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6、不同的面孔
    看着火光冲天的长春,溥仪在痛哭,土肥原贤二在狂笑。

    “朕的祭天大典啊!”

    一颗炸弹直接把土台子炸没了,飞溅的泥土沙石,还要了几个遗老的命。现在白色的被单盖在吉服上,显得格外的讽刺。当白色被鲜血染红以后,就让人呼吸不畅。等到苍蝇打转时,不少人都吐出来。

    但是溥仪却无动于衷。

    这辈子,他已经摔倒了几次。但这一回,却是最接近成功的。哪想到已经站到了门口,又被一堆炸弹给崩了回来。

    “朕的宗庙哎!”

    祭台被炸掉也就罢了,大不了再修一个。

    宗庙被炸掉就难辞其咎。

    里面的神主牌位,可是经过高僧大德开光的。正准备向祖先们展现子孙显达的时候,居然被燃烧弹给毁了。

    等到大火熄灭时,什么都已化为灰烬了,甚至连装饰的金粉都烧成一团。

    “下去扎草人,那个孙大麻子用枪刺五百,青狼刺一千!朕的登基大典啊!”

    看他哭得滴泪横流,旁边的几个遗老再也看不下去,赶紧让人把他搀走。毕竟跪在地上陪哭,也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

    远处,土肥原贤二却在疯狂的笑着。

    “石原,你个马鹿!还真被你说准了,那个赤军头目真的把飞机飞到长春,给我们那些疯狂参谋们上了一课,世界上还有更加疯狂的家伙。”

    石原莞尔摇了摇头。

    “你是个聪明人,飞机飞到这个距离上,光靠疯狂是不够的。他们肯定使用了高科技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是什么新型的发动机?”

    土肥原贤二一下子止住笑声。

    “不可能,他们的发动机一直都是美洲虎。”

    近段时间的战斗,红军空军的飞机也经常被击落。每一次陆航的军官们都会做仔细地检查,发现了对方使用的发动机并不是什么先进的型号。

    石原莞尔说道:

    “那么会不会是超前的设计?那个赤军头目是个聪明的家伙,他肯定会有秘密手段的。”

    土肥原贤二沉吟了一阵后说道:

    “他确实对飞机做了不少的更改,增加机枪的口径,或者增加机枪的数量,甚至还换装过其他型号的发动机。可以说他的工程人员,已经吃透了这架飞机的技术,下一步会怎么发展我们不得而知,我一定要把他消灭掉,不然就会被他消灭掉!”

    石原莞尔冷冷的一笑。

    “这么说来,你还是不了解这个对手!既然他碰得到长春一次,就会碰第二次。等我们拿下赤峰以前,还是不要让那个木偶出现。万一赤军的运气好,你的运气就变得糟糕了。”

    土肥原贤二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我会慎重考虑的。现在神社供奉的骨灰已经没有了,他们是被神风所感召,在天国护卫我们的千秋帝国。看来要给天皇陛下写一封信,称颂这次的神迹。”

    石原莞尔脸上露出了鄙夷的神情。

    “装神弄鬼的我不擅长,你想怎么做就去吧!不过我觉得东北三省已经平定,那么视线就要转到南方。尚海也已经停火了,我们应该和国民政府媾和。最好是提供给他们武器,让他们对付赤军。”

    土肥原贤二细细的思索了一下,脸上立刻露出笑容。

    “石原你说的没错,我们就是应该给那些支那人枪炮,这样可以得到大量经费开发新的武器,等到他们自相残杀得差不多了,就进入山西,看看有没有你说的石油。”

    石原莞尔极为自负的说道:

    “我说有那就一定会有,支那人没找到是技术太差而已。只要有了石油,帝国就不用再生存在恐慌之中,我们甚至不用惧怕西方国家的制裁。”

    土肥原贤二说道:

    “我们首先要在东北进行仔细的勘探,毕竟苏联的远东地区是发现石油的。如果运气好一些,我们找到大油田的话,帝国的千秋伟业就成功一半了。”

    石原莞尔笑了一下后说道:

    “海军的马鹿比我们更着急。不过这就更好了,他们的钢铁巨兽少造几艘的话,步兵就有钱更换武器,也就不用消耗那么多的石油。对了,我听说大本营决定在抚顺搞一个煤液化的工厂,投资要到一千八百万日元以上,年产量可以达到一千四百万捅。”

    土肥原贤二却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

    “英国根本就不想技术转让,德国也拒绝了我们的要求。现在只能靠那些科学家解决问题,可能十年、也可能二十年。如果真的可以合成燃料,我们的重心就能放在东北三省。”

    石原莞尔恶狠狠的说道:

    “希望吧!如果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就能将东北的钢铁,变成飞机坦克,然后也狠狠的炸那个赤军头目一次,不,要轰炸一百次,我要让他连一个狗都不敢在路上奔跑。”

    他们一边交谈着、一边离开皇宫。根本就没注意到,旁边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女子。

    “姐,你来这里干什么,不是说不参加今儿个的大典吗?”

    看着那两个倭军大人物走开,装着一身礼服的金羽铭大惊小怪的说道。

    金羽婵拍了一下她的脑袋。

    “还不是怕你和老爷子出什么事!他呢?”

    金羽铭看左右没人,三下两下把礼服脱了,然后扔到一边。

    “跑回家了,比兔子还快,这会儿不知道那个姨娘怀里找安慰呢!还是你男人生产的衣服好穿些,那劳什子的破玩意,又重又丑的。”

    金羽婵又拍了她的脑袋一下。

    “早就跟你们说过,别惹那个姓秦的,看看吧!整个长春炸得乱七八糟的,再来几次不烧成平地才怪呢!我刚刚听到谁在号丧,哭得那么难听?”

    在妹妹面前,金羽婵就自然多了,根本没有了往日的拘谨。

    金羽铭却赶紧堵住她的嘴。

    “可不敢乱讲,刚才是陛下在哪里哭呢!别说,和号丧生意的老太太有一拼,又拍大腿又抹鼻涕的。”

    金羽婵又拍了他一下。

    “你才少乱说呢!我觉得这兆头不好,兴许咱们的陛下就没那皇帝命。你现在岁数也大了,再待在长春恐怕别人要打主意,要不去花旗国怎么样?大不了我央求一下某个人。”

    金羽铭眼前一亮。

    “姐,我觉得这飞机不错,要不我去学学?到时候逃跑,咱们也跑得快一些!”

    金羽婵点了点头。

    “就这么定了,从今天起咱们和那些人划清界限,不当卖国贼!

    出门在外的,不要还当自己是小姐。做人要低调,要好好的读书,将来做个有用之才。我也想想办法,这一路到处都是百姓的尸体,如果鬼子继续南下,咱们华夏真的要倒大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