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十四章 都来弹劾我吧
    除了孙承宗被朱由校起复外,前任礼部右侍郎徐光启也被朱由校召回。

    原因无他,作为理科生,晚明官员里面,朱由校最清楚的其实不是孙承宗,也不是袁崇焕,而是这位在科学史上鼎鼎有名的科学家徐光启。

    不过,朱由校没有让他再任礼部堂官,而是让他做了工部左侍郎,这对于一个明朝官员来讲,虽是平级调配,但实则已降了一级。

    大学士多取之礼部堂官,将徐光启复官为工部左侍郎,就意味着徐光启日后或许与内阁无缘。

    但徐光启毕竟是徐光启,作为一个学者型官员,徐光启对权力的欲望要远远小于他对科学的好奇。

    事实上,朱由校能召他回来,就是因为一张图纸。

    一进宫觐见,徐光启也顾不得君臣礼仪,拿着那张图纸就问朱由校:“陛下,世上可真有这样的火器?”

    朱由校笑了笑:“徐先生,请看!”

    说着,徐光启就见朱由校就拿出了一把墨黑色的铁盒子,指着殿外停留在汉白玉柱上的麻雀,轻轻一扣。

    只听砰的一声!

    吓得殿门处的小黄门浑身哆嗦了一下,徐光启也吓得脸色苍白,但当他朝殿外看去时,殿外的麻雀早已被打死,而且是四分五裂。

    徐光启不禁呆了,暗想天下竟然有这样的火器,没有烟,也不用装火药,还这么小,这么精致,但轻轻一扣,却能把五百步以外的麻雀打成这样!

    “陛下,微臣斗胆请问,此乃何物,有此火器,辽东战事可定,胡虏之患亦不足为虑!”

    徐光启忙朝朱由校作了一揖。

    “这样的火器,我大明目前暂时还造不出来,这是好几个时代的差距,但朕之所以给你展示,是想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的还有另一门学问,他这门学问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基础,而朕要让你徐光启做这方面的学问泰斗,并最终给朕造出这样的枪械来。”

    朱由校说着又道:“当然,不仅仅是造出这样的枪械,朕还要让你成为我大明的袁隆平,让大明的百姓真正衣食无忧,虽然推广番薯和玉米可解决粮食危机,但若长期以此为主食,也为降低民族平均智商和体魄,只有通过杂交增加富含氨基酸的稻谷和小麦产量才能让我大明百姓既可以衣食无忧且一直雄踞世界民族之林,你明白吗?“

    “微臣不太明白。”

    徐光启说的是实话,他没想到这个只爱木工的皇帝陛下会说出这么多让他平生所未知的事物,枪械他明白皇上指的是火器,可袁隆平是谁,还有番薯和玉米,这东西他在FJ见过,的确不错,已经有地方在推广种植,但杂交是什么,还有氨基酸,这是什么玩意。

    朱由校有些得意的笑了笑,能难倒一个两榜进士兼伟大科学家,也算是一件快事,便说道:

    “不明白没关系,多看书就是,你能成为庶吉士,说明你不笨,朕这里有很多这方面的学问典籍,就都送给你,你回去后好好参详,有什么不明白的,可通过递折子的方式的给朕,朕会帮你解答,朕会告知内阁和司礼监与你方便”。

    说着,朱由校就对一旁的小黄吩咐道:“传旨给司礼监,日后有徐侍郎的折子,都送到朕这里来。”

    徐光启现在脑子有些乱,见陛下以后要亲自看自己的奏折,便忙谢了恩,这时候,两个小黄门抬着一箱的书走了来:“陛下,这是您要送给徐侍郎的书。”

    朱由校点了点头,便让小黄门传命外面的锦衣卫将这些书籍送到徐侍郎府上。

    渐渐有些明白朱由校意思的徐光启,再看了朱由校手里的铁盒子后,就毅然地站了出来:“既然如此,陛下,微臣有个不情之请,请陛下答应。”

    “说吧”,朱由校点头道。

    “臣想让皇上启用孙元化、毕懋康、茅元仪三人,此三人与微臣同是杂学旁收之人,他们都得罪了李进忠,但微臣想让他们同微臣一起制造出陛下手里的火器。“

    徐光启说后就看了看朱由校,朝中大臣都知道陛下对李进忠极为宠溺,如今自己斗胆建议陛下启用李进忠厌恶之人,会不会引起陛下不满。

    就在徐光启忐忑不已时,朱由校直接就笑了:“看样子,朕也该组建个大明科学院了。”

    说着,朱由校就转身道:“爱卿所奏,朕都准了。”

    突然,朱由校又一拍额头:“有个鼎鼎大名的人,朕差点忘了,快去传旨锦衣卫都指挥佥事许显纯,立即去把一个叫宋应星的给朕找来,不不,是给朕请来。”

    ……

    司礼监秉笔太监兼提督东厂魏忠贤坐在椅子上长叹了一口气,颤抖的把手中的折子递给了大学士魏广微:“魏阁老,看看这个吧。”

    自从朱由校大病初愈后,内阁首辅黄立极就一直称病不起,甚至朱由校的第一次早朝也没有去。

    魏广微和李进忠关系甚好,算得上是魏忠贤的心腹,也因此,在黄立极称病后,便由魏广微主持内阁,再加上刚刚被朱由校加封太傅。

    所以,此时的魏广微正是意气风发之时,仿佛整个人都年轻了不少,见魏忠贤唉声叹气的,他反而有些不理解,便问道:

    “九千岁为何如此沮丧,如今你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难道还不满意?”

    “就是因为鄙人现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以不得不忧心如焚啊,魏阁老难道忘了正德年间的刘谨是怎么死的?”

    魏忠贤说着的时候,魏广微已经打开了折子,那折子正是李明睿所递,便不禁笑道:”小小翰林院检讨也干起言官的事了,这些年轻官员还真是越来越胆大了。“

    但当魏广微看到李明睿的内容后却面色一紧:”此人不简单啊,弹劾之言一不说擅权二不说图谋不轨,也不说贪赃枉法,但偏偏又都是诛心之言!此人有何来历!“

    “已经查明了,是孙承宗的门生,天启二年的三甲进士”,魏忠贤说着就叹道:“想不到啊,这翰林院还有这么一个厉害角色,写的一手好文章啊。”

    “孙承宗?”

    魏广微喃喃一句后,就问道:“如此说来,这折子得呈到御前了?”

    魏忠贤点了点头:”呈,必须呈,得立即呈上去,等陛下召见完徐侍郎,我李某人亲自去,若不然,我小命难保!“

    说着,魏忠贤笑道:“魏阁老,你也可以让你的门生写折子弹劾鄙人了,这功劳不能让孙承宗的人独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