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28、各不相同
    秦朗扫了一眼,那些喜气洋洋的人。

    然后用冰冷的语气说道:

    “很高兴是不是?一个国家残破到这个地步,谁都能欺负,谁都能侵略!身为国家的军人,你们应该愤怒、应该羞愧,而不是跟我道贺!”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所有的人都愣住。霎时,众人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甚至手该放在那里都不知道。

    罗荣赶紧上前两步,沉声说道:

    “事情都做完了?还堵在这里干什么,谁要窝工就等着纪律处分!”

    刚才还喜气洋洋的人群,瞬间就跑光了。谁也没想到,秦朗会发这么大的火。

    罗荣有些无奈的说道:

    “咱们的干部还都年轻,没经过什么风雨,是幼稚一些。”

    秦朗摇了摇头,脸上露出苦笑。

    “是我暴躁了!政委,请您代我给他们道个歉吧!战况紧急,我现在就去唐山。孙军团长还要应付当面的鬼子,恐怕无暇指挥这次的行动。”

    罗荣叹了口气。

    “你注意安全!”

    看着秦朗远离的身影,他摇了摇头。

    这段时间连罗荣都觉得压力巨大,处于暴风之中的秦朗就更不必说了。

    知道秦朗的车子驶出很远,几个办公秘书才小声的汇报道:

    “政委,总部机关发来急电,他们正在转移!”

    “尚海报纸宣称,尸横遍野,血流满地。”

    “北平、南都学生发动游行,抗议倭寇暴行!”

    罗荣冷冷的说道:

    “按原定计划,发出冀察绥红区抗议书,呼吁全国人民联合起来,打败倭国侵略者,把他们赶出华夏!”

    尚海。

    工农党总部机关所在地。

    总负责看着空中翻滚的烟雾,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秦朗同志说的没错,鬼子进攻尚海了!”

    对于那个比自己年轻的战将,总负责并没有任何的恶感。

    毕竟总部机关的经费,冀察绥红区承担的部分最大。而在尚海工作时的表现,也让大部分委员对他赞誉有加。当然还有个不能说出口的秘密,就是秦朗懂俄文,在总负责看来,这才是成为同志的先决条件。

    “总负责,现在怎么办?到处都乱糟糟的,贸然出去很危险。”

    “战况很激烈,鬼子派了飞机轰炸,到处都是大火。”

    “炮弹都落到市区了,我们还有同志被流弹打中,人没抢救过来。”

    七嘴八舌中,总负责狠狠一咬牙。

    “先去英租界的那边,现在最紧要的是恢复与工农国际的联系,然后再呼叫各处苏区!”

    秦朗的报告中提到,鬼子进攻的方向是闸北,那么其余的区域就是安全的,尤其是英国人地盘上。

    “走!”

    稍微化妆一下,一行人匆匆的离开了。

    而在莫斯科,某人却在暴跳如雷。

    “鬼子是不是疯了,这个时候进攻尚海!”

    前几天的工农国际的大会上,最为华夏代表团团长的他,直接点名批评了秦朗,并对那个预判冷嘲热讽。

    想想当时是多么风光,世界各国的工农党人,聚精会神的听着自己作报告。因为引用的经典很多,掌声就没有间断过,会后还得到会议主持人的赞扬。

    “您是一个博学的人,一个坚定的工农主义者……。”

    那些溢美之词,现在还在耳边萦绕,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变成了最恶毒的咒骂。

    “哗!”

    他愤怒的把手一扬,厚厚的一叠纸张在空中散开了,它们或者打着转,或者随风飘荡,但不知道为什么,似乎都变成了那个讨厌的人。

    微微上翘的嘴唇,带着一种不屑。因为个子高出很多,还总是俯视自己。每当这个时候,那双深邃的眼睛中就会浮出浓浓的厌恶。

    “你不就是那个土包子的学生,有什么好嚣张的。现在他还不是在小山村里住着,你也会有这一天,等着吧!”

    克里姆林宫得到消息的速度并不慢,他们也有自己的人员在尚海活动。不过敬爱的斯太林同志要到夜晚才办公,所以在华灯初上之时,才看到这一封情报。

    “还真打起来了。”

    屋子里,一个矮小的家伙凑过来说道:

    “斯太林同志太英明了,谁都不看好那个孩子,只有你坚定不移的相信他,这件事情不但要让秦朗同志知道,也要让全苏维埃的人民知道。”

    斯太林只是一笑。

    那天他表扬秦朗,是因为华夏红军牵制了倭人的力量。

    这本来就是惠而不费的事情,但在第二天,却传来一个让人惊讶的消息,倭国要进攻尚海。

    在当时,斯太林也大吃一惊。

    和倭国接壤并不是一件好事。

    这个恶心的国家,一直都是英美帝国主义的打手、马前卒。曾经侵略过西伯利亚,与苏联有着血海深仇。

    当然斯太林伤神的事,巩固远东的防守,需要大量的金钱。如今是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关键点上,他根本拿不出来。

    就在忧心忡忡的时候,华夏代表团团长竟然指控秦朗释放假消息,好捞取更大的政治资本。

    斯太林愤怒了。

    贸然建设远东,耽搁五年计划不说,这绝对会使自己成为笑柄。为此,他差点让工农国际批判秦朗。

    可拿起电话时,他又有些拿不准主意。

    这个特别能喝的小子,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对于苏维埃建设的几个提议,事后证明都是合理的。

    “先看一看。”

    谁知道这一耽搁,就把事情给忘了。现在被旁人一提,斯太林的心情好了起来。

    “我们这里总有些鸭子,一看天鹅飞得高些,就嘎嘎叫个不停!”

    听到这悠悠的一句话,那个身材矮小的人笑着说道:

    “斯太林同志,工农国际里肯定隐藏了帝国主义的间谍。他们正在迫害坚定不移的工农主义战士,以削弱我们的力量!”

    斯太林划着一根火柴,点燃烟斗里的烟草。

    深吸几口之后,他的鼻腔中喷出浓密的烟雾来。

    “叶若夫同志,最近经济委员会的工作很不到位,我们和华夏的贸易又断了。你去抓一下这条线,把所有的黑手都砍断掉。同时要尽快的建一条石油输出管道,通往华夏的新疆地区。边境贸易交给瓦琳娜同志去办吧,她比较有经验。”

    那个矮子立刻敬了个礼道:

    “斯太林同志,我这就去安排,但是那些间谍……。”

    斯太林又吸了几口烟,然后笑着说道:

    “不要急,有些人还躲的很深,没有证据的话,这些土拨鼠就会躲回洞里,再抓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