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29、鬼子来了
    冰天雪地中,穿着冬季作战服的红军士兵,正在艰难的跋涉着。

    脚下是草绳绷的踏雪板,手里还拄着两根木棍。

    “哗、哗!”

    虽然无法快速的移动,但至少不会陷入雪地当中。

    庞长信面无表情的看着行进的队伍。

    气温回升后,积雪开始融化,冻得瓷实的土地还是酥软了。

    整整一个小时,山地旅才前进了三公里,比预定的速度迟了不少。如果鬼子有什么防备的话,进攻的难度就大了。

    “旅长,接到军区秦司令员的指示!”

    庞长信接过那张电报后,细细的读了一遍。

    “告诉山地一旅的战士,这次由秦司令员直接指挥作战。我要求他们加快行进速度,一定要在预定的时间内赶到天津外围。”

    “嗡嗡!”

    步兵的后面是一百多辆汽车。

    这是临时配属的运输部队,它们拖着火炮,或是运着弹药、以及补给和作战人员。因为路况不是很好,只能缓慢的向前移动着。

    在一旁的参谋长小声说道:

    “道路实在太糟糕了,可能要延误一个半小时。空军方面也刚刚传来消息,一个轰炸机中队,两个战斗机中队已经部署到唐山,随时可以进行增援。”

    庞长信正色说道:

    “给前敌指挥部发电,进攻延误一小时四十分钟。联系特战小分队,让他们随时观察天津城内的战况,一旦有变立刻回报。”

    这时,一个传令兵骑着马飞奔而来。

    “报告旅长,天津城内发生火灾。特战小分队发电宣称,是日租界与国统区交界处着火了。现在已经向国统区蔓延,有短促的交火。”

    庞长信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困惑,难道少帅和鬼子打起来了?

    想到这些,他又摇了摇头。

    如果少帅和鬼子正面碰撞,动静绝对小不了,短促交火很可能是一些人在自发的抵抗。

    “命令部队加快速度,现在还有6公里的距离,必须在一个小时内展开,然后按照预定计划,对鬼子发动猛烈进攻!要求空军派出侦察机,侦察附近海面的情况。”

    就在山地一旅加快步伐的时候,天津城内的一幢高楼上。同样穿着冬季迷彩的侦察兵,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庞旅长要求我们继续观察,不得暴露身份!”

    特战分队长点了点头后,又拿起望远镜观察起周围。

    “快跑,鬼子杀人了!”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前面的赶紧走啊!”

    四散奔逃的百姓,已经将楼下的道路堵得水泄不通,但还有更多的人加入到里面。他们只有一个念头,“从城里逃出去。”

    就在这时,通信兵愤怒的吼道:

    “分队长,军区截获民军的电报,要求天津城内的军警全部出城,后撤20华里的距离!”

    “这些王八蛋!”

    倭军海军陆战队在尚海发动进攻时,驻天津的陆军也开始了行动。

    一群穿着便衣的鬼子兵率先冲出兵营,他们随意的搜查过路行人,一旦有可疑目标就地枪杀。甚至有谁稍稍表示不满,也不能幸免。

    接着又借口追捕逃犯,杀进国统区。他们不但攻击政府等等办公机构,还趁机焚烧各种商铺。而配合他们的汉奸队伍也趁火抢劫,一时间天津城里浓烟滚滚。

    “哈哈哈!”

    看到无人抵抗,鬼子们得意的笑起来。

    早在11月份,倭军就进攻了一次天津,结果被天津保安队给打回去。为了达到目标,鬼子动用了火炮轰击。

    见事态越来越严重,少帅请示国民政府,得到的命令是退让!

    天津保安队在当天,主动后撤300米!

    鬼子立刻派出装甲车,配合步兵进攻。本来已经打得如火如荼,谁知主力部队竟然在奉天吃了大亏。

    驻天津倭军要紧急增援,只得灰溜溜的回去。

    而尚海事变爆发后,得到补充的天津驻军再一次跳出来。一面要求华夏军队后撤20华里,一边对天津城发动了更猛烈的进攻。

    没想到的是,那些支那人竟然同意了。

    “哈哈哈!”

    看着仓皇离开的华夏士兵,鬼子们简直笑破了肚皮。

    “天皇陛下板载、板载、板载!”

    三呼万岁之后,觉得稳操胜券的鬼子越发张狂了。在烧杀抢掠的时候,还不忘着将那些女人拖到一间间屋子里。

    “啊!”

    惊恐的喊叫从各种角落传来,让人的心在发颤。

    没有人敢去管,甚至她们的父亲、兄长、丈夫,也只敢躲在角落里捶胸捣足。

    “哈哈哈!”

    一个鬼子慢悠悠的系着腰间皮带,他洋洋自得的走出屋子后,还大大的伸了个懒腰。而远处还有个探头探脑的男人,不停的朝着这边张望着。

    他不屑的笑了两声之后,喝道:

    “轮到你了!”

    门边还有个伸长脖子的家伙,他是分队里的士兵,刚才被安排在门口防备:

    “军曹,那边的家伙,会不会冲过来?。”

    “他不敢!你快一点,我们还要继续进攻!”

    “嗨!”

    部下急匆匆的冲进去。

    刹那间,屋子里又传出凄厉的叫声。只是渐渐的低沉下去,最后没有了任何的声音。

    外头的守着的鬼子,不禁有些诧异。

    “怎么了?”

    屋子里的鬼子立刻跑出来,身上到处都是鲜血,手里还提着一只耳朵。

    “那个支那女人不行,两下就死了。耳朵上还有个金耳环,我没带到着刀具,只能撕下来!”

    “混蛋,让你玩女人的,怎么把人杀了?也好,反正这里有的是,咱们走吧!”

    两个鬼子疯狂的笑着,然后摇晃着离开了。

    而远处蜷伏着的男人,还在抹着鼻涕眼泪。甚至连两个鬼子都已经去得远了,还不敢靠近那间屋子。

    这悲惨的一幕,在天津城里随时都在发生。除了有数的几次反抗外,更多的人都选择了忍让。

    和那个懦弱的男人一样,直到鬼子离得远远的,他们才急急忙忙的冲进去。

    看着女眷的惨状,某些自称“爷们”的生物,一张脸绷的紧紧的,踱了几步之后,抬手一巴掌就抽过去。

    在女人惊恐的眼睛里,那些“爷们”义正言辞的吼道:

    “你怎么不死?”

    “滚出去,咱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臭婊子,贱货!”

    一个个衣衫不整的女人被赶出家门,茫然的在大街上走着,很快她们就汇集在一起。

    “呜呜!”

    不少人低声的抽泣着。

    但就在这时,有人大声的吼道:

    “鬼子,鬼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