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10、视死如归的461营
    “折戟,重复463营折戟!”

    这个电文才念出来,指挥部里的气氛瞬间就降到冰点。

    痛苦、惊愕,各种表情都在秦朗的脸上出现,但最后留下的只有坚忍。

    “执行计划!”

    “折戟”是一个暗号,它预示着一支部队的消亡,而接下来的就是炮火和轰炸。

    “司令,是不是在考虑一下?”

    “会不会还有幸存的同志!”

    “司令千万不能开火,那可是我们自己的同志啊!”

    看着一张张激动的面孔,秦朗冷声说道:

    “战争才刚刚开始,以后还有更残酷的情况,怕死人就不要穿这身军装!”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

    “不要让463营的牺牲变得毫无意义,火炮、轰炸机进行火力覆盖,一定要给鬼子最大的杀伤。461营准备作战,就是折戟也必须尽最大的能力,迟滞敌人的进攻。”

    鬼子就像一柄锋利的长矛,红军要做的就是让尖锐的矛尖折断。只有到那个时候,才能砍掉那双持矛的手。

    但这个过程却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一旦支撑不住,整个红军的阵地就会被长矛刺穿。真要出现这样的局面,整个红军甚至会有被全歼的危险。

    想到这些,秦朗艰难的说道:

    “告诉461营……,告诉他们……,必须坚持到最后!”

    461营的阵地,就在463营后方三公里处。刚才发生的一幕,他们全都看在眼里。甚至还有很多的战士想冲上去,但被各级主官所阻止。

    “都省省力气,很快就轮到我们了!”

    当463营的阵地不在喧嚣的时候,头上传来一阵轰鸣。

    “隆、隆!”

    在空气的震颤中,一发发的炮弹越过头顶,狠狠地砸向地面。

    弥漫的硝烟更是厚重,可即便如此,仍然有炫目的亮光透出,看得久了甚至会让人产生眩晕。

    “嗡、嗡!”

    沉闷的轰鸣声中,一架架轰炸机缓缓的飞到战场上空,然后扔下无数的黑点。

    “轰、轰!”

    观战的红军战士,都情不自禁的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并不因为害怕,而是零号弹的形成的强光,让天空太阳也黯然失色。

    “都给老子听着,别让下面的猴崽子只知道傻打,机枪一个弹鼓就赶紧挪地方,做不到的老子用皮带抽烂你们的屁股!”

    461营的营长脾气极为火爆,为此也没少挨秦朗的骂,就在军区关禁闭也不是一次两次,顶猪食槽罚站的事早就不新鲜了。

    “营长,我看鬼子的动静不小,凭咱们能不能扛住?”

    “463营营长也是老湘赣,在116旅的势头不比我们差,他们也就坚持了一个小时不到,咱们也悬啊!”

    “营长,咱们是不是做些其他的准备?”

    在死亡面前没有谁能镇定自若,这个时候说话不磕巴,就已经是一等一的好汉了。

    “做个毛逑的准备!所有的火炮在鬼子进入射程以后,给老子把炮弹都打空了,然后带着装备滚蛋,算咱们461营留的种子。

    打法还是按照463营的,放近了再搂火,省的那些鬼子的手炮,先把咱们的火力点打掉。榴弹枪射手、神枪手,第一时间消灭掷弹筒,然后是鬼子的机枪手,那些拿三八大盖的不用管。”

    看身边的人还在犹豫,461营营长大吼道:

    “怎么都他娘的蔫了?穿上这身军装时候,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现在还有什么可犹豫的?不过有句丑话说在前头,谁扭过屁股往后跑,老子第一个开枪!”

    “是!”

    回答的声音软绵绵的,所有的人都打不起一点精神。

    “怎么,裤裆里的玩意软了?都不敢上那就在这里等着,这仗我带下面的同志去打!”

    461营营长说完就往阵地上走,吓的周围的连排长们赶紧把他拉住。

    “营长,您就在指挥所里踏踏实实的待着,不就是几个小鬼子,交给咱么吧!”

    “刚才就是盘算怎么消灭敌人,走神,走神而已!”

    “营长,您就瞧好吧!不狠狠啃下他们几块血肉,我名字倒着写。”

    停到这些话,461营营长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

    “一个个的都别给老子矫情!通辽丢掉,奉天的物质就得给那些鬼子,到时候就得多死人。可能是咱们的同志,也可能是普通的老百姓。

    咱们是红军,什么时候缩过卵子?鬼子不是要干,上来碰碰咱们试试,老子的461营,比刚才的463营还狠!”

    旁边的连排长们,瞬间只觉得热血沸腾。

    “营长,跟着你我从不后悔,如果有下辈子,老子还当红军,还做你手下的兵!”

    “多的话我不说了,先走一步!”

    “营长你就稳稳的,司令肯定会有安排,咱们461营完不了。”

    看着一个个离开的部下,461营营长偷偷的背过脸,右手无比迅速的擦了几下眼睛后,他又回头大声喊道:

    “兔崽子们,黄泉路上别走太急,等老子几分钟!”

    连排长们嘻嘻哈哈的对着他摇了摇手,就急匆匆的回到各自阵地上。

    “嘶!”

    连天的炮火终于缓缓地停下,只是众人的耳朵里只有一个单调嘶鸣声。没有谁会多看前面一眼,都在用手里的工兵铲,拼命的加固着各自的工事。

    “鬼子上来了!”

    瞭望哨们大声的叫喊着。

    看部下已经瞄准敌人,连排长们大吼道:

    “都别给老子开枪,把这些黄狗放到近处再搂火。机枪、冲锋枪只管打,步枪兵可劲的砸手榴弹。记住老子的话,就算是死,也得先把子弹打光,然后再用刺刀干掉两个。”

    “还有谁没填饱肚子的,赶紧把身上的干粮都吃了,见阎王也别当饿死鬼。我这还有几包烟,要抽的举手了。”

    “等一下鬼子开炮别害怕,蹲在散兵坑里就没事。在命令开火之前,都给老子猫着。谁要抬头往外瞎瞅,不用鬼子费心,老子就给他一个花生米。”

    营长就是个粗坯,下面的干部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连政工人员都会骂咧几句。

    “我表弟就在463营,现在估计活不下来,这仇我替他报!”

    “吵死了,让老子先睡一会儿。”

    “不就小鬼子么,我看也没三头六臂,今天让他们知道461营是铁打的。”

    就在他们吵吵嚷嚷时,冲锋的鬼子已经得不远了。

    而这个时候,带着啸声的迫击炮弹,已经疾飞而至。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