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五章 朱由检最后的请求
    天有些微微亮,大雨初霁,但仍有零星的雨点滴落在湿漉漉的红色宫墙上。

    宫墙下迅速跑过一群人,这里面有头戴三山帽的太监也有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一个个严肃异常,着急得很。

    其中走在最前面的就是朝中赫赫有名的锦衣卫都指挥佥事许显纯。

    他此时正一手扶着一位老太监,这老太监也是满头白发,密密麻麻的老年斑布满脸颊,如果近看的话,能看出这老太监正流着眼泪,气喘吁吁的喊着:“陛下!”

    这就是晚明著名的大太监魏忠贤。

    钦差总督东厂官旗办事,掌惜薪司内府供用库尚膳监印务,司礼监秉笔等集许多职务于一身的魏忠贤。

    生祠遍地全国,文武百官称呼为九千岁的魏忠贤。

    一个遗臭万年的大宦官,但此时的他却更像是一位慈祥的老人,甚至有些悲戚。

    “九千岁,您别着急,现在我们的人已经控制了整个紫禁城,只要陛下再坚持一刻钟,我们就能扭转局势,信王的阴谋就一定不会达成!”

    许显纯劝慰了几句,就果断朝后面喊了几句:“快点!”

    “老朽这一生富贵是陛下给的,这辈子就是陛下跟前的一条狗,可老朽这条狗没护好家呀,老朽不过离开了几个月,竟然就让那些小人趁虚而入,害得陛下得了重病,许指挥,徐神医请来了吗?”

    魏忠贤一边着急地往乾清宫的方向走着一边问着许显纯。

    许显纯点了点头:“回九千岁,来了,但徐神医太过年迈,只能让人用轿子抬着他赶来,估计也快到了。”

    魏忠贤微微一颔首:”多派些人护卫着,不能让任何人害了徐神医!“

    “是!下官已经交待下去了!”

    许显纯说着就突然看见前方大门突然大开,十多个侍卫退了出来。

    许显纯忙拔出手中绣春刀,护在了魏忠贤的前面:“保卫九千岁!”

    “不必管老朽,直接杀过去,陛下要紧!”

    魏忠贤推开了许显纯继续向前走去,但就在这时,他却看见自家的陛下朱由校正满头散发的挟持着信王殿下朱由检向自己这边走过来。

    “陛下!”

    魏忠贤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不由得大喝一声,直接就跪在了地板上,顾不得地板上的积水侵头了自己的斗牛服,直接就跪着朝朱由校走了过去。

    其他锦衣卫们在许显纯的带领下忙拔刀朝朱由校这边围拢过来,很快这些侍卫就被人数众多的锦衣卫给控制了,稍有抵抗者更是被直接杀死。

    砰的一声!

    魏忠贤的头重重地磕在了地上,哭得也是稀里哗啦的:“微臣魏忠贤救驾来迟,害得陛下陷入如此境地,请陛下降罪!”

    许贤纯等锦衣卫和其他太监见此也都跪了下来,齐声喝道:“微臣救驾来迟,请陛下降罪!”

    “请陛下降罪!”

    洪亮的声音让朱由校不由得笑了起来,他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皇帝们更愿意信任宦官和厂卫了。

    被朱由校挟持的朱由检已经是面色惨白,他知道自己这次是彻底失败了,但他不甘心,也不想不明白,不明白自己皇兄怎么突然间又活了过来。

    “朕恕你们无罪,都起来吧。”

    朱由校说着就撤开了架在朱由检脖子的剑,并朝魏忠贤走了过来,魏忠贤忙起身扶住了朱由校,同时许显纯也带着几个锦衣卫迅疾地护卫在了朱由校左右。

    “陛下!”魏忠贤抽泣着唤了朱由校一声。

    朱由校很难将这个面带慈祥的老人跟历史上的那位大奸臣联系起来。

    不过,他现在也懒得去想这些,无论魏忠贤是奸臣也好,是忠臣也好,至少现在这些所谓的阉党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许贤纯,将信王带回信王府,并立即带人包围信王府,没朕允许,不准信王府的任何人出府,胆敢违抗者,格杀勿论,另外,立即派兵马查抄太常寺卿郑三俊家!”

    朱由校的口谕刚发完,已经被控制住的朱由检在听了他的口谕之后,不由得恍然大悟:”皇兄你原来和郑三俊不是一伙的,你刚才故意透露是郑三俊救的你,是想让臣弟调开一部分自己的人,以致于现在轻而易举的被你们的人掌控!如果臣弟当时多想一想,就不会上你当,兴许现在还能与你搏上一搏!“

    “你现在才明白,可惜晚了,你还是太年轻”,朱由校笑了笑。

    朱由检咬了咬牙,问道:“那郑三俊呢,他给本王保证过,一切万无一失,怎么就出了岔子,他人到底去哪儿!”

    “被朕杀了!”

    朱由校的回答让几乎陷入癫狂状态的朱由检又冷静下来,问道:”你杀了他,这么说你一直是装病?“

    朱由校不好说是自己靠着系统救的自己,便点了点头。

    朱由检见朱由校点头,就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旋即这朱由检又停止了笑容,两眼定定的看着朱由校:“皇兄,你赢了,但大明输了,亏臣弟苦心孤诣的谋划这么久,就是为了不让大明江山败坏在你的手里,可臣弟却没想到你不是那么简单的皇兄!”

    说着,这朱由检就跪了下来:”皇兄,臣弟自知从此以后无颜再见皇兄,是杀是剐全凭皇兄处置,但臣弟只有一个请求。”

    朱由校其实也没决定处死朱由检,在朱由校眼里,这朱由检还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而且他也不是雍正,还做不到为了权力杀害手足,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医生。

    但朱由校倒很感兴趣这位未来的崇祯帝在失败时会向自己提出什么请求。

    “什么请求,你说吧。”

    朱由检站了起来,指着魏忠贤:“皇兄,臣弟恳求您立即除掉这个奸贼!”

    魏忠贤不由得害怕起来,他万万没想到这位信王殿下都这个时候了还忘不了除掉自己。

    “陛下!”魏忠贤可怜兮兮的看向了朱由校。

    朱由校挥了挥手,没让魏忠贤说话,而是继续问朱由检:“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