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45、杀
    谢石头一把卡住那个人的喉咙,惊叫声瞬间掐断。

    “砰!”

    脚下猛地一用力,肩膀就撞在那个人的胸口。

    “噔噔噔!”

    那个人连连的后退,直到后背撞在板壁中,巨大的力量震得他身上的骨头都断了。

    谢石头掐着他的脖颈,使劲的往下一压,那个头颅狠狠撞在旁边的的栏杆上,瞬间就瘪了下去。

    随后跟进来的特战队员,端起了手里突击步枪就是一个点射。

    “砰砰砰!”

    房间里一个发愣的鬼子应声而倒,身上血流如注。

    “嗬嗬!”

    整个人抽动了几下,再没动静了。

    “安全!”

    房间里塞满了包袱,应该是用来放行李的。

    谢石头踢了一脚身边的尸体,果然有首饰等等物件散落出来。

    “原来是两个贼!”

    第一小组顺着楼梯慢慢的向下走去。

    普通轮是这个船型的名称,因为设计得成功,各国是纷纷仿制,特战队员见得多了,自然就很熟悉。

    “嘘!”

    排头兵忽然举起右手,所有的人立刻半跪在地上。

    “咯吱!”

    就在这时左边的一个舱门忽然打开了,一个人从里面探出了脑袋。

    “砰!”

    一发手枪弹瞬间穿入头颅中,只是尸体还没有倒下,就被狠狠一脚踢回房间里,紧接着两名特战队员也冲进去。

    “咚!”

    随着房门的掩上,耳朵里只有发动机嗡嗡的声音。

    “妈的!”

    特战队员出来的时候,小声骂了一句。

    谢石头探头一看。

    一个女人半靠在墙上,衣服已经滑到腰部。头颅的弹孔中,血液如泉水般的流出,将瓷白的身体也弄成鲜红。而在另一侧还有个男人倒在地上,身上是一丝不挂。

    “晦气!”

    有人低声骂道。

    这些鬼子也太不讲究,什么地方都能乱搞。

    “嘘!”

    谢石头摆了一下手,周围立刻静下来,他做了个前进的手势。

    第二组的三个人随即走在前面。

    只是在转角时,却听到如雷的鼾声,二组组长探头一看,只见一个硕壮的鬼子兵在哪儿打着呼噜。

    他做了个手势,一个战士快步向前,他的双手一拉,就多了一根钢丝。

    “唰!”

    那个还在酣睡的鬼子,只觉得脖颈处一紧,脑子里就穿来阵阵的眩晕。

    他的双手使劲的抓挠着,但窒息的感觉却越来越浓烈,很快肺部就有种碎裂的疼痛。

    “呜呜!”

    他的喉咙里传出一个怪异的啸声,接着双腿乱踢了几下,整个人的脸色就变成铁青。

    “噗通!”

    松开手时,那具健硕的躯体软软的倒在地上。

    “砰!”

    但他的太阳穴上,依旧被狠狠的踢了一脚,骨裂声让人的心不由得一颤。

    “哈哈哈!”

    这时,前面却传来一阵笑声,特战小组的人立刻散开了。

    “叽里呱啦!”

    “哈哈哈!”

    只见三个面色赤红的家伙走了过来,手里还各自提溜着一个酒瓶子,也不知道说着什么,但慢慢的都是兴奋。

    “哦!”

    这时,其中一个只觉得嘴被捂住,还在诧异的时候,后背传来一阵刺痛,紧接着胸前透出一点寒光。

    他只觉得力气在飞速的流逝,头重的头抬不起来了。

    “唰!”

    一柄匕首被拔出来,瞬间血腥味弥漫开来。

    “放里头!”

    旁边的房间里,摆满了各种工具,很快几具尸体就被扔进去。

    “真沉,这家伙不会是个相扑手吧!吃得又肥又大的,看这家伙也差不多。”

    谢石头踢了他一脚。

    “就你话多,走了!”

    普通轮的这些地方,应该是闲人免进的,谁知道居然人来人往。

    “都机灵点,这艘船加塞了不少人!”

    鬼子的货轮除了开往欧美的之外,能开往华夏的就不多。而这段时间,鬼子需要运输的又太多,只能是拼命的往船上装。

    “散开!”

    前面就是船员舱,因为他们经常的要换班。所以睡得都很警觉,并不好对付。

    而普通轮的船员标准是60人,但倭国人缺乏资源,客货轮使用的是煤炭锅炉,所以人就多一些,大约在80左右。

    “嘘!”

    刚刚才走了几步,就看到排头兵举起自己的右手,所有的人正准备警戒时,他却猛地往前冲了几步。

    “砰砰!”

    他右手的手枪,发出两声轻鸣

    “咕咚!”

    然后就听到什么倒地的声音。

    所有特战队员,霎时将手里的枪,对准了身边的每一道舱门。只要有一点点异状,他们就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呼呼!”

    寂静中,能听到的只有粗重的呼吸和狂奔的心跳声。

    谢石头轻轻一挥手,特战队员们蹑手蹑脚的往前走去。

    只见一个鬼子军官倒在地上,心脏的位置出现了两个洞孔。

    看着他手里握着的那支张掖M1911A2,所有的人都觉得后背发毛。

    只要排头兵的动作慢上半拍,行动就会暴露。

    谢石头捏了一手的汗,他扫了一眼前面。

    只见走道上还摆着几架高低床,还有人在哪里聊天。

    “一组,下床两个,二组上床三个,远处那个我来!”

    “3!”

    “2!”

    “1!”

    “打!”

    “砰!”

    哪怕是装了消声器,所有的枪声叠加在一起,还是让特战队员的后背透出了冷汗。

    “噗通!”

    床上的那些人动作停滞了几秒,然后同时的扑向地面。

    “嘀、嘀!”

    血珠一点点的落在地上,虽然轻微但却让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排头兵快速移动到哪儿。

    “砰!”

    一个还在抽搐的躯体上,很快就不在动弹了。

    “安全!”

    “轰、轰!”

    通道的尽头是一扇门,打开之后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只见七八个锅炉工正在汗流浃背的往炉膛里铲煤。

    “砰砰砰!”

    枪口闪烁的焰火中,那些肮脏污秽的躯体扭曲着,纷纷摔倒在地上。

    到处都是血就使穿着作战靴,也不禁打滑,但没有人在意这个。

    谢石头来到普通轮最薄弱的地方,他用力一拉扯起了一块舱板。

    “炸药安装在这里,用两个定时器,药量提高一倍!”

    “是!”

    塑性炸药是化工厂新弄出来的东西,因为可以捏成各种形状,受到了各方各面的好评,尤其是特战分队的人,每次出任务都会带上几块。

    才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炸药已经安放到位。

    “撤!”

    记过船员舱时,有人在门外摆了一个阔剑,以防船没被炸沉,这些船员进行扑救。

    “唰!”

    所有的人划到橡皮艇上,松开绳索后立刻离开了货轮。

    没人知道定时器什么时候会响,现在要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逃离,否则当了鬼子的殉葬品就悲剧了。

    “哗!”

    橡皮艇在海面上画出了一道雪痕。

    几分钟以后,他们看到了黝黑的快艇。

    “快走,快走!”

    橡皮艇还没挂稳,谢石头就大声的喊道。

    “嗡!”

    快艇的速度立刻被加到最快。

    就在这时,海面忽然亮起来,紧接着一个巨大的火球出现了。稍纵即逝的的光线里,只见船头船尾都翘起来,然后慢慢的沉到水里。

    没有人欢呼,所有的人都紧张的看着脑袋上。

    “往左!”

    “呼!”

    一块巨大的物体,夹着啸声砸下来。

    “哗!”

    “快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