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二十五章 活捉鞑子
    强大的枪械后坐力让朱由校也不小心被惯倒在地,同时,在看到一颗还瞪大着双眼的血糊糊人头落在自己面前时,他也有些不由得干呕起来。

    卢象升和王承恩等人急忙朝朱由校围拢了过来,忙问道:“陛下,您没事吧?”

    “朕没事,多亏有两位爱卿救驾,否则朕今日就丧命于此了”,朱由校有些心有余悸地说了一句后就自己站了起来。

    而这时,王承恩和卢象升则忙一前一后的护在了朱由校身后,并异口同声道:“陛下,还是先回宫吧。”

    “不必了,现在就只有一个鞑子,有诸位爱卿在,朕不会有危险的”,朱由校说着就干脆下了一道口谕:“传令下去,务必活捉此鞑子。”

    “陛下口谕,活捉此鞑子!”

    官兵们互相传达着朱由校的意思,一时间整个场面就同时响起了这样的呐喊。

    而一直在奋力厮杀的鳌拜在听到这声音后也开始有些分神,一不小心肩膀上就中了一箭。

    “陛下,看微臣如何生擒此人”,此时的卢象升也是豪气大发,将袖子一卷,就大踏步地朝鳌拜走了过来,咿咿呀呀的狂叫着就赤手空拳朝鳌拜杀了过去。

    朱由校算是明白了历史上的卢象升为何能以一介文臣带出强悍无比的天雄军,如今看他这架势,哪里有半点江南文人的秀气,根本就是一豪气干云的猛将。

    不甘寂寞的王承恩也想去凑个热闹,但却被朱由校叫了回来:“你一个太监就不要去抢这份功劳了,朕且问你,京城各门都已调配了兵力吗?“

    “回禀陛下,昨晚就已安排妥当,现在各处城门已是重兵把守”,王承恩回道。

    “甚好,传朕旨意,立即封锁城门,另外,东厂立即着人缉拿礼部右侍郎王继谟,御史徐必谦和御史陈宪卿,国子监祭酒李邦华等,这些勾结鞑子的汉奸,一定要给朕好好的审”。

    朱由校说着就忽然想起孙承宗也是其中劝谏自己祭天的大臣之一,如果这次祭天真的是一场蓄意已久的阴谋,那孙承宗也难逃其嫌疑。

    甚至孙承宗身为大学士,如今又官居次辅,不排除没有想借机搞掉自己然后更上一层的原因。

    朱由校没办法否定这一切有可能是孙承宗指使的现象。

    所以,尽管朱由校知道这孙承宗是历史上有名的忠臣,但还是下旨让王承恩把孙承宗也抓了起来,但对孙承宗先不用刑,审了下面几个官员,也能知道他孙承宗到底有没有参与其中。

    这边,被官兵重重包围的鳌拜已经没有机会再逃出去了,再见到无数官兵呐喊并收起弓箭火器后,他也猜到这明朝的皇帝肯定是下达了活捉自己的命令。

    但自知一旦明军活捉就没什么好下场的鳌拜在杀退一队官兵后就直接一刀朝自己脖子抹来。

    不过,就在他把刀刚架在肩膀上时,一把长刀就飞了过来,硬生生的把鳌拜那握刀的手臂砍断在地,疼得那鳌拜顿时就惨叫起来。

    而这时,官兵们立即长枪刺了上来,将鳌拜直接箍在了长枪之中。

    可谁知这鳌拜突然暴怒得犹如猛虎一般,怒吼一声一手抱住一把长枪反手一扭,硬是将数十杆长枪给扭断,还顺势擂倒了无数官兵。

    刚刚丢出一刀斩了鳌拜左臂的卢象升见此立即纵身一跃,大喝一声:“鞑子,休得猖狂!”说着,卢象升一拳砸向了鳌拜的眼睛,鳌拜顿时向后仰面而倒,与此同时,一根铁链直接缠住了鳌拜的脖子,两根长枪也刺进了鳌拜的小腿,剽悍的鳌拜这才轰然倒在地上,被明军活捉。

    朱由校这时也走了过来,看着全身是伤的卢象升和那被箭射得跟刺猬似的鳌拜就不由得暗自咋舌,心想这即便不是战场,但起惨烈度只怕也不弱于战争了。

    而那鳌拜见朱由校走来,也大声咋咋呼呼的喊了起来。

    这时候,会些满语的卢象升则忙解释道:“陛下,这人说他叫鳌拜,他让你杀了他。”

    “鳌拜,有意思,朕居然帮康麻子除一祸害,找个铁笼子先把他关起来吧”,朱由校说着就拍了拍卢象升肩膀,同时又看向了其他官兵,高声喊道:

    “今日多亏诸位将士浴血奋战,护朕安全,朕在此谢过诸位了!“

    朱由校突然的作揖倒让这群官兵一时愣住了,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皇帝陛下给自己作揖,吓得全体官兵都跪下来:“不敢!”

    “诸位都请起来吧”,朱由校说着就让卢象升回去后务必统计好此次祭天事件中有多少人伤亡,多少人立功,伤亡者务必给予抚恤,立功者也务必给予奖励。

    听见皇帝陛下亲口承诺要奖励或者抚恤自己,京营官兵们自是满怀期待,欣喜不已。

    不过,早已趁着局面混乱时逃回家里的王继谟此时却半点欣喜之心也没有,他家中的姬妾也只知道自己老爷一回来就躲进书房里半天也不出来。

    直到一个时辰过后,一大队东厂番子冲进来,直接撞破王继谟书房时才发现王继谟已经吊死在房梁上。

    而与此同时,正在某一青楼处喝花酒谈论要不要现在就去南方迎立信王朱由校回京登基以获得从龙之功好官复原职的前御史陈宪卿和徐必谦也在朱由校遇刺事件一个时辰以后被东厂番子直接抓了回去,其中那陈必谦还因为反抗,直接被打断一条腿。

    已得知刺杀失败的前翰林院编修孙之獬则忙不迭地往城外跑去,他知道这种事件一旦失败,锦衣卫和东厂必定严查,而他肯定会暴露。

    因此这孙之獬连财物都没来得及卷走,就急不可耐的要跑出京城,却发现整个京城已经被严密封锁,不准任何一个人出去,甚至有个朝中驸马直接因为要硬闯结果直接被斩杀,说是陛下严令,硬闯城门者,无论他是皇亲国戚还是贩夫走卒,以谋反罪处,格杀勿论!

    孙之獬只好折返回来,却正好看见陈宪卿和徐必谦被抓走,吓得孙之獬顿时就愣在了原地。

    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孙之獬踟躇了半天,毅然做出了一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