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7、指点一只耳
    轰炸效果一般。

    波泰兹飞机有限的载弹量,在挂了副油箱之后,只能挂60公斤炸弹两枚。虽然取得一定的效果,但主要是精神层面。

    现在长春的鬼子是一日数惊,甚至看到飞鸟都会胡乱开枪。

    在一旁的一只耳猜到他的心思。

    “司令,新式飞机的研制已经提上日程,不过意见并不统一。”

    少帅在筹建飞机场的时候,也招募了不少航空专家。他们分别来自不同的国家,因为学的理论不尽相同,设计理念就五花八门。现在相互争执着,差点大打出手。

    这让一只耳十分为难,毕竟那些专家都是大知识分子,批评谁都不好。

    秦朗思索了一阵后说道:

    “让他们先组成各自的设计小组,然后将空军的设计要求发下去。三个月之内进行评审,挑选出最合理的设计,然后让飞机厂进行试制。

    战斗机有几个要点一定要注意,第一定目标不能好高骛远,跟上世界主流最好,跟不上一些也不要紧。

    第二火力要强、速度要快。我们的战术是打了就跑,一锤子的买卖就要打得猛,跑的也要快,最好让别人撵不上来。

    第三是防护,咱们培养飞行员,那都是黄金堆出来。三两下被谁打死了,不用谁去找设计师的麻烦,我直接拿枪跟他讲道理。

    轰炸机分为战略、战术轰炸机,以及用于前线支援的强击机,具体的要求我已经写了详细的说明。轰炸机最关键的是瞄准具,要安排人手去开发。航空通信也是重中之重,这个在指导意见里面就有,你要仔细领会。”

    说的这些都是绝密,不到那个层次是绝对不可以接触的。

    只是一只耳又无奈的说道:

    “牛鼻子,我实在干不了这么一摊子。每天光是看报表,脑袋都变成轴的,你干脆让我去管一个兵工厂算了!”

    秦朗笑道。

    “在湘赣兵工厂的时候,你难道还下机组开机器啊!不都是找熟练的工人生产么?咱们冀察绥苏区有的是人才,就看你怎么用了。再说具体的管理咱们有制度,你照着执行不就完了。”

    一只耳思索一阵后说道:

    “得去找罗政委了,他可是人事口的大管家,怎么也得给重工业部派些干部过来吧!”

    秦朗说道:

    “我只管物资供应,怎么操作就凭你们的本事。学学别人路金波,轻工业部这一个月的毛利润已经达到3千万大洋。重工业部的几个企业,投入那么多资金,现在却天天报亏损,要设法扭转这些局面。”

    手里的几个工厂还受陷于技术和设备,无法进一步进行精加工,而生产的产品主要是军用,就不会产生什么利润。不过这些情况,要在将来逐步改观。

    一只耳为难的说动啊:

    “咱的文化跟不上啊!那些什么资料又都是洋文,看都看不懂又怎么做事。”

    秦朗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牛,你的心眼太实。看不懂洋文去找情报室,他们一定会让你了解的。再说林薇正在组建商务部,以后具体的情报,能详细到市场上的鸡蛋价格,有了那么高的操作空间,你还怕亏本吗?”

    一只耳依旧是愁眉苦脸的。

    “你这是赶鸭子上架!我都不懂这些技术,还怎么去指挥别人,就拿刚刚组建的几个设计室来说,光是底盘就有五六种,有8轮、4轮、15吨履带还有摩托车、雪橇车,我哪能管得下来啊!”

    秦朗哈哈一笑。

    “谁让你去管啊!你只要记住一点,怎么把钱花到正确的地方。15吨履带是军区急需的装备,你就要提高他们优先度,尽可能的满足他们的需求。雪橇车的需求不是很大,你就要减少它的投入。

    大家经验都不足,或者你吃不准的时候,就要组织专家进行论证。工艺简单、短期能大规模生产的就是首选。结构复杂,维修困难的一定要淘汰。”

    一只耳脸上很快露出笑容。

    “哎,还是你的脑子好使,我好多次都摸到门边上,就是没摸到这个诀窍。

    司令,最近坦克设计小组也是不可开交,前段时间坦克一营在进攻时,被鬼子的炸药包炸了,结果很多坦克的焊缝开裂。

    经过技术组的研究,发现是技术不过关,以及焊接材料落后所致。他们提出的解决方法是,改进技术和进口新的焊接设备。

    但是另一个小组不干了,批判说这是铺张浪费,如果使用铆接生产工时是上去了,可是生产价格却能大幅降低,现在架都吵到了我哪里,你得帮我断一断这事。”

    秦朗笑着说道:

    “如果能使用新的生产工艺,那就一定要使用。铆接是有技术成熟的优势,但是结构脆弱,而且装甲还要打孔。现在二十多毫米还不打紧,以后提升钢板厚度的话,那个工时就会无限的延长。所有焊接绝对是未来的方向,这毋庸置疑。

    老牛,我听人说过一句话,买来的技术永远都是落后的。所以你手头的技术人员,一定要想办法开发新的技术。别人进一步,我们就要跟一步。从遥不可及,到望其项背就是胜利!”

    一只耳又看了一眼秦朗,除了这家伙的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深邃以外,别的并没有变化。

    他看了一眼周围,并没有别的人跟着,就小声说道:

    “牛鼻子,跟你在一起,我他娘的总觉得不对。跟你这熊玩意说话,老子总觉得师父还活着,这膝盖阵阵发软的,有种下跪的冲动!”

    秦朗哈哈笑道:

    “那还不赶紧煮一碗面条,孝敬为师!”

    一只耳伸出自己的小手指头,勾了几下然后说道:

    “想都别想,一会儿去食堂吃饭得把饭费结了,咱家大业大开销也大,可不能把钱花在你们身上。”

    秦朗啐了一口后骂道:

    “奶奶的,当了半天顾问,连半个大洋也不给我,你自己瞅瞅还是人啊!我是看出来了,都是跟着孙瘸子那王八蛋才学坏的,今天这顿咱们去红11军团吃,这家伙不掏出二两猪油,把另一条腿也打折!”

    一只耳笑道:

    “吃大户哟,赶紧走,赶紧走!”

    秦朗一笑,顿时觉得心情好了不少。

    “打孙瘸子的秋风,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