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23、一盘散沙
    清晨!

    一切还在薄雾当中。

    “看报嘞!今日有重大新闻,快看报嘞!”

    无数的报童穿梭在大街小巷,将各种报纸派送得到处都是。

    不过今天的标题,却无一例外的只有两个字。

    “荒谬!”

    一时间,尚海滩轰动。

    “滑天下之大稽!秦某何许人,乱匪也!用此离间之计,欲苟且偷生尔!”

    “进攻尚海,将置国联于何地?东北事变尚在调停,沪市狼烟再起,此乃倭国自绝天下!我辈切不可自乱阵脚,中秦贼之奸计。”

    “危言耸听,乱匪在友邦围剿之下渐成劣势,今日欲使出障眼法,离间华倭关系,其心可诛!”

    租界。

    一个僻静的院子中,已经坐满了人。

    “同学们如何看待秦朗的分析?”

    思想最活跃的地方,永远都是大学。

    年轻的教师经常会邀约一些相熟的学生,跑到安全的地方讨论。

    “红军在东北打了这么久,是不是弄到了什么情报?”

    “依我看,这就是个烟幕弹,倭军在东北一再受挫,弄个假情报转移注意力,然后再次进攻东北。”

    “我也这样认为,倭军进攻尚海有些不切实际。毕竟这边有民军重兵把守,倭寇进犯岂不是自寻死路!”

    等到所有的人都发言完毕,那个年轻的老师才笑着说道:

    “红军成军不过几年,连他们都挡得住进攻,可以想见鬼子的实力有多差。眼下的情况是,上层不敢打仗。一旦开战,不出三五个月的时间,倭寇就会被赶出华夏。”

    听到这句话,那些学生觉得血一下涌上来,纷纷站起来说道:

    “对,就是他们太懦弱了。只要放开胆子跟鬼子们干,就一定能把倭寇都打出去!”

    “秦朗不是说鬼子会进攻尚海吗?这次就让他们看看,华夏军队也不是好惹的。”

    “现在在尚海守备的十九路军,可是第四军铁军发展起来的部队,战斗力肯定不容小觑。我觉得要比野路子红军强得多。”

    而在数街之隔闹市区,还有更多的人在讨论着。

    “仗有什么好打的,不就是为了钱,只要能让咱们踏踏实实的做生意,谁来当这个家都一样?”

    “是啊,民军手里头咱们要上税,这小鬼子还不是一样的上,难不成那些家伙还不要钱了?”

    “不吃屎的狗好找,不要钱的鬼子可不好找。咱们去日租界做生意,那些王八蛋的那次不要钱。”

    看话说得差不多了,商会会长摆了摆手后说道:

    “别鬼子鬼子的叫,记住上面都称呼为友邦,可别给自己惹一身的麻烦。咱们是做生意的,兵荒马乱的钱还怎么挣,所以这一次咱们要以和为贵!

    其实秦匪的话也没有说错,鬼子是在逼迫吴市长让步。昨天我和他吃了顿饭,意思还是探听到了。国府还是以忍让为主,十九路军也被命令离开了。”

    听到这句话,会所里的人兴奋得叫起来。

    “本来就应该和气生财嘛!”

    “走走今天咱们到百乐门乐一乐!”

    “好消息,看来棉纱还能再多进一些。”

    就在商人们兴高采烈的离开时,这间会所的上一层。也有一群打扮考究的人在窃窃私语着,如果商会会长看到的话,他肯定会惊呼起来,因为在座的都是尚海的头面人物。

    “秦匪太自以为是,国家大事也容鼠辈妄加议论。不过乱匪的触角还是伸得很长,竟然得到尚海的消息。”

    “无非是哗众取宠,一点小小的紧张,居然能想象到这个地步,不去写小说可惜了。只是有点想不懂,他是怎么得到消息的?”

    “咱们内部的人太混乱,这样的情报不用一个时辰就满天飞,秦贼收到那也不足为奇。不过我奇怪的是,这样的消息在工农党内部也应该属于机密,怎么就会透露出来。现在大大小小的街道上都贴满了传单,尚海市民也是人心惶惶啊!”

    在一夜之间尚海的街头,贴满了花花绿绿,要百姓们尽快撤离闸北等地区。只是这几天的报纸宣传,市民才安定下来。

    “秦贼着实可恶,不过他的势力局促于西北,现在就是把触手放到东北,也仍然够不到尚海,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这就是围魏救赵耳!倭军席卷东北之际,乱匪也正好潜入三省,双方现在打得难分难解。目前看来,乱匪是损失惨重,恐怕已经到了危机边缘。如果在挑起国民对倭人愤怒,就能裹挟民意,推动国府对倭军发动进攻,以解燃眉之急。”

    “昨日的倭国报纸宣称,他们已经消灭六万乱匪,如果不是天气原因,都要冲进通辽了。诸君,如今国府还不堪一战,所以我们依然要保证华倭友好,如果挑起战争,我们就是罪人。”

    几个人的脑袋同时点了一下。

    “这一次不论倭军提出任何要求,我们都必须无条件的答应。战端决不可再开,否则国府必定一败涂地。到时,不但湘赣乱匪做大,就连国内各路力量也会生出异心。”

    “还是敦请常公回来主持局面吧!现在的指挥的几个人,既无军权、又无财权,真要再出什么变故,那就是天崩地裂。”

    “先把十九路军调开,他们不怎么听招呼,如果中了秦匪的奸计,贸然和倭军爆发冲突,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但就在这时,有人小声说道:

    “倘若十九路军调开,倭军还要进攻尚海怎么办?”

    会场里瞬间就静下来。

    良久。

    屋子里的头面人物站起来说道:

    “不可能的,只要我们放下武器,倭人绝不会动用武力。今天的局面就是我们当中喊打喊杀的人太多了,搞得友邦是惶恐不安。只有我们取信于别人,才能获得别人的谅解。”

    说到这儿,他顿了一顿。

    “常公的意思是争取得到国联的调停,只要倭国不再大举进攻,我们也绝对不会追究责任,毕竟要以德报怨。诸君,我们的敌人始终都是工农党,切不可中了他们李代桃僵的诡计!”

    焦虑、忐忑、不安如烟云一般,起初浓密,但最终还是消散在灯红酒绿之间。

    看到这一切,有两个人暗自笑了。

    “这件事情做的不错!”

    “需不需要告诉总负责?”

    “不用,是首长亲自安排的,我们就等着他身败名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