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十二章 当给天下人一个交待
    就在朱由校暗自思忖自己作为大明皇帝,该如何挽救即将于十七年后轰然倒塌的大明王朝时。

    殿外的小黄门忽然来报,文渊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孙承宗求见。

    朱由校不由得有些欣喜,他现在已经知道,这孙承宗和熊廷弼还有王在晋算得上是应对辽东战事的能臣。

    袁大炮自然不算的,朱由校并不认为一个志大才疏的人能干出多大的事。

    虽然这袁大炮和孙承宗的战略思想有些类似,都是讲究广筑城堡,扩充兵马,打造关宁防线,但袁大炮却比孙承宗自负得多,胸襟也小得多,朱由校可不想让毛文龙还死在他手里。

    孙承宗没有因为朱由校当年听从阉党的意见罢免了他而有怨言,颇有范文正公遗风的他在接到起复圣旨后就马不停蹄得赶来了京城,一来到京城也来不及与朝中好友相见就先来宫里求见。

    在大明,不止朱由校一个人为大明的未来忧心忡忡,他孙承宗也是其中一个。

    一见到朱由校,孙承宗躬身行了一礼:“老臣见过陛下。”

    朱由校则忙托起孙承宗:“孙先生不必拘泥于此,说起来,您是朕的老师,朕应该向你作揖才对。”

    “天地君亲师,君臣在前,师生在后,陛下乃万金之躯,老臣不敢当”,见朱由校要行礼,孙承宗也忙扶住了朱由校。

    “朕当初年幼,因一时之气罢免了孙先生,现在想想实在不该,如今大病初愈就急不可耐起复孙先生入阁,没想到旨令一下,孙先生这么快就赶来京城,让朕很是欣慰,不过也来的正好,朕也正想问问先生,何为大明真正大患?”

    孙承宗罢职闲居的一段日子里,也想透了不少问题,再加上他经过战事,与其他惯爱空谈内斗的东林党官员不同。

    朱由校刚刚一问,这孙承宗就立即拱手:“陛下,老臣认为我大明目前大患有三,一是党锢之争,二是关外女真,三是流民。”

    朱由校没想到这孙承宗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心里倒也欣喜,忙问孙承宗有何解决之道。

    “陛下,其实这三者都是一个问题,那就是钱粮赋税!

    无钱粮无兵可用,无城可建,无炮可添,胡虏之兵自可随意劫掠,荼毒我大明百姓;

    无钱粮则无士可养,卖官鬻爵者则更多,趋炎附势之徒也就渐渐充斥于朝廷内外;

    无钱粮则无灾可赈,百姓流亡,食不果腹,自是揭竿而起化为盗贼,如此田地越发荒废,国家之钱粮赋税也就更为困窘。”

    孙承宗的一席话说完,朱由校就接了一句:“敢问先生,我大明钱粮赋税从何而来?”

    “自是来源于天下百姓,可如今百姓流离失所,有田地者十不存一,陛下可鼓励流民百姓垦荒自种,边军屯田自养,如此天下可保无忧。“

    孙承宗毕竟是属于士绅阶层的官僚,无论再怎么高瞻远瞩也不会意识到大明的钱粮赋税取之于百姓根本就是错误之举。

    屁股决定脑袋,孙承宗的建议若是在明朝初或者中期还好,在没有外部危机的情况下,的确可以通过增加耕地来缓和阶级矛盾。

    但现在的大明因小冰川气候影响且土地大量集中在士绅手里,单纯靠垦荒和屯田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让大明走出财政困境。

    这个时代的人不知道,可朱由校知道不到一年,整个北方特别是SX一带就会遇到大旱之灾,除此之外还有历史上骇人听闻的鼠疫也要席卷北方。

    李自成起义能成功,很大的原因就是源于此,除此之外,还有因缺响银而导致的士兵哗变,总之,要让大明王朝的财政问题能得到彻底解决,只有拿既得利益集团开刀。

    而这个利益集团就是以东林党为代表的江南士绅,他们占据了帝国的绝大多数财富。

    明朝亡就亡在对百姓过严,对士大夫过于宽,后世的满清能统治中国如此久,跟他们对士绅管控严酷不无关系。

    动辄抄家灭族的文字狱让社会财富只能管控在满清皇帝手里,哪怕是一度风光无比的和珅也不过是乾隆给嘉庆养的一头肥猪。

    朱由校对孙承宗的最后观点不以为意,暗叹了一口气后就道:“先生所言有些道理,但远水难救近火,如今大明若还想存活,只能加大商税力度,并整顿吏治,将那些贪官污吏们侵吞了的百姓土地夺回来!先生可愿帮我!“

    孙承宗此时仿佛头上起了一个惊雷,他没想到皇上是想要直接对官僚士绅动手,他承认这是比他刚才所说的更为有效,但这样面对的阻力也更大,从秦之商鞅,汉之王莽,宋之王安石,万历初的张江陵,虽都让国家重新焕发生机,但最终都宣告失败。

    但孙承宗看见朱由校严肃的盯着自己,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必须做出选择,要么站在陛下这一边,朝自己曾经的同僚好友下手,要么选择拒绝,然后再一次罢职还乡。

    一想到来京城的路上所看见的无数流民和挥金如土的官绅,再加上平身的抱负,孙承宗毅然的跪了下来,朝朱由校行了一个大礼:

    “老臣愿为陛下鞠躬尽瘁,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无论他孙承宗是贪恋权位也好,还是真的想为大明做些事,朱由校见他最终毅然选择站在自己这边,对他的好感倒也提升许多,忙将孙承宗扶了起来:

    “先生何必行如此大礼,真是折煞朕了,日后诸事少不得要倚仗先生”,说着,朱由校就对当值的司礼监秉笔太监吩咐道:“传旨,赐孙先生斗牛服,加封太师。”

    既然孙承宗选择站在自己一边,朱由校自然是毫不吝惜对他进行加官进爵。

    孙承宗倒也是宠辱不惊,在谢恩之后忙又进言道:“陛下,朕还有一事不得不奏明陛下。”

    “先生请说”,朱由校现在心情大好,如今好歹有一个能臣站在了这一边,就好像剑客得了宝剑一般兴奋。

    “虽然以东林党为代表的江南士绅乃大明之最大阻碍,但陛下毕竟是天下人之君,不能让江南士绅百姓彻底寒心,且东林党中亦有不少忠义之臣,阉党中虽有良臣但也以小人居多,陛下需唯才是举,不偏不倚才是,另外,司礼监秉笔太监魏忠贤已然权势熏天,得罪的人也太多,陛下当给天下人一个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