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82、顺水推舟
    “他来这里干什么?不是在承德作威作福,不把我放在眼里吗?”

    办公室里,少帅大声的吼叫着。

    对于汤玉林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他早已经看不下去,要不是顾忌着元老派的意见,坟头上早烧过几回纸钱了。

    可发脾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一旁的幕僚们小声问道:

    “张总司令,现在怎么办?”

    如今的汤玉林那就是个烫手的山芋,把他扔出去的话,就怕这厮张嘴乱说。但要保护起来,少帅又得坐在风口浪尖上。

    思考了片刻之后,少帅说道:

    “什么怎么办,赶紧让他跑到天津租界,然后老老实实的待着。再给他拨五万大洋,从此咱们恩断义绝!”

    那些幕僚对视了一眼。

    “张总司令,咱们对外界怎么宣称呢?汤玉林跑回北平,已经被无数人看见,而且还有人拍了照片的!”

    少帅冷冷的一笑。

    “通知辅帅等人,既然老前辈能干出这样的事,怎么也得给我一个交代吧!”

    汤玉林和元老派的交情一向很深,这一次没有人给他出主意才怪。少帅甚至怀疑,这就是元老派的联合行动。

    幕僚们脸上立刻露出会心的笑容。

    “顺水推舟!”

    少帅点了点头。

    汤玉林通电的时候,他并没有表态,其实在心里,也巴不得元老派和红军杀个你死我活。只是没想到,汤玉林的部队败得那么快!而且那个秦朗还如此的狡猾,当当就放了这个光杆司令回来。

    想到这些,他冷声说道:

    “承德也丢了,偏偏我们还不能去收复,如果秦匪进攻唐山,和锦州联系就会断掉。告诉驻守锦州的部队,准备南撤!”

    可他的话音未落,一个参谋人员急急忙忙的跑进来。

    “禀报张总司令,秦匪通电全国,希望东北军不要再同室操戈。同时他宣布匪军只在承德休整两个星期,然后立刻全部撤回察哈尔。热河的防务希望由张总司令接收!”

    少帅听到这句话,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但很快又笑起来。

    “还真是狡猾,秦朗这次缴获了几百台汽车,运输两个星期的话,承德早就被搬空掉。咱们到手的不过是一座空城罢了!”

    幕僚们也笑着说道:

    “以往咱们想取热河而不可得,如今只要以整顿的名义,就能将汤家的势力一扫而空,怎么说也是一件大喜事啊!”

    少帅摆了摆手道:

    “这样一来,咱们东北军又上下离心了,汤玉林这个热河省主席暂时不换。”

    毕竟汤玉林打着的旗号,是替张家讨回公道。如果自己翻脸不认人,恐怕下面的士兵也觉得心寒。再者,汤玉林如今只是头死老虎,卖他一个不花本钱的人情,又能怎么样!

    幕僚们不由的一笑。

    “张总司令,我们是不是也通电全国!”

    再怎么说,汤玉林也是东北军的人。少帅该有的姿态还是要做出来,否则又是一场轩然大波。

    少帅正色道:

    “这件事我有责任,一个御下不严的罪名是逃不掉的,写一个恳切的认罪书,然后通电全国!”

    说到这儿他顿了一顿。

    “驻守锦州的部队,暂时不要调动。将北平周边的部队抽出四个旅,其中两个星夜赶往唐山,别个在两星期后直插承德。如果乱匪胆敢抗拒,我们就师出有名了。”

    红军的军事行动,也着实让少帅不快。他一直找机会想收拾一下,但那个秦朗实在太狡猾,根本就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如今好不容易捕到一个,怎么能够错过!

    就在一切安排妥当时,一个副官急急忙忙的走进来。

    “报告张总司令,辅帅等人来了,就在下面的花厅等候。”

    少帅又一笑。

    张作相进自己的办公室,从来都不通报。今天居然在门外等候,看来他真的牵扯进汤玉林的事里了。

    “辅帅劳苦功高,咱们可不能怠慢了。走,都去花厅迎接!”

    说完他站直身体,大步的走到楼下去了。

    花厅中,已经坐了十来个老者,一看到少帅就立刻站起来。

    “张总司令来了!”

    少帅一脸春风的说道:

    “辅帅、诸位都是东北军的老前辈,来行营怎么能在花厅坐着,万一冷到可怎么办?传扬出去的话,手下的人会说汉卿傲慢无礼的!”

    听到这话,张作相的脸上浮出一丝怒意,但很快又消失不见。

    “总司令言重了,我等虽是老朽,但身子骨还结实,再活个几十年没问题,到时候您可别嫌我们浪费粮饷。”

    少帅仿佛没听出话中之意一般,接口说道:

    “汉卿求之不得!今天正有一事,想和诸位请教,如汤大虎擅自出击,不但给东北军招来骂名,还丢掉热河首府承德,这该定个什么罪?”

    张作相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色。

    如今东北军的粮饷吃紧,只有劫掠红军运送的大洋,才能稳定军心。所以在汤玉林出击铁路线时,元老派也持赞成的态度。谁知道牛皮哄哄的汤军,出门就被打得满地找牙,甚至连北上铁路都受到威胁。但汤玉林毕竟是元老派的一面大旗,说什么也得救一下。

    “这一次是阁帅鲁莽了,还请总司令放他一马。”

    少帅的脸色一变,冷冷的问道:

    “我放他一马,谁又能放我一马?如果小摩擦还好说,汤玉林偏偏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如今是天下汹汹,你叫我怎么处理?”

    张作相叹了口气道:

    “总司令,这一次的事我也有参与。如今手头还有些兵马钱粮,现在就交给你如何?”

    周围的元老们听到这话,不禁都愣住了。但稍微一动脑子,他们就回过神来。

    汤玉林的事给了少帅一个借口,只要顺水推舟,自己手里的本钱根本保不住。

    “我早就不想舞刀弄枪了,部队就由总司令管吧!”

    “总司令,我家不成器的小子,以后就交给您了。”

    “我手头人马不多,带着也累,还是由总司令安置吧!”

    少帅脸上又浮出笑容来。

    “各位叔叔伯伯可谓是劳苦功高,汉卿自然不会忘记。钱粮就不用交了,权当是一点安家费吧!”

    张作相冷冷的一笑。

    “总司令要如何处理汤玉林呢?”

    少帅笑道:

    “辅帅放心,他还是热河省主席!”

    张作相点点头。

    “咱们这就把枪交出来,还请总司令不要为难阁帅。”

    只是往外走了几步,他又回头说道:

    “汉卿,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