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7、牵挂
    家,

    是避风的港湾!

    但在更多时候,

    男人却不能做躲避的航船。

    他们必须用自己的身躯,死死的抵御着袭来的暴风骤雨,

    否则整个港湾都会毁灭掉。

    “嘀嘀!”

    车就停在天津管委会的门口,看到林薇出现时,秦朗按了几下喇叭!

    愕然抬头的一刻,林薇脸上先是茫然、瞬间变成喜悦,最后却羞涩起来。

    手不停的揉着自己的衣角,就是不肯走过来。

    “哎,林薇,时间不等人啊!在不过来,我可就要大喊大叫了。”

    此时正是下班时间,工作人员们都在往外走。听到那个声音时,所有的人都惊讶的转过头去。

    当他们看到秦朗时,又会心的笑起来。

    林薇的脸红了,她转身就想往回走。

    没想到的是,曾小茵居然拦住了去路。

    “林主任,秦司令在那边叫您呢!再不过去的话,他可真要大喊大叫了。”

    听着这调侃的声音,林薇只能把脸捂住。

    她快步走到秦朗的车边,拉开后座的车门就坐上去,然后用焦急的语气说道:

    “快走快走,不然别的同志会有意见的!”

    谁知道秦朗并没有发动汽车,反而推开车门走下去,然后对着工作人员喊道:

    “我接你们林主任去吃饭,诸位有没有意见?”

    工作人员们立刻笑着说道:

    “没有,一点都没有,哈哈哈!”

    听到这一阵笑声,林薇更是不敢把手放下了。

    “没有,我就走了,拜拜,明天见!”

    秦朗笑呵呵的坐回去,很快将车开到街上。

    “想吃什么?这个月我发工资了,整整六十个大洋呢!”

    林薇急急地用车窗帘遮住自己,然后从后面抱紧了他。

    “我……,我以为……,见不到你了!”

    秦朗微微一笑道:

    “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

    林薇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进攻那支苏联军队,不要说是她。就是得到消息的罗荣,也觉得心惊肉跳,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

    在战斗结束时,他们是松了口气,但很快的,心又悬起来。

    怎么样善后也是个棘手的问题!

    它就像是扔到水里的炸弹,表面似乎风平浪静,但谁知道会在什么时候爆炸呢!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良久,林薇才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你回来就好!”

    虽然新疆的战事早已结束,但是秦朗一直留在那边,筹备炼油厂的事宜。这让军区的几个领导人都在提心吊胆,就怕苏联单方面采取行动。

    秦朗笑道:

    “那边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以后咱们的油料就不成问题了。

    你都不知道,那些苏联的同志干劲有很大,生生修了这么一条管道出来。

    就在昨天,炼油厂也出了油。就是那些帝国主义不厚道,卖的设备生产不出高标号汽油。

    还好陈嘉庚先生的面子广,生生从南洋的荷兰石油公司,挖了几个华人工程师出来。一到新疆就搞技术改革,最迟半年咱们也就能生产……!”

    他的话没有说完。

    因为背后的可人儿,正在低声的抽泣,嘴里还喃喃自语道:

    “你回来就好,你回来就好……!”

    秦朗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臂。

    “我又食言了,说好要照顾你一辈子的,现在却总是让你牵挂!”

    没想到的是,林薇居然捶了他几下。

    然后用怨愤的语气说道:

    “秦朗,你该不会是后悔了?”

    秦朗哈哈一笑。

    “我看见了,哭得跟大花猫一样,还不赶紧拿手帕擦擦。你现在可是天津城权力最大的人,一举一动无数人盯着呢!”

    林薇赶紧把头底下,等拿出小镜子时,他发出一声惊呼,然后拿手帕,认真的擦着脸上的泪痕,等一切收拾停当后,她才说道:

    “西伯利亚军区一直都在加紧操练,几次派兵从边境过去,他们是要展开行动吗?”

    秦朗笑道:

    “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已经出乎了某些人的预料。为了推卸失败的责任,他们需要制造摩擦。

    但是咱们的军队集结在迪化,边界口岸上的全是工人,这就无法挑起事端。而且内务人民委员会也盯得死死的,某些人自然不敢再做手脚。

    现在一遍遍的演习,就是想增加我们的心里压力,一旦有什么过激的行动,就会被他们利用!”

    林薇不无担忧的说道:

    “倭国在华夏的力量越来越大,加上扶持的伪满,在东北他们有了将近五十万人军队。其中三个师团正在内蒙和我们对峙,其余的正在南下。热河方面,张少帅已经准备撤军,到时候唐山必然成为前线。”

    秦朗笑着说道:

    “东北有这么多的鬼子,你说是我伤脑筋,还是斯太林同志伤脑筋?”

    林薇想了想,脸上浮出几分笑来。此刻,她眼眸中还泛着泪水,更是让人怜爱。

    “秦朗,我今天就想吃你做的菜!”

    秦朗痛苦的拍了拍脑门。

    “我的天,楚瑜,我可不想落下一个罪名!”

    “什么罪名啊!”

    “谋杀!”

    林薇听了,又使劲捶了秦朗几下。

    “不行,把车停到菜市场,我要吃鱼,我要吃鱼!”

    秦朗哭笑不得道:

    “楚瑜,你不能这样啊!我是怕把厨房烧起来,到时候还得加一项纵火的罪名。”

    林薇却继续说道:

    “我不管,我不管,今天必须你做饭。”

    秦朗把手举起来。

    “好好!哎,找一个笨婆娘日子就是不好过。”

    林薇却惊呼道:

    “秦朗,你的两只手举着,谁在开车?”

    秦朗才反应过来,他气急败坏的吼道:

    “楚瑜,交通肇事罪,破坏公物罪,你是主谋,我只是从犯!”

    林薇哈哈笑起来,她指着前面说道:

    “那边是一个菜市场,今天就到那里买菜!”

    秦朗无奈的停下汽车。

    好在如今的天津城,穿中山装的男男女女多起来,所以也就不怎么引人注目。

    “我要这条鲤鱼!”

    “老板,萝卜怎么卖?”

    “把肉拿上,鱼不许掉了。”

    看着林薇兴高采烈的置办则食材,秦朗脸上露出了笑容。

    “平平淡淡才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