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2、内外有别
    当日历翻到1932年3月1日时,冀察绥红区正式改称冀察绥苏区,首府定在归绥

    “改了一个名字,并不代表我们的实力就会上升。至于它的意义,让历史学家去探寻吧!

    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还是工业生产,牛学得同志已经就任重工业部部长。接下来的整合中,肯定会触犯某些人利益。我也听到风言风语,简直是句句诛心。

    林薇同志现在负责着天津一大摊子事,保卫局的工作就由李玉波同志全权负责。散布谣言的我不管他是谁,哪一级领导,一旦证据确凿就是纪律的严惩。”

    冀察绥红区也有两大山头,外来干部和本地干部,虽然也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但效果却不明显。这几次的一些异动,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如果处理不及时,很可能就是大的政治风波。

    “经过军区党委会研究,今后的干部任用必须做一个大的调整,县长、县书记一级开始,不得由当地人出任。我知道某些人还是会有对策,你提拔我的人,我提拔你的人。你们也不用高兴太早,调查局就盯着这件事。”

    秦朗说道这儿,对着罗荣点了点头。

    罗荣一脸严肃地说道:

    “同志们,最近纪律委员会李馨竹书记约谈了不少人。有些人两进宫了,还觉得很有面子,对外宣称纪律委员会也不过如此!

    政府、军区对纪律问题天天抓,结果有人天天犯。本来还以为政治部工作不到位,结果越做工作,有些人越嚣张。

    今后绝不姑息,达到那条就执行那一条,降级、双规、双开,严重的枪毙。”

    看着两个主管严峻的脸色,会场里的气氛瞬间凝重。

    谁不知道秦朗抓纪律最严,一旦在他手底下犯错,绝对是要罪加一等的。

    而罗荣脾气就好得太多,有时候求求情还能重新发落。但现在看来,纪律问题是把他给逼急了。

    这时候,李玉波却突然开口了。

    “秦司令的意见是进行一次整风,我也觉得有必要整顿一下。某些人现在是无组织无纪律,甚至机密文件的内容都敢散布。

    前次秦司令的分析被人泄露,给苏区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影响,甚至一度陷于被动之中。这次又有人泄露了我们库存的消息,苏联的谈判代表居然有我们准确的库存数量!”

    会场瞬间就沸腾了,虽然说苏联是老大哥,但这内外总有些区别。如果这些情报被鬼子获取,苏区的损失是无法估量的。

    李玉波摆了摆手后说道:

    “同志们,情况相当危险啊!我军枪支、炮弹的数量,研究、开发中的武器,甚至花大价钱从欧美购买的技术,居然历历在目。如果不是调查局的同志在最后关头把它们截下来,那么冀察绥苏区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听到这话,会场里变得激动起来。

    “这他娘的是谁,胳膊肘还敢拐到这个地步!”

    “得了什么好处,这杀头的生意也敢去做!”

    “缺了大德了,拿咱们的东西去换取官帽子!”

    秦朗轻轻敲了敲桌子,会场立刻又变得鸦雀无声。

    “大家都是工农党的一员,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应该由总部机关决定,由各级苏区的党委会决定。窃取机密的这个人,什么好处都没要,甚至和任何人没有关系。

    不过,他可是大义凛然啊!要我把这段时间缴获的钱物,甚至手里的土地都交给苏联管理。

    人,我就不处理了。既然涉及到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的同志就必须给我一个答案。本来都是工农国际的成员,相互支援也是应该的。光明正大的和我们谈就好了,这偷偷摸摸的算什么意思。

    可最后的结果很让我们吃紧啊!

    那个人竟然是倭国潜伏进来的特务,名义上要把情报送到苏联,实际上是要出卖给倭国的野心家。而且这其中还有一个组织,上层潜伏在工农国际,下层在各苏区都有。所以,我们要进行一次整顿,确保不发生类似的事件。

    李玉波同志,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处置,一定要和林薇同志做好沟通。”

    听到这句话,李玉波的眼睛一眯。

    “请秦司令放心,保卫局是红军的盾牌、也是红军的利剑,会把所有的黑手都斩断掉。”

    秦朗点了点头。

    “敌工部的工作最近开展不是很顺利,有些人和刚才那位牵扯太深,你去把担子挑起来。先进行最严厉的审查,一旦有可疑的情况,必须让当事人作出说明。”

    “是!”

    看到这一幕,原来的冀察绥干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是才从湘赣过来的干部,脸色却变得极为严峻。

    他们盯着秦朗的一举一动,就怕漏掉了什么。

    “同志们,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面临着重重困难。也只有大家把心用在一处,才能度过险境。至于那些总喜欢朝秦暮楚的、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现在走还来得及。

    如果选择留下,可以找李玉波同志汇报,我们会酌情处理,党的方针首先是治病救人。倘若还是我行我素,我也绝不会手软,到时候谁也不要埋怨我的心狠!”

    会场里再一次喧哗起来。

    “支持秦司令,我也最恨那些吃咱们的饭,砸咱们的锅那些人。”

    “他们吃的是洋面包,咱们吃的窝窝头,吃着吃着,吃出优越感来了!”

    “洋面包我也吃过啊!不觉得比窝窝头好……。”

    秦朗又敲了敲桌子。

    “有些话我不能说、也不想说。前段时间咱们和鬼子血战,第一战,十五个旅的伤亡过半,第二战又是伤亡过半。

    咱们打仗靠的是什么?苏区的老百姓!

    现在很多人家都成了烈属,害得我都不敢上街。看了那些白布条,我觉得心里疼,碎了一样的疼!

    可是除了他们以外,还有谁帮助过我们?最困难的时候,连贸易都断绝了。”

    秦朗说道这里站了起来。

    “这次整风要统一一个认识,什么是内、什么是外!不搞清楚这一点,咱们的革命还要有更多的波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