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79、汤玉桑的杀手锏
    看到前线那危危可及的态势,宋欣生再也坐不住了,他大声的吼叫道:

    “警卫连跟我往上冲!”

    只是还没出指挥部的门,就被教导员拦住。

    “根据作战条例,带队冲锋的应该是我。营长,我先带警卫连上去!”

    宋欣生却一把推开他。

    “我是军事干部,根据作战条例,现在必须由我带队冲锋。不要再争了,论打仗我比你在行!”

    营教导员思索了片刻后说道:

    “我现在就组织辎重连、工兵连,进行第二波次的进攻!”

    宋欣生点了点头。

    “辎重连不要进行战斗,输送两个基数的机枪子弹,一个基数的其他弹药上去,记住一定要快!”

    说到这儿,他又对着警卫连连长说道:

    “命令每个战士都必须扛一箱子弹,上!”

    说完,宋欣生抓起地上的一箱冲锋枪子弹,就大步流星的冲出去。

    指挥所离着前线并不远,顺着交通壕很快就到一连的阵地。看着那些残肢断臂,他差点哭出声来。这可都是手下的兄弟,谁知道现在连全尸都收不回来。

    但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甫一出现跃出战壕,宋欣生就大吼道:

    “冲,快冲上去,不要停!”

    他现在最怕的,就是敌人火炮的阻断射击。这一招在和蓝一旅的演习中,都已经被他们用烂掉,让红军各旅是苦不堪言。

    警卫连的人也和他一样紧张,现在的地面到处都是坑坑洼洼,这已经降低了行动的速度。如果再被炮轰的话,恐怕没几个人能活下来。好在敌人的炮火并没有砸到头顶上,所有的人冲出了那一片死亡的区域后,都庆幸似的拍着自己的胸脯。

    “哇!”

    终于有人忍不住吐出来,甚至脚步都变得虚浮了。

    在前面的就是那一座尸山,远处看着还没什么感觉,但到了跟前所有的人都被深深震撼了。

    看到战士们的犹豫,宋欣生大喝道:

    “还看什么西洋镜,对面的同志还在流血牺牲,跟老子上!”

    看到这支生力军的加入,尸山顶上的机枪手们急急的喝道:

    “营长,有没有带机枪子弹,都打没了!”

    刚才的这一通射击,已经耗费了他们所有的弹药,就连从烈士遗体上收集的也全部打光。再没有人增援的话,恐怕连他们也会冲上去搏杀。

    “把机枪子弹全部放在这里,其余的人都跟我来。”

    说完,他率先翻过了尸山。

    双方的人已经杀在一起,浑身都是血污,要不是红军军服有各种醒目的标识,恐怕根本分不出敌我来。

    “砰、砰!”

    宋欣荣抬手几枪就干掉围攻一连长的敌人,然后一把将他扯回来。

    一连长喘了半天的气,才磕磕巴巴的说道:

    “营长,你怎么上来?”

    “少他娘的废话,赶紧让同志们后退休息一下,顺带把子弹补充一下。”

    宋欣生骂了一句之后,又对着警卫连的人吼道:

    “给老子狠狠的打!”

    警卫连的都装备着冲锋枪,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们武器能发挥最好的效能。才是一瞬间,汤军的攻势就被遏制住,甚至开始连连的后退。

    “嗒嗒嗒!”

    机枪也在这时候开了火,跟在后方的敌人,立刻被打翻一大片。榴弹枪,迫击炮也加入这死亡奏鸣曲的时候,汤军的阵势开始混乱起来。

    看到敌人的阵脚已经混乱,一连的干部们大声的吼叫道:

    “弹药不够的赶紧到这里来拿!”

    听到这个声音,一些追出去的战士又折回头来,用染满血的手抓起了一个又一个弹匣。

    以为稳操胜卷的汤玉明,被这个变故惊得目瞪口呆,半晌之后才大喝道:

    “快把第二旅调上去,快啊!”

    第二旅是老汤家的本钱,汤玉林起家就靠着这一伙弟兄帮衬。因为骨干都是些积年老匪,战斗自然不能小觑。

    “什么叫咱们上去了?”

    听到汤玉桑的命令,第二旅旅长从躺着的地方坐起来,慢条斯理的放下手里的烟枪之后,又拿腔拿调的说道:

    “三帅,是不是忘了规矩?”

    第二旅出承德前,阁帅都老老实实的,发了五个大洋的开拔费。现在先让弟兄们进攻,那自然还得给钱。

    传令兵急了,三帅最喜欢杀人立威,完不成命令那岂不是小命不保。

    想到这些,他苦苦的哀求道:

    “长官,您先救救急,那些乱匪已经杀到门口了。三帅也不是不懂规矩,回去就给各位大爷把钱补齐了!”

    二旅的旅长却又躺了回去,冷冷的说道:

    “今天的事情今天了,没钱休想老子动一步!”

    传令兵都要哭出声来。

    “还请长官行行好!那些乱匪现在已经精疲力竭,各位大爷上去就能砍人头,一个人头也是五个大洋!”

    旅长啐了一口说道:

    “老子还是那句话,没钱休想老子动半步,滚!”

    传令兵还想再说两句。

    “砰!”

    不知道谁开了一枪,他脑袋上的狗皮帽子就没有了踪影,这个变故吓得传令兵拉了一裤裆子。

    “小子,识相的赶紧滚,老子就是崩了你,汤家也不敢放个屁!”

    传令兵不敢再说什么,屁股尿流跑回汤玉桑身边去了。

    看着不断溃败的汤军,汤玉桑焦急的看着后方,这个时候只有第二旅才能挽救败局。可他看到传令兵苍白的脸色时,才发现自己忘记了什么。

    “赶紧把银元送过去,东头的十箱就是。”

    但看到那个传令兵押着箱子过来时,第二旅旅长缓缓的走过去。用手里的马鞭往上一提,箱子的盖儿就打开了,只见里面是一封封用红纸裹好的大洋。

    “三爷,既然送了大洋过来,弟兄们也不要再躺着,上去干掉那些乱匪再回来分钱吧!”

    周围的士兵懒洋洋的收好了大烟枪,骂骂咧咧的从地上站起来。

    “妈的,都一些饭桶,几千人围攻那么几只蚂蚱都不能得手!”

    “就是,老子昨天才找大洋马爽了一夜,现在腰脊骨还特娘酸着,这打个屁的冲锋啊!”

    “走吧走吧,三帅的面子总是要给的!”

    第二旅的人从来不讲规矩,行伍也就显得稀稀拉拉的。

    只是看到他们时,汤玉桑兴奋得大笑起来。

    “赢了,老子要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