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25、你们的命不值钱
    “砰、砰、砰!”

    几声枪响,纷乱的场面立刻恢复了平静。

    所有的人恐惧的看着冒烟的枪口,生怕它指向自己的脑袋。

    平静间,一个声音从铁皮卷成的喇叭里穿出来。

    “吃老子的饭,就得听老子的话。再瞎咧咧,一个个的拖出去枪毙!”

    不过这恶狠狠的话语,却让百姓们的心踏实了。

    红军长官和别的老总不一样,说话、做事永远都和颜悦色的,但这却反而让人们觉得不真实。就生怕他们是假意推脱,然后把百姓们抛弃掉。

    可听到骂声就不一样,这说明那些长官还愿意管着自己。

    “一个个的都排好队!”

    “长官训话呢,蹲在地上想吃枪子啊!”

    “都不许说话,违反军纪会被赶出去。”

    人群中的一些老者,自觉地维护起秩序来。刚才还乱七八糟的局面,立刻就得到改观。

    秦朗将手枪擦回腰间。

    “怎么来到这里的,自己心里头清楚。官府不把你们当人看,把大城市围起来就不管了,想靠过去求援就等着吃枪子!

    死的人多了,活着的就得跑,不然也只能病死!但背井离乡的人命贱,贱到死了都没有地方埋。这一路上臭气熏天,野狗吃尸体吃得眼睛都红了。”

    听到这番话人群中传出“嘤嘤”的哭泣声。

    良久。

    有人问道:

    “长官,那有什么法子,天灾人祸的!”

    秦朗扫了一眼周围,大声喝道:

    “你们就没想过改变一下吗?看看自己,看看婆娘,看看娃娃,一个个蓬头垢面的,和路边的乞丐一样。但你们还不如他们,别人拿个碗要饭,不给也不会纠缠。你们可倒好了,吃老子的饭,还要砸老子的锅!”

    听了这番话,人们都把头低下了。

    “不说话了?刚才喊打喊杀的劲头哪去了?陕甘是出好汉的地方,我们英勇的红军不少战士就是陕甘两省的,跟凶残的鬼子战斗,眉头都不皱一下。怎么到你们头上,就成了拉稀的怂蛋!”

    人群里有人忍不住了。

    “长官不要埋汰人,要不是家里有病号,大家都着急上火的。”

    秦朗哈哈一笑。

    “脸皮绷不住了?老子画了区域,还搭建帐篷让你们居住,当时说好不准随意走动,谁遵守了?还和我们的战士吵闹不休!怎么,觉得红军不会杀人是不是?”

    说到这儿,他用轻蔑的语气道:

    “自个儿盘算一下,那条小命够不够子弹钱!别摇头不说话,给老子一个答复!”

    人群中立刻传来中气不足的声音。

    “不够!”

    秦朗又说道:

    “不够啊!你们也知道不够,怎么就忘了廉耻?现在你们吃不吃的饱肚子?”

    人群里的人小声的回答道:

    “吃得饱!”

    秦朗大声吼道:

    “吃不吃得饱肚子,敢不敢大声点回答!”

    人群里几十个青壮立刻吼道:

    “回长官的话,我们吃得饱肚子,长这么大头一回吃饱饭!”

    “哈哈哈!”

    听到这句话,人群中传来一阵笑声,只是里面有太多的辛酸和无奈。

    秦朗点了点头。

    “做家长的难不难过?种一辈子地,连自己的孩子都吃不饱。而那些没有长大的呢?病死、饿死,还有是你们亲手溺死的,现在想想难不难受?”

    笑声又被哭泣声所取代,只是所有的人都在用眼睛看着秦朗。

    “长官,那要我们怎么办?”

    秦朗说道:

    “遇到老子,是你们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因为我这个造反的土匪手里缺人,太他娘的缺人了!但是花钱雇你们,老子又觉得亏本!”

    听到这话,刚才压抑的气氛又活跃起来。

    “长官是开玩笑吧!咱们一个个都有把子力气,只要您雇佣绝对挣钱,那能亏本啊!”

    秦朗不屑的说道:

    “大话谁不会说啊!你们先瞅瞅自己,一个个瘦骨嶙峋的,风沙大点都能摔几个跟头。这也就算了,看到吃的还走不动路。一盆老玉米下肚,还要跟老子要第二盆。这特娘的比牛还能吃,甚至让老子怀疑你们八辈子都没吃饱过。”

    “哈哈!”

    秦朗的话被被一阵笑声打断了,他摆了摆手会场再一次安静下来。

    “别笑,知道现在粮食什么价码?南都、尚海一个大洋换五斤麦面,这周边就更别提了,一个大洋就两烧饼。你爱买不买,不吃饿死。”

    人群里有人大喊道:

    “长官,这个价是十天前的,现在两个大洋一个烧饼!”

    秦朗说道:

    “听听,你们谁值两个大洋?站出来,让老子瞅瞅!”

    “哈哈!”

    “不敢站出来了吧!现在地主家招工,一天两顿稀的,干的是牛马活,动不动就要挨打。摸摸自己的良心,咱们红军打过谁?倒是我们的医生挨你们的打,这是人该干的?”

    听到这句话,有人大喊道:

    “长官,我不是人,那天是打了一个医生。”

    “我也踢了一脚。”

    “我没敢打,吐了口水。长官,您就惩罚吧!”

    秦朗摆了摆手。

    “这件事是我们的工作不到位,因为进来的人太多了,第一天二千人,第四天就已经突破一万,现在山丹总共有十万人以上,后面还有更多的人会来。

    我们没有预计到这个局面,造成了人手不足,耽误了一些患者的治疗,在这里我给大家道个歉。”

    看着秦朗深深弯下的身体,人群骚动起来。

    “长官,你可是咱们的活菩萨,可不敢受这礼!”

    “赶紧跪下,不然要折寿哩!”

    “长官,您就吩咐吧!刀山火海,皱一下眉头,我们就不是汉子!”

    秦朗直起身子说道:

    “都是爹生娘养的,有我吃的一口,就不会让大家饿肚子。规矩必须严格遵守,不让大家走动,是为了防止疾病传染。随地大小便的,会招惹来蝇虫。乱喝生水的,就会拉肚子。挨着一样,就是死路一条。

    等一下,我会让军医给大家涂一些特效药,但是这要有灵性,脏了吧唧的,不遵守条例的,药效就没了。

    还有,我们会挑选积极分子,优先给咱们做事,希望大家抓住机会。今年是瘟疫,谁知道明年啥情况。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啊!”

    人群中的老者们赶紧说道:

    “长官,我们一定遵守规矩,不遵守的不用您处理,我们教他怎么做!”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您就瞧好吧!”

    “……。”

    就在人们群情激奋的时候,符云青着急地说道:

    “我的天爷,这里几万人,我药不够啊!”

    秦朗拍了拍他的肩膀。

    “让人给他们涂掺酒精的墨水,记住用棉球,十个人换一个!”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