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35、不一样的赤军
    服部卓四郎趴在远处的山岗上,哪怕是躲在草丛当中,身上还披着伪装网,但他依旧不敢动一下。

    赤军的狙击手太厉害了,一旦发现带着军刀、短枪的人就会射出子弹。

    如今除了找死的新手以外,军官几乎都不敢拿指挥刀了。还有一些人干脆背上三八大盖,甚至连军衔都用泥巴涂住。

    “阁下小心,赤军狙击手现在有一种大口径狙击枪,一发……。”

    话没说话,就听到怪异的啸声飞扑而来。

    山下一个背着望远镜的人,霎时间就只剩下一半,血肉骨骼迸射出两丈多远。

    “嘶!”

    看着这情景,服部卓四郎倒抽了一口凉气。

    而旁边的几个参谋咒骂起来。

    “八嘎,赤军马鹿!”

    “那些混蛋不会用的是炮吧!”

    “可能是打大象用的猎枪,我在英国当武官的时候,看那些英国贵族使用过。”

    听到这句话,所有的人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脑袋。

    赤军真是丧心病狂,连打大象的武器都拿出来了,往后谁还知道他们会用什么。

    “阁下,撤退吧!昨天一个步兵大队已经全体玉碎,估计赤军要反击了。”

    昨天的偷袭是一场灾难,行动被狡猾的赤军发现了。蒙受重大损失后,部队只能后撤。

    但是参谋们并不甘心,他们躲在一个山岗上观察,试图发现对方的秘密。

    此时山下的战场上,还散落着一些掩护部队。正是他们引来了鲨鱼一样的狙击手,现在连爬行都得小心翼翼,否则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嗡、嗡!”

    天空中,那个让人恐怖的机群又出现了,所有的人再次发出咒骂。正是因为它们的存在,炮兵现在只能躲在地洞里,只有在轰炸间歇才敢使用。

    “为什么我们的飞机老是打不赢?陆军如此,连不可一世的海军航空兵,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服部卓四郎小声的说道。

    旁边一个参谋用无奈的语气说道:

    “该死的赤军一直在改进飞机,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做到的,带着炸弹还能增加航程。空技厂的人都要被逼死了,但是没有人做得到。潜伏进去的人也被他们的保卫局干掉,现在真的是无计可施了!”

    服部卓四郎看着天上的飞机,果然连战斗机也挂着炸弹,看他们飞行的方向应该是赤峰,他喃喃道:

    “那个秦朗是哪里冒出来的,从那个军校毕业,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一个情报参谋回答道:

    “谁也说不清楚,反正一下就出现了。当时在冀北活动的密探,都报告说他是一个普通土匪,谁知道露出獠牙才知道是一头吃人的狼。”

    服部卓四郎也沉默不语,就算现在他都还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昨晚上的战斗实在是让人触目惊心。

    机枪、迫击炮就没停过,比皇国的军队用的弹药量还多。

    “他们那个碉堡确实是个好东西,防守的时候绝对会给敌人一个深刻的印象。”

    战争本来就是拉锯战,一方流的血多了,就会被另一方消灭。昨天皇军的尸体已经铺满了绿色的草地,现在就该是对方进攻了。

    在身后一公里的地方,皇军已经构筑了坚实的阵地。只要赤军发动进攻,就会撞到那一块巨石上。

    “特殊部队准备的怎么样了?”

    服部卓四郎小声的问道。

    作战参谋小声说道:

    “已经在赤峰集中,并做好了战斗准备,就等着敌人出现。阁下,是不是撤退了,我们在这里已经很久了,那些狙击手难说已经发现。”

    服部卓四郎说道:

    “不用,赤军要动手了。”

    此时太阳还没有升起,但天色已经大亮,相信不久,赤军的陆军就会渡河了。

    “还好有一条河流,对方的坦克部队无法直接进攻,否则我们部署在前方的那个联队恐怕又要玉碎了。”

    “还有支那人的四个旅在附近,实在不行把他们扔下,我们迅速撤到赤峰。”

    “赤峰早就被赤军炸成了废墟,现在地雷都没有排完,还不如退回通辽。我就不明白,上面的是不是猩猩,打张汉卿不好吗?非要跟赤军死拼!”

    可就在他们侥幸有河流阻挡的时候,耳朵却听到了一阵发动机的轰鸣。

    “轰、轰!”

    两辆没有炮塔的坦克,从赤军的阵地中缓缓的开出来。车身上码放着圆圆的一大捆东西,看上面有点点的锈迹应该是钢铁吧!

    “这是什么东西?”

    就使是服部卓四郎自诩见多识广,也不知道它是什么。

    “轰、轰。”

    一辆坦克的车身后冒出了一股浓密的黑烟,接着它上面的那一捆东西被缓慢的放下。

    瞬间所有观战的参谋都惊呆了。

    “用钢材铺路,这些乱匪怎么想到的!”

    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那条钢铁之路已经出现在眼前。哪怕就是在固执的人,也不得不叹服。

    服部卓四郎惊讶的说道:

    “我们要重新评估面前年的对手,这根本就不是土匪能想得到的,他们后面是不是露西亚?”

    皇国使用机动车辆都是小心翼翼,一旦油料超出限额,就会被军需官臭骂。但是赤军从来没有担心过油料问题,飞机、坦克那一样不是用油驱动的,但奇怪的是天津港从没进口过。

    他不禁暗衬道:

    “难道在西北,赤军找到了石油?”

    走神的时候,有人断然说道:

    “不可能,露西亚的都是棕熊脑袋,他们怎么可能想到这些。”

    不过服部卓四郎却一声断喝。

    “后面的是什么?”

    又是一辆没有炮塔的坦克,上面装载着两根粗大的钢梁,也不知道用来干什么。

    “轰、轰!”

    哪辆坦克沿着铺好的道路来到河边,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两根粗大的钢梁竟然立起来。然后随着角度的增加,它自己的拉开了。

    一瞬间,服部卓四郎惊呼道:

    “架桥车!”

    架桥车在世界大战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不过是向前推出的,和这个折叠的完全不一样。

    “砰!”

    随着一声闷响,钢制的铁桥已经被放下。另一架铺路车迅速开过去,看着放下的钢板。

    服部卓四郎叹了一口气。

    “我们面临的是全新的对手,让联队快速撤退,扔下支那人殿后。”

    一队坦克的身影已经出现河边,只要通过钢架桥它们就会展开,后方的联队就会面临灭顶之灾。

    “下面掩护的部队怎么办?”

    服部卓四郎无奈说道:

    “让他们为天皇陛下精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