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21、陕安的瘟疫
    “霍乱!”

    听到这两个字时,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去年,陕安渭南等地只是小规模爆发鼠疫,百姓就死伤不少,直到冬天才算平复下来。

    大家暗呼侥幸的同时,也巴望着今年是个好年景。

    谁知连日的阴雨,陕安又遍地的洪涝。

    还没有商议出一个处理的章程来,又传出恶疫的消息,而且在几天之内,就已经漫延出了几个县。

    昨天上报说死了几十人,今天就成了三百多。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数字不准确,真实的可能在十倍甚至百倍。

    西安绥靖公署主任杨虎成,默默地看着电报,他浓密的眉头已经皱成了一团。

    良久,他才说道:

    “虎疾流行,民生凋敝。还请诸位拿个法子,不然陕安一省,恐怕无人能够幸免!”

    幕僚中,立刻有人站起来。

    “主任,咱们的头上还有常委员长,这时候也该给他伸一下手了。还有在北平的张副委员长,他可是咱们的顶头上司!。”

    杨虎成冷冷的说道:

    “现在是火烧眉毛,跟他们伸手简单,批下来就难了。而且运到陕安,最少也得两到三个月。恐怕到那个时候,你我都已经埋进土里了。”

    那个幕僚听出了话语中的怒气,正准备补充时,又一个幕僚急匆匆的闯进来。

    “主任,大事不妙啊!渭河流域鼠疫重新流行,已经有了蔓延之势,周边县乡纷纷上报,如今死亡已经三千人!”

    “什么?”

    听到这句话,屋子里的人一下子跳起来。

    真是屋漏连着雷阴雨,一个霍乱已经让人无比慌乱,再加上一个鼠疫,谁还抵挡得住啊!

    杨虎成一拍桌子站起来说道:

    “什么话都别说了,咱们从几个方向同时来。一、赶紧给南都、北平发电,让他们尽快进行援助。

    二、让各路贤达踊跃捐款,咱们得学学冀察绥的乱匪,把所有的资金使用公开,杜绝贪污等等问题。另外发动乡人,让他们进行宣传。

    三、清点手头的财物,留下必要的部分外,其余的全用在救灾上。成立专门的防疫处,由杨鹤庆先生主持,要钱给钱,要人给人。谁敢刁难半分,别怪我手狠!

    四、通知……,通知冀察绥的秦匪。西北虎疾流行,可能会遍布四方,希望他们提早防治。”

    这一番话才说出口,幕僚们不禁大惊失色。

    “常凯申、张汉卿对陕安一直虎视眈眈,如今制下恶疾流行,他们会不会趁虚而入。一旦他们用兵,我等又如何防备?”

    “不说常、张二人,西北秦匪大胜倭军,如今声望日隆,又与张汉卿交好。倘若他们挥军南下,我部数十万大军恐怕不是对手啊!”

    “主任,陕安民生凋敝、经济困顿,这笔钱本来是要扶持农工的,要是用在救灾上,以后又该从哪里出钱?”

    说到这儿,所有的幕僚异口同声的说道:

    “还请主任三思啊!”

    杨虎成来回踱了几步,脸色却变得无比的刚毅。

    “杨某刀客出身,一向标榜孝义,今日掌控陕安一省,又怎敢有所忘却。前岁陕安之饥荒,百姓十不存五,如今尚未得到休息,虎疾、鼠疫又联袂而来。

    此事吾辈若袖手旁观,百姓必然死伤狼藉。灾后十七路军亦不能立足于此地,又该向何处发展?”

    幕僚们思考了片刻之后,说道:

    “陕甘一体,甘苏一省也定是疾病流行。恐怕那个秦匪也手忙脚乱,不如我们袭入内蒙,截断他们七寸。然后又往晋西、豫南、冀北发展。就算常、张二人追究,我们亦可用虎疾为推脱。”

    杨虎成摇了摇头。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再采取军事行动,疾疫必然随之流行,到时候不但是陕甘,恐怕会流布天下。

    由绥靖公署下令,陕安一省百姓不得随意逃荒,违令者斩。各县必须投入最大的财力、人力进行救治。军队亦不可置身事外,于今日起加强各关卡守备。一旦有人不听号令,可以先斩后奏!”

    幕僚们齐齐的叹了口气。

    “主任,咱们知道您以孝义治理陕安。不过今日已经是穷途末路,再以这一套为由,则未免迂腐。还请您三思而行,一失足必成千古之恨。”

    杨虎成还是摇了摇头。

    “杨鹤庆先生早年留学倭国,是医术高明之辈,让其火速赶到西安,尽快部署防疫之事。”

    幕僚知道不可再劝,相互对视了一眼,后齐刷刷的说道:

    “既然主任坚持,吾辈自觉形秽。今日就辞去参议一职,还请您批准。”

    杨虎成轻轻一笑。

    “既然诸位去意一定,杨某也不勉强,如果今后有缘,还请诸位辅佐。”

    看着那些幕僚离开的背影,杨虎成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瘟疫就像是洪水猛兽,一旦袭来极难防备。这并不是钱可以解决的,必须要购买特效药品才行。

    “主任,天晴了,天晴了!”

    这时,一个副官兴高采烈的说道。

    天气晴开,陕安算是少了一重的磨难。只要专心对付霍乱、鼠疫就好。

    只是在瞬间,杨虎成的脸色却变得无比苍白。

    报告中说过,阴雨天气,温度较低,瘟疫传染反而会受到制约。如果天气晴朗,疾病反而会加快传播的速度。

    “快,加急发电给杨先生,务必于今日返回西安。”

    说到这儿,他又大声说道:

    “设法留住那些参议,钱、官只要能满足,杨某绝不吝惜。”

    这样大的事,如果没有人协助处理,根本就忙不过来。

    不过那个副官出去了几分钟以后,又立刻跑回来说道:

    “主任,那些参议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了,甚至您给的路费他们都没有拿。”

    “什么?”

    杨虎成发出一声惊呼。

    那些幕僚在陕安等地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旦他们离开西安,那么全省都会陷入混乱,如果百姓纷纷外逃的话,封锁计划就执行不下去。

    “拦住他……,算了!等着杨鹤庆先生吧!”

    杨虎城说完,颓然的坐倒在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