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76、粘着打
    “轰、轰!”

    天空中不停的落下炮弹,爆炸带起了漫天的硝烟。开始还能听爆鸣,但接下来就像惊涛一样响个不停,仿佛是海浪不停的拍打着脆弱的堤岸。

    大地在颤抖中分崩离析,大大小小的石块被振动颠簸出地面,然后被暴虐的气浪推起,在尖锐的啸声中,它们以最快的速度和遇到的物体融合为一体。

    “啪,啪!”

    宋欣生周围都是冰雹落地般的声音,在剧烈的抖动中,隐蔽所顶部的沙土,刷刷的落个不停。

    不大一会儿,所有的人就像土里挖出来一般。

    “营长,已经和二连、三连失去联系,无线电也联系不上。一连派人送来消息,伤亡超过一个排。”

    营作战参谋大声的汇报道。

    一连的本来就在阵地中部,这一次当然被炮兵重点照顾。刚才已经被覆盖了一轮。阵地坍塌了不少,炮队镜中的情景,让宋欣生揪心不以。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传令兵的声音,却好似晴天霹雳般的,震得营指挥部的众人是瞠目结舌。

    “报告营长,一连已经转入预备阵地。”

    短暂的惊愕之后,就是破口大骂。

    “这些狗娘养的军阀,打鬼子没胆量,杀自己人倒是下死手!”

    “妈的,就是欺负咱们没炮,不然炸死他们!”

    “营长要不叫增援吧!”

    一连连长也是近卫一旅出来的老兵,如果不是遭到巨大损失,恐怕他绝不会后退半步的。

    看着乱哄哄的情景,宋欣生大吼道:

    “一个个的慌什么?”

    指挥部瞬间就变得鸦雀无声,哪怕在炮声中,人的呼吸都清晰可闻。

    不满的往左右看了几眼以后,宋欣荣指着一张张惊诧的面孔说道:

    “敌人凶残一点就受不了?为什么跟倭寇杀成那个样子,都不要咱们上去,不就是没有经验,战斗力差!比起那些鬼子,东北军算哪根葱?现在遇到些炮火就要增援,红七旅一营以后还要不要在红军内立足?”

    周围的人相互对视一眼后,惭愧的低下了头。

    坐在一旁的营教导员站起来说道:

    “宋营长的话我赞同,这个时候政工该干什么?稳定战士情绪,身先士卒。干得不好就直接转业地方,一营不能有孬种!”

    看营里的两个主官定了调子,再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

    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营参谋长站起来说道:

    “东北军的步炮协同并不好,而且火炮打得分散,这应该是炮术太差,但是他们的炮弹太充裕。如果和敌人硬拼,我们的人不是很多。伤亡惨重的话,恐怕得不偿失。”

    宋欣生冷冷的说道:

    “不和他们硬拼,等着被炸死不成,让一营准备突击。”

    特种旅发来的急电宣称,从承德开出的汽车居然有将近400辆,这其中只要有二十辆汽车携带炮弹,那就不是一营可以抵挡的。除非用火炮压制或者空军轰炸,否则就只能陷入被动。

    “发报,一营准备突击!”

    营参谋长大吼道。

    “轰,轰!”

    在猛烈的爆炸中,就算是大声的吼叫,对方也不会听到任何的声音。不断有人死亡负伤,但是别的人却什么也做不了。

    在猛烈的爆炸中,往日平静的大地,反复变成烈马,颠簸中甚至连蹲伏都变得异常困难。

    刚刚还完好的堑壕,在不停的抖动中坍塌,有人骤然被埋到土里。开始还不停挣扎,但越来越多的土倒上去,一切就归于平静了。

    “啊!”

    终于有人受不了了,嚎叫着冲出战壕,只是还没有跑出五米,整个人就被撕成碎片,最后飘回阵地的只有一缕染血的布条。

    看到这一幕一连长痛苦的闭上眼睛。

    可在这时,一个灰头土脸的传令兵,跌跌撞撞跑到身边,用最大的声音吼道:

    “连长,营部送来消息!”

    连长脸上露出笑容,急急忙忙的打开那张纸条,只是一瞬间他的脸色变得铁青。

    “营部有什么要求?”

    匆匆赶来的连指导员急急的问道。

    一连的伤亡已经过半,可以说是伤了元气,再持续下去的话,骨头都要断掉。

    “自己看吧!”

    连长把手里的纸递给了指导员。

    一瞬间,他的脸就变得苍白。

    “准备战斗,一会儿我先带二排冲锋,你带一排支援!”

    电文的最后一句是政工人员要身先表率,而这也是罗政委的要求。所以在红军中,最先冲锋就是政工。

    连长点点头。

    “告诉火力排不许开枪!”

    既然营部让一连粘着敌人打,那么把他们放近了。然后就用红军最擅长的近身战术消灭他们。

    “咻、咻!”

    终于,在几发炮弹带着啸叫落在地上后,该死的炮击停了。

    等到硝烟散尽时,一连长差点坐在地上。整个阵地已经成了麻子脸,而地上到处都是残肢断臂,或者一缕缕的碎布头。

    “没死的都给我站出来,没死……!”

    土里爬出百十个士兵,其中一部分还血迹斑斑,他们相互扶持着,因为蓬头垢面,浑身泥土,而显得极为狼狈。

    “同志们,敌人要上来了。营部给我们的命令是粘住他们打,我不想要求太多,每一个人必须消灭五个敌人,受重伤的可以留下,还能动的都跟上。让那些东北军看看什么叫汉子!”

    连长说完之后,抽出腰间的手枪。

    “我命令二排跟着指导员,你们的任务就是打乱敌人阵势,火力排的机枪手跟上,接敌才准开火。迫击炮班不管你有什么方式,必须保证炮击,就算我们冲上敌人的阵地,你们也要跟着!”

    “滴滴滴哒!”

    又是一个怪异旳唢呐声,紧接着就有无数身穿土灰色军装的人出现了。

    因为有厚厚的积雪,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还用着滑雪板,在这样的环境里真是得天独厚了。

    看着那些东北军越来越近,连长瞬间放平手臂。

    “打!”

    手枪枪管喷出的的火焰,一发旋转的子弹很快的,飞向远处一个指挥的军官。

    “嚓!”

    子弹钻进身体中,又从另一侧飞出来。

    “杀!”

    在闭上眼睛前,他看到了无数冲锋的身影。

    “咋还有这么多的乱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