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37、遭遇反水的马老五
    “我们不接受投降!”

    在华夏当汉奸的成本太低,先跟各路鬼子吃香的喝辣的,等到他们不行了又一脚蹬开。

    往日的人人喊打的汉奸,摇身一变成了英雄。

    继续高官得坐、骏马得骑。出卖国家、残害百姓的事,当然是一笔勾销,再也得不到追究。

    否则上位者就是刻薄寡恩、就是过河拆桥。

    有鉴于此,秦朗根本就不给汉奸部队机会。对于他们这些为虎作伥的人,只有一条出路。

    死亡!

    “轰、轰!”

    坦克发动机再次发出轰鸣。

    “装甲一营进攻!”

    红军除近卫一旅外,只有红112旅改编成重装部队。下辖两个装甲营、两个机步营,每营是四个连的编制。

    一连、二连的二十辆坦克排成一个个品字阵后,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冲去。其余的两个连在左右两边排成斜行纵队,将履带式装甲车包围在中间。

    重装部队优先换装了32式突击步枪,所以机步营的每一个班降为九个人。

    “嗡嗡!”

    在坦克部队的上空,3架轰炸机排成人字形,急速的从头上掠过。

    它们是用波泰兹轰炸机,改装成的强击机。用机腹下挂载着6枚25公斤航空炸弹,提供近距离的火力支援。

    因为在重要部位加装了装甲,飞行性能有所下降,为此又更换了马力更强劲的发动机。并把原来两挺7.62毫米机枪,换成12.7毫米口径的。

    看到这场面,马老五当时就瘫了。

    他的部队虽然没有挨炮弹,但两条腿,又怎么跑得过……。

    “一、二、三、四、五。”

    马老五数了一下坦克的轮子,然后一拍大腿号哭道:

    “娘哎,老子两条腿怎么跑得过五个轮子啊!”

    看到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样子,手下群匪更是六神无主。

    “这可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脚底下抹油呗!别往城里头跑,咱们就往山里奔,宁可打家劫舍,也特娘的不当狗汉奸了。”

    “打家劫舍的红军爷爷也不饶,鬼子、棒子过来的百姓不少,以后咱们就做他们的生意了。”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马老五手下就跑得差不多了。

    他悄悄往左右看了一眼,脸上露出阴沉的笑容,嘴里还自言自语道:

    “人多了老子反而不好跑,现在就辛苦诸位弟兄替五爷挡子弹了。”

    谁知刚站起来,腿上就挨了一枪。

    马老五发出一声惨叫后,立时倒在地上。接着眼角的余光,他发现了凶手。

    “老二,老子对你不薄。没义气的东西,竟敢暗算……!”

    二当家“嘿嘿”笑着走过去。

    他手里的那支二十响正大张着机头,手指头还紧紧的扣在板机上。

    “大当家的,这支枪还是您从天津花200个大洋买的,咱不能用它干掉您,否则关二爷一刀下来,这脑袋也保不住。”

    张掖造二十响是秦朗鼓捣出来的玩意,在原来的十响毛瑟基础上做了一定的更改,就投放到市场上。

    虽然价格不便宜、但射速快、火力猛,也深受各色人等的好评。尤其是劫道的土匪,腰杆上不挂一支的话,连“匪生”都觉得黯淡无光。

    正是因为他们的大力“宣传”,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二十响就威名远扬。甚至连少帅的部队也装备不少。

    不过张掖造使用的是9毫米子弹,和原装进口的并不兼容。这又淘汰了大量的的原装十响毛瑟。对此秦朗推出了三换一的方式,将原装枪一一回收,改一改又投放到市场上。

    “只有把生产的武器,卖到自己敌人手里的军火商,才是一个合格的军火商!”

    当常凯申的小舅子也来购买二十响的时候,秦朗却发现事态刹不住车。

    此时,一船一船的德国造快慢机,也已经不远万里的运到华夏。如果秦朗退出这个市场,钱就被德国佬挣去。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高价格、减少产量。不过张掖造的威力大、质量好,反而被炒得更高了。

    看到这支枪时,马老五不敢动弹了,他用哀求的语气说道:

    “老二,我可经常请你吃饭,咱们还一起上过胡同,可不能黑吃黑啊!”

    二大家冷笑了几声。

    “吃饭倒是不假,去胡同的时候你上的可是头牌。老子也就还吃过你的屁胡,废话甭说了。”

    他伸手解下了马老五的手枪,那可是青石造的M1911,市场上300大洋的好货色。

    掂了掂枪之后,二当家又一脚将马老五踢得趴在地上,将他后腰的一支花口撸子也抽出来。

    “大当家的行头不错,里外里的就要一千大洋!”

    说完他又伸手抓起,大当家腰间皮质褡裢,一抖就知道什么东西。

    “这些小黄鱼,就当是弟兄开柜,大当家送的贺礼了!”

    马老五泪都来了。

    “老二,哥哥待你不薄,做事不用那么绝吧!这安家费您也……。”

    话没说完,只见二当家已经一溜烟跑了,只是嘴里的话却顺着风飘来。

    “马老五,就不用什么安家费那么麻烦啦!您下到阴曹地府以后,缺钱了就给弟兄托个梦,金库银库、元宝银两的管够啊!放心,您的妻子女儿,弟兄我勉为其难,就替您照顾喽!”

    马老五欲哭无泪。

    这当儿遇到反水,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他也想站起来跑路,不过张掖造二十响威力太大,两条腿都给废了。

    “哎啊!”

    稍一动作,马老五扯到痛处,不禁大叫起来。但现在情况危急,面前就是钉板,也得滚过去。

    他咬着牙快速的向前爬着。

    眼前的石头不停的抖动,仿佛是被镇压的怪兽,马上要从冲破地表一般,这让他更是惊恐万状。

    “我再也不当汉奸了,再也不当……。”

    就在追悔莫及的时候,天忽然黑下去,诧异的一抬头。

    “嘭!”

    脑袋竟然撞在一块铁板上。

    “换啦哗啦!”

    只见五个轮子,从身边快速的驶过去。

    马老五这才发觉,自己居然被压到坦克车下面。一瞬间,他发出惊恐万状的叫声。

    才驶过去一辆坦克,紧接着又来了一辆。开坦克的王八蛋,可没有减速的意思。不断变换的方向,正是对着自己压过来了。

    “啊!”

    马老五慌乱的躲避着,兴许是过于紧张。大烟瘾居然提前发作了,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啊!”

    但就是这一秒钟的疏忽,已经有什么从自己的身上压过去。陷入黑暗前,他忏悔般的说道:

    “我再也不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