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18、险象环生
    “呼,呼!”

    屋外的风更加的大了,飘飘洒洒的雪随着它不停的翻滚。然后从洞开的屋门飞扑进来,很快银白就把一切掩盖掉。

    “走!”

    特战小分队再次走进冰天雪地当中,一切都已不重要,所有的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干掉更多的鬼子,让百姓们过上好日子!”

    这时,在前面的14分队长小声说道:

    “解开安全绳,按照目标小心前进,进入机场的同志设法找到油库。一点开始行动,一点40分必须返回这里集合。”

    33分队长又补充道:

    “定时器都开到一个小时,撤不回来的人,尽可能破坏飞机。”

    队伍中一阵沉默。

    作为特战队员,撤不回来是经常有的事。比如曾经的第8分队,就因为任务失败而全部牺牲。在使用了铝热手榴弹后,连尸体都烧得无法辨认,后来才有了冲压兵牌这个东西。

    想到这些,丁二升触碰了一下颈部,那条金属的链子还挂着。

    “行动!”

    近距离作战,尤其是这样恶劣的天气,狙击枪是没有任何用处的。他选择了一支28A3消声冲锋枪,外带一支消声手枪。

    作战小组的三个人,跟着前面战友的脚印小步的滑行着。

    这是特战部队在作战时采用的步伐,速度快、声音小、而且身形平稳,就算突然遭遇敌人,也能立即开枪射击。

    “丁组长,我们跟丢前面的战友了。”

    大雪暴风,地上的痕迹很容易就被抹平,加上低能见度,跟丢就不足为奇了。

    丁二升有些惊恐的吞了口唾沫,然后小声说道:

    “不要胡乱开枪,以免误伤队友,呈防守队形!”

    三个人的后背几乎挨在一起,然后整个队形缓缓的向左转动着,这样在视线范围内,就不会出现死角。

    “啪!”

    一只手毫无征兆的在肩膀上拍了一下,丁二升顺着手指就看到一道黑影正对着自己走来。

    三个人很快就匍匐在地上,远远看去就像是个雪堆。

    “叽哩哇啦!”

    一个穿着厚重衣服的鬼子,嘟嘟囔囔的走着。

    丁二升做了个手势,左侧的战友立刻猫着腰走过去。一把捂住那个鬼子的嘴后,手里的匕首就从后心处捅进去。

    “嚓!”

    冒着白烟的刀尖从胸膛处冒出来,那个鬼子长长的吐了口气就不在挣扎了。

    “噗通!”

    尸体被随意扔在一个地方,飘飞的大雪很快就把它掩埋掉。

    丁二升将要掉落的几张纸捡起来,随手塞进了自己的挎包。

    “继续前进!”

    “哗、哗!”

    轻微的脚步声,早已经被风声所掩盖,这让他的心更加的踏实了。

    就在这时,前面闪了一下光芒,丁二升拍了一下身边的战友,三个人就悄悄的闪到一旁。

    风雪中,一辆卡车缓缓开来,又在自己面前不远处停下。

    丁二升挥了挥手,三个人又悄悄的摸过去。

    望着眼前的这座建筑,他回忆起26分队提供的图纸,

    “是鬼子的弹药库,怎么到这里了!”

    弹药库的位于是机场中上,因为收集的消息说,这里很是坚固,所以就没有列为攻击目标。

    汽车就停在弹药库门口的灯光下,远处还有两个岗楼,上面的探照灯不停地照射着。但在这样的天气,他们什么都看不见。

    丁二升抬起右手,伸出食指中指,对着在灯下哆嗦的两个卫兵比划了一下,然后做了个杀掉的手势。

    身后的两个战友一左一右的分开,他们熏黑的匕首,在暗夜中没有一点光芒。

    只是他们潜到那两个卫兵身边时,丁二升却看到左侧出现一个身影,他想都不想就开了火。

    “砰、砰!”

    声音就是再小,也会被站岗的卫兵听见。他们猛地抬起头,想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只觉得自己的口鼻被什么塞着,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惊骇之下立刻就要挣扎。

    “嚓!”

    后背却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眼前阵阵发黑。两个人再也坚持不住,很快就软倒在地上。

    “哗!”

    随着尸体被拖开,地上立刻出现了一道血痕。丁二升立刻向前,用脚把那些痕迹盖上。

    但就在这时,三个鬼子兵哆哆嗦嗦的走出弹药库的门。

    丁二升立刻学着刚才鬼子的模样,斜靠在灯光下,不停地哆嗦着。

    那几个鬼子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走到车厢旁,抬着一个箱子就往里面走。

    “你们盯紧了,我去放炸弹。”

    他们一离开,丁二升立刻取出携带的定时器。

    这其实就像个闹钟,只要上好发条,到时候它就会带动电打火器,并引发雷管爆炸。

    “咔嗒咔嗒!”

    上发条的声音虽然轻微,但是丁二升的冷汗却不停地冒出来。借着一点微弱的灯光,雷管也被插进炸药条里。

    “啪嗒、啪嗒!”

    那几个鬼子兵的脚步声又出现了,丁二升立刻扑倒在地上。

    “嗨!”

    几个鬼子一发力又把一个箱子抬下车,然后送进到药库里面。

    借着这个空,丁二升翻上汽车,手里的工兵铲一下就撬开箱子,也不看是什么,三公斤的炸药就被放进去。

    “啪!”

    又一铲子把钉子拍回原位。

    可就在他要下车时,却看到一个身影朝着这边走来。

    丁二升只能蹲下。

    偏偏在这个时候,那三个该死的鬼子兵又走出弹药库。

    “啪嗒、啪嗒!”

    脚步声越来越近。

    这一刻,丁二升握紧手里的枪。

    “不行就干掉他们,然后带着炸药冲进军火库!”

    虽然是怎么的想着,但心脏却不争气的跳起来,甚至握住枪的手也在颤抖着。

    近了,只要几秒钟以后,那些鬼子就会发现自己。

    这一瞬间,汗从脸颊上流下来。

    “咯吱、咯吱!”

    随着脚步声,那些积雪发出痛苦的呻吟。

    而这些传到耳中,更是让丁二升的心脏,也跟着阵阵的紧缩。

    一只手已经搭在车上,下一步那个鬼子就会跃上来,最后的时刻终于来了。

    “嗨!”

    陡然间传来一声喊叫,丁二升吓得差点蹦起来。

    但奇怪的是,那几个鬼子兵居然朝另一边看去。

    借着一个缝隙,丁二升看到个喝得醉醺醺的军官。

    “叽哩哇啦!”

    也不知道在叫喊着什么,反正三个鬼子兵孙子似的站着,一动也不敢动。

    借着这个机会,丁二升无声的跳下车,对着两侧的战友做了个手势,三个人立刻消失在慢慢的夜色当中。

    “撤!”

    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似乎已经耗干了他所有的力气,这一刻他疲乏得都睁不开眼睛。

    “啪!”

    肩头又被拍了一下,顺着哪个手指,丁二升又看到了影影绰绰接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