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三章 朱由校的反击
    信王?

    后来的崇祯帝朱由检!

    朱由校一想到是自己这位皇弟要谋害自己,就不由得苦笑起来。

    虽然他不了解晚明天启年间的历史,但对崇祯朝的那些事儿倒也知道不少。

    朱由校不由得喟叹一声,自己这位刚愎自用,猜忌多疑又不敢担责任的皇弟果真是一急于求成之人,要不然在他当皇帝以后也不会因为袁崇焕一句五年可平辽就急不可耐的相信了袁崇焕。

    如今,更是连当个皇帝都这么心急。

    除此之外。

    朱由校不明白,自己在位七年为何没有子嗣,临了还不得不立自己的弟弟继承皇位。

    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蹊跷,或者说自己这位皇弟从一开始就暗藏不可告人的野心。

    朱由校不敢在往下想,宫廷斗争自古就是血雨腥风,兄弟阋墙如家常便饭,他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保住自己性命。

    只要保住自己性命,自己就还是大明朝的皇帝!

    东林党成员,太常寺卿郑三俊走了过来,手里的红丸药通体血红,朱由校知道只要自己服下去,就绝对会一命呜呼,然后大明朝正式进入崇祯纪年,自己将以一个昏君的名声流传千古。

    按照史书记载,朱由校是服用了尚书霍维华进献的药丸,但现在进献的人却是由霍维华变成了郑三俊。

    图谋不轨的人也由史书上记载的魏忠贤变成了朱由检。

    这些清朝人的史书是怎么写的,全写错了!

    朱由校现在恨不得把史官全抓起来杀了。

    那两个小宦官已经把手伸到了朱由校面前,正要掰开朱由校的嘴,而面容狰狞的郑三俊也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朱由校想也没想就立即起身拔剑然后果断刺入面前那尖嘴猴腮的小宦官的胸膛。

    噗呲一声!

    这小宦官满脸惊愕的看着朱由校,他没想到这已经奄奄一息的陛下居然还能起身,并如此迅速的拔剑刺杀自己。

    但他现在已经来不及后悔了,朱由校作为一个熟稔解剖的外科医生,很准确的刺进了这小宦官的心脏,这小宦官直接倒在了地上。

    一旁的郑三俊愣了片刻,他也没想到天启皇帝朱由校居然还会起身杀人!

    就在他愕然之际,朱由校已经毫不犹豫的拔出长剑,果断的朝郑三俊劈来。

    一道闪电凌空劈下,郑三俊的头颅也跟着落在了地上,鲜血狂飙,他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尖叫,乾清宫外的侍卫都没反应过来。

    那颗红丸药已经掉落在地上,滚进了血泊中,顷刻间,鲜红的血就融化了红丸药并开始凝固变成黑色的血团。

    朱由校知道,这是蛋白质遇到剧毒时变性失活的表现,如果他服用了这颗药丸的话,不知道会有多么痛苦。

    可恨!

    “陛下!”

    那有些小胖的小宦官浑身颤抖的跪在地上,看着朱由校。

    朱由校举起剑来,指向了他的喉咙。

    按理说,这小宦官和他们是一伙的,斩草要除根,自己要想平安活到明天,就不能留有活口。

    但这小宦官却还算是忠心未泯,还帮自己办了一件事,自己直接就这么杀了他,是不是也太残忍了些。

    说到底,自己还是下不去手!

    刚才若不是求生心切,他还真做不到连杀两条人命,现在想起来,都还有些紧张。

    “念在你替朕办了一件事又是被迫的份上,朕先不杀你!“

    朱由校收回了宝剑,但就在这时,殿外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就听一人说道:“里面好像有动静,柳百户,你进去看看,郑大人把事情办好了没有!”

    ”不好!忘记了,这乾清宫外的侍卫已经不是自己的人,这些人一旦看见自己还活着,只怕会毫不犹豫的除掉自己!“

    朱由校有些着急起来,见那有些显胖的小宦官还跪在地上,干脆又将剑指向了他,这小宦官吓得退了几步,忙磕头道:”陛下饶命!“

    “让我饶你一命可以,朕且问你,这乾清宫外的侍卫眼看就要发现此事,朕该如何逃出去,如果你想不出办法,朕就先杀了你,然后再与他们拼命!”

    朱由校故作凶狠的威胁道。

    这小宦官性格本来就有些胆小懦弱,更何况还是在皇帝陛下面前,完全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一听朱由校这么说,吓得忙磕头道:“陛下容禀,这乾清宫还有一条密道,可以直通向宫外。”

    “快带我去!”

    朱由校不由得暗喜,但觉得这也很是正常,这皇帝的居所不可能没有密道,除非历代大明皇帝就真的不担心有人会图谋不轨。

    这个乾清宫的小宦官忙不迭的爬了起来,急匆匆的就走到朱由校的床沿边,将架子上的一青花瓷瓶转了一下,一个洞口就出现在地面上。

    ”陛下,这就是密道的入口“,那小宦官说道。

    朱由校点了点头,但他并没有立即跳下去,而是转身拿了一珐琅丢进了洞里。

    铿锵一声,珐琅摔进去后发出了响声,但紧接着就是两只利箭射了出来。

    朱由校不由得面色一紧,两眼如蛇信一般盯着那小宦官,那小宦官慌忙之下就坐在了地上,忙又磕头道:“陛下饶命,小的不得不这样做!”

    朱由校长松了口气,还好自己没直接跳进去,要不然早被这小宦官给设计害死了。

    “朕给过你机会!”

    朱由校将剑从那小宦官的脖子上拔了出来,提着血淋淋的剑,冷冷的对那小宦官说了这么一句。

    也许作为一个在手术台上训练过的大夫,朱由校面对这种事有着不同于常人的冷静,在杀掉了这名小宦官以后,他反而没有初始的紧张,而是静静的站在原地,哪怕是此刻殿外的脚步声越来越密集。

    朱由校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凌晨三点,但连杀三人的他却没有丝毫的疲惫,全身亢奋的他现在已经进入了嗜血疯狂的状态。

    吱呀一声!

    外面的殿门被推开了,只听一人吩咐道:“都给我快点,信王有令,若是人死了,格杀勿论,包括郑大人,若是人没死,只杀朱由校!”

    ”是!“

    朱由校听到此不由得冷笑一声,自己这位弟弟还真是一心狠手辣之人!

    “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

    朱由校不由得看向了那已经被打开的密道口,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三具尸体。

    思索片刻后,他似乎想到了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