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4、祭天
    一夜的风将云彩吹的干干净净,如今红彤彤的太阳挂在天上,预示着今天是个好日子。

    “皇上,吉兆啊!天高日朗、海晏河清,这预示着我大金有国万年、万万年!”

    “今日万里无云,神州为之涤荡,不日我大军必饮马长江,破乱臣贼子于南都。吾辈幸甚、天下幸甚!”

    “倭人以日为国旗,今天一轮红日当空,此辅佐我皇屹立于宇内之兆。奴才有幸得附龙鳞,不胜惶恐!”

    这一句句的话,听得溥仪是心花怒放。脸上故意做出来的镇定,早已经抛到九霄云外。现在换了副笑脸,颇有些仁君的意思了。

    “诸位爱卿谬赞。此次朕重登皇位,乃是皇军之功劳也。如今他们还在追击乱匪,我等必怀感激之心,入神庙祈祷之!”

    只是溥仪刚要离开时,却被一个倭国顾问伸手拦住。

    “皇帝陛下请移步更衣,换海陆空大元帅服,入天照大神神社祈祷!”

    溥仪的脸上的喜气慢慢的褪去。

    “你说什么?”

    那个倭国顾问冷冷回答道:

    “请您去天照大神神社,为我阵亡之将士举行慰灵仪式!”

    溥仪也冷冷的回答道:

    “倘若我不去呢?”

    那个倭国顾问笑道:

    “最好还是去一下,否则我怕有不忍言的事情发生。也许是皇后,也许是你的族人,或者是您……。”

    溥仪气得脸都青了。

    “我要去宗庙祷告天地!”

    倭国顾问不屑的说道:

    “慰灵之后,皇帝陛下想做什么都可以,请往这边来!”

    溥仪冷哼了一声。

    这个慰灵仪式,之前并没有任何人透露口风,看来是鬼子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神社里已经摆了无数的白瓷瓶子,应该那些被打死的倭军士兵的骨灰。

    跟在身旁的婉容一下就靠过来,小声说道:

    “陛下,我怕……!”

    溥仪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安慰,谁知道耳边却出现一个训斥般的声音。

    “八嘎,这些英勇的士兵,是为了皇帝陛下的疆土而牺牲的,他们会保护满洲国到海枯石烂。但是你们竟然敢污蔑,这些无比勇敢的武士。我需要你们道歉!”

    “快些跪下道歉,否则帝国的武士是不会饶恕你们的。”

    “皇帝陛下,你太失礼了!”

    看着那些面目狰狞的鬼子军官,溥仪觉得自己快站不住了。他只觉得膝盖一阵阵的发软,偏偏就是跪不下去,因为腿早已经僵直了。

    “咔咔咔!”

    只有上下牙不受控制的敲击着。

    “八嘎!”

    听到屋子里的一阵纷乱,土肥原贤二大吼了一句。

    虽然溥仪只是一个傀儡,但也不能欺负得太狠了,如果他闹着逊位的话,满洲国就成了国际上的笑柄。

    “皇帝陛下是尊贵的人,请如仪祭奠即可!”

    听到这句话,溥仪才恢复了几分正常,他颤抖着手拿起了桌上的一柱清香。

    不过土肥原贤二的心,却没有在溥仪身上。

    昨天石原莞尔的一句话,惊出了他的一声冷汗,不过将参谋军官召集在一起时,才发现长春的距离,已经在红军轰炸机的航程之外。

    虽然他是松了口气,但心里却忐忑不安,甚至今天的仪式也有些心不在焉。

    “礼成!请皇帝陛下移步太庙,祭天……!”

    溥仪听到这句话,急匆匆的出了神社。

    登基大典的时间是有严格的规定的,一旦错过就可能从大吉变成不吉。

    而祭天更是一个最关键的步骤,如果出了什么差错,就代表自己并没有得到老天的认可。

    想到这些,溥仪着急的问道:

    “快,快,还有多少时辰?”

    跟随的一个官员,立刻回答道:

    “陛下,还有十分钟,还来得及!”

    溥仪不禁松了口大气。

    只要不耽误祭天什么都好,只是……。

    “皇上您身上还穿着,陆海军大元帅服!”

    “啊!”

    溥仪发出一声惊叫,但是现在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完了,完了!”

    这一次祭天大典,宫里准备的是乾隆爷穿过的龙袍,谁知道被那个倭国顾问一搅合全都乱了套,但总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换衣服吧!

    溥仪咬牙切齿的说道:

    “穿着这身祭天!”

    高台上,已经摆放了香案,只要等人念完祭天文,再将香插到炉中就能成礼。

    只是溥仪的手才碰到香柱时,就听到一声怪啸。

    “呜!”

    似乎是洪荒巨兽在喘息,似乎是传说的神龙在哀叹。但所有的猜测结果却变成四个字。

    “空袭警报!”

    “呜……!”

    声音越来越响。

    “嗡、嗡!”

    很快,就有十几架战斗机腾空而起,他们派成一个个的人字形后,急急忙忙的朝着西面飞去了。

    溥仪擦了擦汗。

    冷不丁的他看到桌上沙漏中,细沙快速的流淌着,都快消失一半了。

    这时候也顾不上什么礼仪了,他大声喝骂道:

    “快念啊!”

    “是、是!”

    负责念诵祭天文的那个大臣,吓得腿都软了,半晌哆哆嗦嗦的打开了手里的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祭天的礼仪是规格最高的,圣旨就必须用到这八个字。

    但是那个大臣念到这儿,却像坏了的留声机一般。

    “曰……,曰……!”

    曰了白天,就是没有曰出个下文来。

    “快跑啊!”

    就在下面的遗老遗少面面相觑的时候,那个大臣干脆把手里的圣旨一扔,扭头就往台下跑去。

    遗老遗少们惊愕的抬头看了一眼,也发出了惊声尖叫。

    “快跑啊!”

    只见十多架飞机恶狠狠的扑下来。

    “快……,快!”

    看着那灰色的涂装,溥仪就知道这不是倭国的飞机。而这个时候杀出来的,不是乱匪还有谁。

    但在这个时候,他的腿早吓软了,根本就没有力气逃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飞机直扑而来。

    “陛下,快走!”

    忽然,一个彪悍的身影冲出来。他一把将溥仪扛在肩膀上,又拉住婉容的手,急急忙忙的朝着一个高台跑去。

    所有人都在惊慌失措时,只有婉容的脸在发烫。她看了一眼面前那个魁梧的身躯,又羞涩的低下头了。

    在这一刻,她更希望混乱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