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44、机步一营的突击
    “轰!”

    狂暴的抖动中,还夹杂着震耳欲聋的炸响。

    丁大升的脑袋瞬间就成了空白。

    “嗡!”

    也许是一秒,也许是一个小时。

    他挣扎着推开了舱盖,然后翻滚着摔在地上。刚才憋闷得肺部,终于有了一丝轻松。

    “咳咳咳,出来,快出来啊!”

    他再一次爬到坦克上面,将满脸是血的炮手、装填手拉出来。

    但前舱两个人却没有的踪影。

    绕到前面时才赫然发现,坦克前装甲的焊缝已经裂开,那宽度连拳头都塞得进去。

    “排长,驾驶员没了,通信兵还有救!”

    那个鬼子背的炸药包,正好在驾驶员下方爆炸。虽然没有崩开钢板,但巨大的震动也足以致命了。

    “带着伤员撤!”

    在坦克兵匆匆离开后,装甲车的绿灯亮了。

    “下车、下车!”

    巴图大声的吼叫着。

    “跟上前面的坦克!”

    轮式装甲车的越野能力要远差于坦克,刚才为了避开一个硕大的弹坑,机步营只能转向前进。

    正是这个动作拉开与坦克的距离,没想到鬼子进攻的分寸,竟然拿捏得如此的准。

    “板载!”

    才看到机动步兵的身影,鬼子立刻就冲过来。

    但在机枪、冲锋枪的扫射之下,他们成了扑向油灯的飞蛾,扎眼间都倒在地上。

    “板载!”

    看同伙吸引了注意力,潜伏另一侧的鬼子也冲出来。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扑向坦克,哪怕是被车载机枪打成筛子,也没有一点退缩的意思。

    “轰!”

    又一辆坦克被炸毁了,霎时间就烈焰腾空。

    几个浑身是火的坦克兵,跳到地上就不停的翻滚着。

    “嗒嗒嗒!”

    一挺歪把子射出的子弹,准确的撞在他们身上。随着血花的迸射,坦克兵们停止了挣扎。

    看到这些,机步营的军官大声的喊叫道:

    “先消灭肉弹,不要放他们过来!”

    鬼子就潜伏在附近,只要一个疏忽,那些背炸药包的“肉弹”,就能轻而易举的炸毁坦克。

    “嗒嗒嗒!”

    冲在前面的巴图,抬枪打了几个点射。刚才还在拼命射击的鬼子,只能将身体矮下去。

    这个动作立刻招来了手榴弹。

    那些打着旋的玩意,落地就炸开了。四散的弹片,撕开了鬼子土黄色的军装,很快血液就将一切染成暗红。

    “冲啊!”

    看敌人的稍稍的后退,机步一营全线压了上去。

    “嗒嗒嗒!”

    冲锋枪的扫射之下,还在负隅顽抗的鬼子,身上多了无数的窟窿。

    “呀!”

    看同伙被轻松的压制住,几十个鬼子从隐蔽的地方冲出来。

    他们脑袋上缠着白布条,身上还背着个硕大的炸药包。此时导线已经开始燃烧,可能在几分钟以后就会爆炸。

    看到这情况,巴图吓得连声音都变了。

    “打死他们,快!”

    “嗒嗒嗒!”

    冲锋枪,机枪瞬间就响个不停。

    “嗖、嗖!”

    迎着子弹冲锋的鬼子,身上被撕出一个个伤口,但他们依旧咬牙坚持着。

    “呼!”

    就在这时,一股火焰却从一辆坦克的炮管中喷出来。

    惊愕间,冲锋的鬼子已经被炙热包围了。

    人终究不是钢铁,再强的意志力,也抵抗不了高温。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鬼子们纷纷扑倒在地上。稍稍扭动几下躯体,整个人就不再动弹了。

    “轰、轰!”

    火场中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狂暴的气浪甚至把火焰都灭掉。

    “呼!”

    喷火坦克摆了一下车身,又一股热流激射出去,周围的所有再次燃烧起来。

    “啊!”

    不时有鬼子从火堆中跳出来。

    高温下,收缩的肢体根本拿不动枪支。能做的就抓一个手榴弹,敲着引信后猛冲。

    此时的他们,根本已经忘却了恐惧。那双浑浊的眼睛也渴望着爆炸的来临,只有这样才能结束剧烈痛楚。

    “轰、轰!”

    火光中躯体变成了血雾,只是瞬间就被烧成了飞灰。

    “板载!”

    这一变故却更激起了鬼子的凶性,他们疯狂的冲上来。

    “哒哒哒!”

    “咯咯咯!”

    隐藏的机枪也在瞬间开了火。

    “嗖、嗖!”

    疾飞的子弹呼啸着飞来。

    十多个快速冲锋的红军战士,似乎在空气中凝固了,几秒之后身躯才重重的砸向地面。

    “杀啊!”

    红军战士也血红了眼睛,他们加大了步子,在一瞬间就和鬼子撞在一起。

    “嗒嗒嗒!”

    二八式冲锋枪以最快的的速度扫射着,几秒的时间就空了一个弹夹。射手们甚至都不看一眼,又把另一个弹夹装上去。

    面前已经躺满了人,但没有谁会多看一眼,提着枪就去追杀那些溃退的敌人。

    血泊中,受伤的鬼子还在蠕动着。他们拿起步枪瞄准、要拉开手雷投掷。

    正准备负隅顽抗的时候,却看到五颜六色的东西开过来。

    “咯吱、咯吱!”

    发动机的轰鸣声中,那些金属轮毂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越接近身侧,震动就越强烈。

    巨大的恐惧面前,鬼子们彻底的崩溃了。

    “啊!”

    “妈妈!”

    “救命!”

    这一刻“武士道精神”早已经抛到九霄云外,剩下的就是一群可怜虫。

    “哗啦哗啦!”

    坦克直接压过去,只留下血肉模糊。

    “轰、轰!”

    鬼子在什么时候都是鬼子,知道躲不过一劫。他们咬牙切齿的敲开了手雷的保险。

    “轰!”

    可惜的是,手雷的杀伤力除了将尸体弄得血肉模糊外,再没有任何的作用。

    追击敌人的机步营,很快来到公路边上。只是在瞬间,所有的人都觉得气提不上来。

    “哇!”

    哪怕是身经百战士兵,也被面前的场景惊呆了。片刻之后,他们只觉得胃部的剧烈收缩。

    炸弹引起的大火已经熄灭,面前的全部却还在冒着青烟。

    汽车只剩下乌黑的框架,甚至铁皮都卷曲着,仿佛快要融化了。

    三八大盖也只有金属部分遗留下来,但是枪管已经弯曲了。

    最让人恐怖的,就是人形的残骸。当风吹过的时候,焦炭还会冒出通红的火苗来。

    “撤退!机步一营全体撤退!”

    没有谁愿意留在这里,听到连长呼喊后,所有人扭头就跑。

    “嗡嗡!”

    就在这时,飞机的轰鸣声又远远地传来,只是没有谁再敢,向它们伸出自己的中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