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44、夜袭松津丸
    “邵副司令,军区密4号令!”

    脑勺而然的抬起头,此时他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凝重。

    战斗了这么长的时间,以密级下的命令并不多。前三次行动都是惊世骇俗,不知道这次又要消灭哪一方的力量。

    “针对开拓团展开军事行动!”

    脑勺一下愣住了,为什么是开拓团?

    虽然倭军给那些平民配发了武器,但用特战分队去对付他们,是不是有些杀鸡用牛刀的意思?

    “邵副司令,军区司令部还发来的一份档案!”

    “档案!”

    脑勺更是摸不着头脑。

    这一段时间的战斗,特战队员的消耗不小。为了弥补缺额,他一直在青石基地,与陈大牛、石娃等人,培训从老兵中挑选出来预备人员。

    而根据军区的要求,两栖作战队员也开始训练。从湘赣苏区调来的谢石头,现在就负责这一块。

    “原来如此!”

    看了档案之后,脑勺终于知道秦朗的意图了。

    近一个月来,鬼子在玄龙江、吉宁两省的部分地方,不断的驱赶东北的百姓,以方便他们进行殖民。而这个过程中,发生了屠杀惨案。

    而秦朗的办法一如既往的简单,那就是杀回去,于是就有了这次行动。

    脑勺看了一下桌上的简报后,冷冷的说道:

    “告诉谢石头,两栖特战大队准备好了就出发。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是!”

    两栖特种作战是一个新的课题,可以说西方国家中也是一片空白。在没有经验借鉴的时候,只能靠自己一点一点的摸索。

    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个难题,张掖送来的那些设备该怎么用!如潜水衣、氧气瓶等。

    这里面最复杂的,大约是那台潜水器。它是以电池驱动,可以携带一个特战分队,以5节的速度,航行40分钟。

    设备还在试验或者熟悉当中,真正形成战斗力,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接到命令的谢石头有些惊愕,毕竟队员们还没有训练好,但命令必须执行。

    “大队长,我们用什么方法靠近那一艘客轮?”

    根据线报,运送开拓团成员的客轮,会在今天经过渤海海域,他们的目的地是大连。先在这里熟悉气候以后,再乘坐火车北上。

    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别的几个港口都不太安生。安东自上次大爆炸以后,码头损毁严重,至今都没有修复。而锦州周边海域,都在红军海航的打击范围内。

    但是大连却不一样,红军的轰炸机够得着,但战斗机就勉强了。而且鬼子加强了防空力量,为炸这样一艘客轮损失飞机,根本是得不偿失。

    “用快艇!”

    海军有从花旗购买的快艇,重约60吨,速度能达到45节,航程接近800海里。原本是要在上面安放鱼雷的,但目前还没有谈妥,只能作为训练将使用。

    涂装什么的都没有变,和天津那些英美富商驾驶的差不多,所以鬼子也没放在心上。

    这期间,唐山造船厂也进行了仿制,不过那质量跟狗屎一样。船开出去就漏水,没淹死人已经谢天谢地。

    “多装一些油,争取航程能达到1000海里,所有队员携带好枪械,并多带炸药。”

    “是!”

    夜,漆黑如墨,虽然没有雷鸣电闪,但所有的星光都隐没在阴云之后。

    快艇疾驰,将墨晶般的海面,划开了一道洁白的浪花。

    海风吹拂下,泡沫又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下午收到了侦察渔船的电报,根据他们测算的速度和角度,应该就在这附近了。”

    在茫茫的大海上寻找一艘船,绝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有侦察机还好,毕竟飞得高看得远。海面上搜索得看运气了,擦肩而过都发现不了,也不是不可能的。

    “前面有灯光!”

    这是快艇艇长大声喝道。

    所有的人心中不由一缩,附近的船只不少,就不知道这艘船是不是。

    “右满舵,全速前进!”

    在艇长指挥下,快艇迅速的接近了那一艘客轮。负责瞭望的船员,大声说道。

    “松津丸啊!”

    谢石头猛地一拍巴掌。

    “是它!”

    随着鬼子征兵华夏,国内的客、货轮几乎都被征用了。如今它们上面不是运载的武器,就是军人。

    “放橡皮艇!”

    两栖大队装备了充气橡皮艇,速度能达到40节,航程大约20公里左右,是特种作战不可或缺的装备。

    今天的作战无法使用狙击手,所以只直派7个人上去。

    “这是一艘普通轮,关键点大家都知道了。无论如何要把炸药安上去,就算是死也必须将它引爆,明白没有?”

    “是,保证完成任务!”

    看着远离的橡皮艇,快艇艇长不禁想到。

    如果自己装备了鱼雷多好,两发……,不……,只要一发,这艘客轮就会被送进水晶宫。

    “嗡!”

    发动机高速旋转着,它推动着橡皮艇以最快的速度向前滑去。

    为了不被敌人发现,橡皮艇从客轮的尾部靠过去。在一片雪白中,没有人觉察出他们的行踪。

    “咚。”

    一个磁铁扶手吸附在客船的船体上。

    当橡皮艇固定住一刻,一支榴弹枪发出了闷响。发射药爆发的力量,将一支铁锚送了出去,很快勾住了轮船的栏杆。

    一个特战队员灵巧的攀爬上去,只是露头的瞬间,他又赶紧缩回身体。

    “叽里呱啦!”

    原来是个倭国船员在大声的怒骂着,似乎是受了什么气,如今正在发泄。

    瞬间他看到了什么,瞪着眼睛就朝着抓钩走去。

    “砰!”

    随着一声轻响,他的脑袋上出现了一个孔洞。双目瞬间失去了神采,整个人立刻向后倒去。

    “唰!”

    尸体并没有落在地上,而是被一只手抓住,然后猛力一拉。

    “哗!”

    漆黑的水里立刻多了一朵白色浪花,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喳喳!”

    听到那两声水鸟的鸣叫,其余的特战队员又顺着绳索攀爬。

    上到甲板的时候,谢石头往左右扫了一眼,伸手指着自己的左侧。

    哪儿是轮船的机房入口,进到里面就能下到锅炉间。

    只要在两个锅炉正中,放下8公斤的塑性炸药,这一艘船就会在爆炸中折为两截。

    就在他们把手搭在门上时,机房的门居然自己开了,紧接着就听到一声惊叫。

    “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