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22、危言耸听
    半夜!

    通辽的前敌指挥所依旧灯火通明,无数的人进进出出,他们总能在第一时间拿到批字,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秦朗的下巴放在椅背上,此时他正闭着眼睛听着,刚刚收到的简报。

    “石原得到了两个师团的增援,本土还有更多的退伍兵被动员。司令,我们现在的力量,不足以开展全面对抗啊!”

    参谋们的话,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半晌才问道:

    “鬼子的海航有什么动静?”

    参谋们摇了摇头。

    “没有再派飞机到安东,据说和陆军闹得很僵,但是忽然又没有了动静,我们也觉得蹊跷。”

    秦朗冷冷的说道。

    “鬼子海、陆两军就是一对冤家。陆军搞出这么大动静,海军怎么会甘心。他们肯定要弄出更大的事端来,你们觉得会是哪里?”

    参谋们一下子面面相觑。

    倭国进行了一定的动员,现在国内已经有了相当的压力,这个时候再搞什么大动作,应该是不可能啊!

    “司令,现在有这个可能吗?”

    “他们外汇储备已经到了新低,再这样发展下去,只能砸锅卖铁。”

    “在南洋的倭国艺伎,这段时间加大了捐赠量。都要山穷水尽了,再开辟一个战场?”

    秦朗笑着问道:

    “你们觉得不可能?”

    看着乱晃的脑袋,他又说道:

    “我就觉得十分可能,而且就会在近期爆发。给总部机关发报,根据我的分析,近期倭国会进攻尚海,希望总部机关能提前做好安全防范工作。”

    这句话一说出口,整个参谋部里都静下来。

    鬼子进攻尚海,这不啻于天方夜谭。

    这里是华夏的经济中心,英美等国家更是有莫大的利益。如果在这里发动战争,他们会袖手旁观吗?

    “司令,……!”

    秦朗摆了摆手道:

    “先去发报,然后再来讨论问题。”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参谋们老实多了。赶快就差了一个人去电报室,其余的就用眼睛看着秦朗。

    “不相信?”

    听到这句话,所有的脑袋再次摇晃起来,有人还小声嘟囔道:

    “尚海有那么多的租界,鬼子选择在这里动手的话,国联肯定会切入。到头来,岂不是竹篮打水。”

    听到这句话,秦朗问道:

    “之前,锦州被国联划为中立区。但是倭军进攻的时候,国联的反应是什么?”

    参谋们没有再说话。

    国联确实没有太大的反应,就算国府外交人员跑去陈情,也没有任何的收获。

    “英国在1月9日要求鬼子门户开放,在他们眼睛里,华夏存不存在都不重要,关键是他们的利益不能受到损失。

    眼下,西方各国还在经济危机中,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没有人知道。在这一片不明朗中,倭国就是一个好的贸易伙伴。

    因为和我们的战争,它进口了大量的物资。美国的钢铁、石油、机床,英国的技术、原材料等等。如今的贸易量,已经远远的超过华夏。

    而英美两国切入过深,自然会带来负面影响。如果影响了贸易,国内的财团肯定不答应。因为动用力量维持华夏的和平,对他们并没有好处。反而是打起来,收益才无法估量!”

    参谋们头上沁出了汗珠,但还是有不甘心的人。

    “司令,鬼子挑尚海进攻,胃口确实很大,可他们有那个本钱么?”

    秦朗说道:

    “你们难道没发现,鬼子挑选的地方,正是华夏的软肋吗?”

    国民政府的财赋之地是江浙,所以尚海的地位就不可估量,因为贸易进出都必须通过这里进行,可以说这就是一个命门。

    一旦发生战争,整个华夏的经济都会受到致命的打击。时间拖得长一些,国府可以选择的并不多。

    而到那个时候,西方国家顶多口头要求倭国停战,反而会压迫弱小的华夏接受要求。

    参谋们商量了一会儿,有人立刻说道:

    “如果尚海丢失,南都就危险了。鬼子有制海权,完全可以溯江而上。常校长的部队根本支撑不住……。”

    秦朗摇了摇头。

    “鬼子目前还没这个实力,他们攻打尚海的目的就是逼迫国府让步,这样就能将东三省收入囊中。”

    参谋们听了又惊又疑,开始对这个方向进行战旗推演,一时半会的恐怕不会有结果。

    而在尚海的总部机关也在不长时间之后,收到了那张电文。

    总负责才扫了一眼,不禁大惊失色。

    “这个消息可不可靠?”

    如果尚海变成了战场,发动工人作斗争这条方针无从谈起。不但总部机关的工作要落到空处,连自身也会变得更加的不安全。

    “总负责,那个叛徒顾顺章正在到处活动,已经抓捕了我们大量的同志,总部机关已经变得相当危险。如果鬼子再进攻的话,我们还更为艰难。是不是给工农国际发一个电报,问问领导同志?”

    听到这名委员的话,总负责的眉头舒开了。

    “给工农国际发报,征求领导同志的意见,及今后工作的方向。还有冀察绥红区要求调派干部、以及发展党员的方案,是否可以执行?”

    远在莫斯科的某人,也收到了电报,不过他的脸上却浮现出满满的不屑。

    “危言耸听!”

    旁边的一个亲信听到这句话,小声问道。

    “首长,就这样答复总负责吗?”

    某人冷冷的一笑。

    “不,要加上一些东西,要批判某些人的畏……,胡思乱想!”

    他是很想收拾秦朗,最好是和“老土”一个样子,全都撵到乡下无所事事。只有这样,自己的面前才不会有绊脚石。

    但这个姓秦的太会打仗了,前几天刚刚受到斯太林同志的表扬。这个时候指名道姓的批评肯定会犯忌讳。

    他的眼睛转了几圈之后,笑着说道:

    “告诉总负责,尚海根本不可能发动战事,某些人就是危言耸听,要相信自己的判断。

    支援冀察绥红区是可以执行的,干部我已经拟定了一份名单,必须在近期内全部落实。

    冀察绥发动群众的事情,工农国际已经通过了,希望总负责在执行的时候坚持原则。”

    看着亲信急匆匆走向电报室的背影,某人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

    “我这次倒要看看,你还能怎么蹦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