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81、土崩瓦解
    “败了,怎么就败了!”

    看着四处溃散的第二旅,汤玉桑也难以置信,但现实的情况却让他放弃掉所有幻想。

    “给老子来一件士兵的衣服!”

    毕竟做土匪的这些年,也积累了足够经验,对逃跑他早有准备。三两下就换好衣服,再把那件破烂狗皮褂子套在身上。趁人不注意时,往老林子一钻,就是神仙也抓不住。

    “三爷,咱们往哪里跑?”

    身边只带了八名部下,都是刀山火海过来的弟兄,忠诚那自不用说,身手也相当的不错。

    “到处都是溃兵,往承德是走不通了。咱们先往北平跑,瞅准时机再折转回去。”

    几个部下相互望了一眼,也不禁佩服汤玉桑的决定。北平毕竟是少帅的地头,想来那些乱匪也不敢在那边布置太多的人手。

    “走,我来开路!”

    都是在老林子里闯荡的人,该做什么早已经有了分工,甚至都不用叮嘱,那些人都到了自己该在的位置上。

    “妈的,老子怎么觉得有双眼睛盯着。”

    可是走不了多远,一个老匪却瓮声瓮气说道。

    一刹那间,众人只觉得后背凉嗖嗖的。但他们如何细致的观察,都没有发现任何的端倪。

    和往常一样,整个老林子只有寒风呼呼的刮着,偶尔还有树枝折断的声音。但越是这样,越让人感到恐惧,众人更加小心翼翼起来。

    “我觉得有大虫,大家都打起精神头!”

    风大的时候,老林子就是老虎的天下,它们会潜伏在风的下方。一旦时机成熟,就会飞扑出来,多少弟兄就死在这样的袭击下。

    好在才吸过大烟,众人的精神头很足。把身后的步枪摘下来,检查一下枪栓之后,就夹在胳肢窝下面。

    “咯吱、咯吱!”

    无论下脚如何的轻,厚厚的积雪都会发出让人不安脆响,这让人心中越加的惶恐起来,他们更加的聚精会神了。

    紧张会加速体力的消耗,只是走了小半个时辰,汤玉桑等人便觉得精疲力竭,只想找个地方睡一觉。

    “老了!”

    也不知是谁感慨了一句,就在众人想附和的时候,身边响起了短促的声音。

    “咔咔咔!”

    仿佛是谁不停的拉动枪栓,只是转瞬之间,汤玉桑一行九个人就全都倒在地上。洁白的雪地被暗红的血液所污染,着眼出都是污秽。

    “安全!”

    随着一声轻呼,道边一个不起眼的雪堆忽然散开。只见一个身穿白色服装的人站起来,他小心翼翼的走到那堆尸体边上。

    “砰、砰!”

    发现还有人在颤动时,他毫不犹豫的开了枪。

    “是几号目标?”

    旁边有人低声问道。

    “二号,命中十弹,已经没气了!”

    “给上级发报,其余的人迅速打扫战场,五分钟后撤退!”

    这样的伏击在老树林中到处发生,汤军的主要首脑一个个的倒在地上。但也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汤玉林!

    “我们怎么就败了!”

    他发现情况不妙时,已经彻底的晚了,而问遍身边所有的人,也没有得出结果来。

    眼看那些乱匪却已经杀到跟前,再不逃就来不及了,他随手抓起一件军大衣,胡乱的披在身上,扭头就跑出了帐篷。

    到处都是喊杀声,但经验丰富的汤玉林却没有慌乱,左右看了一眼之后,立刻分辨出方向。

    “哟,这家伙看着肥壮,没想到身手还挺矫捷的!”

    不远处,一个穿着白色伪装服的特战旅士兵,低声的嘲笑道。

    “来了,别让这家伙迷路,咱们搭把手,将他要护送到地方!”

    不杀汤玉林的命令,是军区的严令,这也让不少战士疑惑不解。但命令已经下达,那就必须坚决的执行。

    三步两步就窜到山里的汤玉林,立刻就感到了威胁。手里的枪到处瞄准着,但是很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就顶在脑门上。

    “唰!”

    他的动作并不慢,一个前滚就摆脱了控制,只是就在抬手开枪瞬间,腹部却挨了重重的一脚。剧痛立刻钻到脑子里,刹那他只觉得一片空白。等缓过气来的时候,手里的枪早已经不翼而飞了。

    “阁帅,红军特战旅第十九分队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望着面前是个浑身白衣,只露出一双眼睛的人,汤玉林也被吓得一哆嗦。

    “大爷们想要什么,但凡是汤某能做到的,就一定满足各位!”

    十九分队的队长却冷冷的说道:

    “阁帅是聪明人,最好不要挣扎,否则我会打断你的腿。也别想着谁来搭救,你的部队已经土崩瓦解,现在连承德都已经被我们拿下了!”

    汤玉林听了却变得镇定起来。

    “哈哈,你们这些乱匪,无非就是绑着我,想骗开承德的城门罢了。我也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做梦!”

    只要承德完好无损,自己的命就有保证。但如果失守的话,恐怕一家老小的命都保不住。

    队长不屑的笑了一声。

    “汤玉林,你也别太高看自己,连奉天的鬼子都能被我们打出去,你觉得承德的双枪将,会是我们的对手吗?”

    听到这句话,汤玉林的面庞涨得通红,他又恶狠狠的说道:

    “我在热河还有的是部队,只要少帅搭一把手,一定能干掉你们这些乱匪!”

    队长冷冷的一笑。

    “你们这些吃里扒外狗东西,来多少我们消灭多少,杀干净了华夏才能太平。不过,秦司令要我谢谢你,在承德的六百万大洋,还有山脚下那几百辆汽车,我们都已经收下!”

    汤玉林听到这句话,胸口仿佛挨了一击重锤,整个人立刻变得萎顿不堪。钱都是处心积虑搜刮来的,有些县甚至把税征到1972年。

    “你们怎么能这样?那一个个的大洋来得容易吗,我的钱哎!”

    瞬间,他就哭出声来,只是扯到刚才挨了一脚的痛处,又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吱吱呜呜的抽泣着。

    “呸!”

    十九分队的人不约而同的啐了一口,然后把汤玉林架起来,他们的任务是把这个家伙送到北平。

    “憋屈,真特娘的想给这混蛋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