算话,别到时候又抽咱们一笔!”

    “可不是咋的,十个大洋发下来,到手五个都烧高香。”

    “三帅,不是咱不卖命,这样子太让弟兄们寒心了!”

    大战之前讨价还价,已经是汤军的传统,双枪兵的开销历来都大,这时候不讲清楚,钱就得被长官们昧掉。

    这种事汤玉桑早就司空见惯,他不耐烦说道:

    “谁特娘的看得上你们的那点小钱,这次大战,阁帅可是下了死命令,你们中的谁没拿到十个大洋,从团长一级查起,谁伸手要谁的命!”

    汤玉林虽然贪财,但一向说话算话,士兵们立刻大笑道:

    “就等三帅这句话了。”

    汤玉桑摆了一摆手。

    “老子听说乱匪们最讲战术,战前什么布置,又是火力准备。汤家就特他妈的一条,大炮轰完步兵冲,只要上了铁路线,就把它炸掉,然后拦下所有的车。老子跟你们说,这一次的东西不少,大东西谁都不准动,大洋尽管拿,就当老汤家赏给你们的!”

    士兵们听了大吼道:

    “干了!”

    一年的军饷不过十来个大洋,只要抓一把就有。

    “弟兄们,上啊!”

    看着气势汹汹杀来的杀上来的敌人,红七旅一营营长宋欣生冷冷的说道:

    “乌合之众!”

    他就是蔡丰的表弟,原红一旅二连连长,只不过在九一九这天,他的大腿被三八大盖来了个对穿,也就没有参加轿子山之战。

    随后接受军官训练,只是被分配的红七旅,却让他十分的不情愿。如果留在红一旅,现在可是近卫部队,绝对的主力。

    调离一旅的指战员也有资格,佩戴近卫部队服役章,但这绝不可同日而语。

    “报告营长敌人距离一万米!”

    听到观测员的报告,宋欣生收回来思绪,冷冷的说道:

    “迫击炮准备射击。”

    奉天缴获80毫米迫击炮数量极多,而且弹药充沛,如今以最快的速度分配到各个部队,成为营、连两级的支援火力。

    “报告营长,敌人离我们六千米!“

    宋欣生又拿起望远镜,只是越看越觉得鄙视。

    也不知道东北军怎么训练的,他们的队形十分严密。而其中甚至还有披红挂彩的人,不知道还以为是赶集扭大秧歌的那种队伍呢!

    “一线留观察哨,所有部队小心敌人炮火。“

    东北军毕竟不同于其他的军队,大多是打家劫舍的出生,自然知道枪杆子的重要性。加上汤玉林救过张雨亭的命,他的部队的装备一向强于其他的人。

    “报告营长,特战旅发来急电,在汤玉林的队伍后面发现了二十四门77毫米火炮!“

    宋欣生冷冷的一笑道:

    “咱们红七旅的炮兵营只有8门80毫米迫击炮,汤大虎既然要送货上门那咱们就照单全收。告诉战士们,一定要防止敌人破坏火炮!“

    就在这时,远处的冒出了一团团浓密的烟尘,仿佛是地下的火山在剧烈的喷发。

    宋欣荣的眼睛里要冒出火来。

    “不敢对付鬼子,杀同胞倒是干净利落。”

    想到这里,他冷冷的说道:

    “缴枪不杀,负隅顽抗者,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