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22、带头打医生
    六月二十日。

    武威。

    肆虐的霍乱如同一头凶狠的猎豹,在人们反应过来之前,它已经吞噬了无数的人。

    金昌告急、武威告急!

    “司令,人都朝着张掖涌过来了,我们在山丹建立了临时医院。已经发现了霍乱病人,唐思哲同志正领着防疫组的同志全力治疗。”

    就在年前,杨虎成派遣心腹大将孙蔚如,率部进入甘苏。他击败老西北军雷中田部后,夺取兰州城。

    但就在5月中旬,南京国民政府却宣布“军民分治”,任命邵力子为省政府主席,贺耀祖、孙蔚如等人为省政府委员。

    谁知道位子还没有捂热乎,就出了这样的大事。

    甘苏省比陕安穷困,加上内部派系过多,根本就没有办法组织救灾,短短的半个月,整个甘苏南部都已经成了霍乱疫区,现在正朝着北部蔓延。

    “山丹的情况怎么样了?”

    秦朗揉了揉额头,符云青去了花旗国一个来月,现在却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购买药物的事也就没有了下文,这让整个冀察绥苏区陷入了极其危险的境地。

    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将各部队的军医、医务兵和医学院的人全都调出来,将逃难的百姓阻挡在山丹地区。

    同时规定了严格的防疫条例,并在所辖地区进行卫生大检查。

    正是有了这些措施,霍乱才没有传进冀察绥苏区。

    “噗、噗!”

    因为鬼子使用过毒气弹,冀察绥军区成立了4个防化营,谁知道这么快就派上用场。

    穿着白色防化服,并带着防毒面具的他们,已经成冀察绥的阴影。

    虽然负担的只是喷洒石灰水的工作,但已经被传说得无比恐怖,以至于小孩子见到就哇哇大哭。

    当然这也有一个好处,就是没有人敢掉以轻心。

    “司令,山丹的情况很糟糕,医生可能不够了。有些家属和防疫组的人发生了肢体冲突,有几个医生受伤了。”

    值班参谋的话音未落。

    “啪!”

    秦朗一拍桌子站起来。

    “这件事怎么处理的?”

    值班参谋被吓了一跳,但立刻回答道:

    “甘苏管委会的同志去做了安抚……。”

    秦朗喝道:

    “什么时候我们的工作变成和稀泥了,如果是医生的责任,那也应该由纪委的同志去处理。如果是那些病人的责任,就必须按照法律条例处罚。”

    说到这儿,他冷冷说道:

    “去把负责处理的人给我叫……。不,我现在就去管理委员会了解情况。”

    甘苏管委会就在张掖城,隔着军区两公里的距离,开车几分钟也就到了。

    “听说秦朗司令员要来开会。”

    “这段时间风高浪大,他肯定要重视。”

    “别是咱们哪有做错了吧!”

    就在会场中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秦朗快步走进会场,只是他看到这么多人,眉头不由得一皱。

    “怎么回事?”

    值班参谋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我只说您要过来了解情况,没想到会是这么大排场。”

    就在这时,管委会主任笑嘻嘻的走了过来。

    “秦司令莅临管委会视察,是我们的荣幸,所以组织了一下,请您说几句话。”

    秦朗点了点头,既没有表示同意,也没有表示反对。

    他随着一个工作人员,做到了主席台上。

    看人都来得差不多了,管委会主任赶紧坐到秦朗身边,酝酿了一下情绪后,大声说道:

    “同志们,过去的1931年,我们历经了无数的磨难,但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甘苏在近代就是一个贫穷的省份,交通不便,经济落后。但是这段时间的工作,我们流转了这个局面。

    这都是上级领导指挥得好,是我们有了主心骨,今后要……。”

    谁知道话没说完,就听到身侧传来一声爆响。

    “啪!”

    紧接着,就看到秦朗站起来。

    “军区召开党委会,包括是我,发言都限制在五分钟以内。你那些拍马屁的话,留着做梦的时候说。”

    “是,是!”

    管委会主任脸都吓白了,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秦朗冷冷的一笑。

    “别的工作我不问,防疫做得怎么样?”

    管委会主任赶紧回答道:

    “各乡村都派了人,每两个小时用电话汇报一次,目前没有发现任何疫情。”

    秦朗又问道:

    “前几天是谁去山丹处理医患纠纷的?”

    这时,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站起来说道:

    “报告司令是我!”

    秦朗点了点头。

    “你是怎么处理的?”

    那个青年立刻激动的说道:

    “我们的医生太不像话了。那些病人已经痛苦不堪,他们也不使用药物,一个劲的就让病人喝淡盐水。那玩意……。”

    秦朗冷冷的问道:

    “看来你是一个懂医术的人?”

    那个青年怔了一怔,小声说道:

    “我是学文学……,并不懂医术!”

    “啪!”

    秦朗又一拍桌子。

    “你不懂医术,去那边瞎指挥什么?这个暂且不提,那些病人家属攻击医生的时候,你在干么?”

    那个青年气鼓鼓的,但他并没有说话。

    这时,下面有人说道:

    “他在鼓动那些家属,要打死不为百姓服务的人!”

    秦朗气得脸都青了。

    “好,你做的很好。”

    那个青年一梗脖子说道:

    “秦司令,这件事我也没做错。医疗组长唐思哲,在我去的时候正在睡大觉,下面的人就只会使用淡盐水。本来病人就拉得不成样子,再喝淡盐水不是要命吗?

    管理都管理不好,给他们一个教训又怎么样。那个唐思哲我抽了她几嘴巴子,旁边的群众都说好呢!”

    管委会主任冷汗都下来了。

    “别说……。”

    秦朗抬手指着他的鼻子说道:

    “让他说!”

    那个青年冷笑道:

    “这种不为百姓做事的人,就应该枪毙掉。什么法律,什么程序完全不必要,直接枪毙掉,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有谁敢那么做。”

    秦朗点了点头。

    “你下去是坐车吧!”

    那个青年有些愕然。

    “是!”

    秦朗说道:

    “我接到的报告,唐思哲同志已经是三天四夜没有睡觉了,你下去之前刚刚晕倒在现场。而使用淡盐水,是因为苏区没有药物治疗,不让病人补充足够的水分,他们会衰竭而死。”

    那个青年惊愕道:

    “啊!”

    秦朗冷冷一笑。

    “好一个为百姓出头清官。现在你给我站到外面,三天四夜敢动一下,我就按你说的,直接枪毙!”

    说到这儿,他扭头对着管委会主任说道:

    “你很会用人!”

    看秦朗快步走出会议室,值班参谋快步跟上。

    “秦司令下一步我们去哪里?”

    “去山丹,我亲自向唐思哲同志道歉。”

    管委会主任听到这话,一下坐在地上。

    “完了,这次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