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二十八章 抄家(一)
    门直接被撞破,然后范永斗就惊愕的发现自己的随身护卫已经全部被杀。

    而且,就在他狐疑不解之时,一条长链直接缠住了他的脖子,而与此同时,那叫韩奎的管家也被一条长链缠住。

    肥头大耳的两人就这样如同两头肥猪一般被拖出了雅间,一双穿着白底黑靴的脚出现在他们眼前,他们抬头一看却是东厂的番子。

    东厂的番子也没说什么,拔出长刀直接割断了这两人的脚筋,疼得这两人顿时声嘶力竭的惨叫起来。

    “堵住他们的嘴,带回大牢!”

    与此同时,刚刚因为交易了大批生皮而获银无数的张家商队的掌柜张时行一进入京城就听闻自己家的大少爷张雍已被人杀死。

    吓得他立即带着所有人跑到了张雍府邸,却发现一队东厂番子朝他们迎了上来,其中一领头的直接挥手道:“直接拿下!若遇顽抗,格杀勿论!”

    “是!”

    精锐的东厂番子大声应一声就拔出刀刃朝张家商队杀了过来,这些人不是什么朝廷官员,东厂番子也懒得去管他们到底反不反抗,反正先直接屠杀一阵再说,陛下和厂公要的是银子,而这些卖国贼死了也不足惜。

    就这样张家商队一次性被杀掉了数十人,在完全失去抵抗力后,东厂番子才罢手,并强行逼着他们交出了交易生皮后赚取的钱财,共计三百余万两。

    当然,张时行没有被杀,在秉承朱由校意志的王承恩眼里,这人还有一定价值。

    一旦掌握了生杀予夺的权力,一个忠厚老实的人就会成为一个狠辣凶残的人。

    而王承恩就是这样的例子,如今他几乎就成了第二个魏忠贤,甚至比魏忠贤还要毒辣。

    他现在就是朱由校手里的一把屠刀,只要朱由校让他杀谁,他都毫无顾忌的杀掉,甚至包括曾经与他相交深厚的朋友。

    他是一个严格的保皇党,从见到朱由校没日没夜的勤于国事,为天下百姓而操心时,王承恩就抹掉了自己的思想,成为朱由校的死忠。

    “公公,范永斗已被缉拿,随同缉拿的还有前首辅韩爌的管家韩奎!”

    “公公,蓟辽副总兵奚吉杰已经拿下!其子因带着家丁负隅顽抗已被我们除掉,其家中财产现已封锁!”

    “公公,张氏家族走私生皮的钱财已被没收!“

    ……

    听着,一系列东厂出击的战绩,王承恩的脸上并没什么表情,只是淡然地问道:

    “与范永斗关联的东林党魁首钱谦益还有多久押往京城,国子监祭酒李邦华是否已经缉拿,王继谟、张雍、孙之獬、陈宪卿、徐必谦、李邦华等东林党官员的家产抄没结果如何,都得尽快报出详尽的数字出来!”

    东厂的人忙一一回答最新进展,王承恩听后只是下了尽快的指示就立即进宫向朱由校请示。

    朱由校听后只是冷冷一笑,然后问道:“诏狱的牢房还够吧。”

    “还够”,王承恩回了一句。

    “那好,立即传旨给许显纯,命他立即带锦衣卫赶赴大同、太原等地,给朕把八大晋商的老家抄了!

    同时,传命给宣府、大同、太原、蓟州、辽东、固原、延绥七镇总兵官,务必管好各自属下将领,若有擅自调兵者,以叛变罪处,不用上报!并从旁协助锦衣卫办案!

    另外,传令给东江总兵官毛文龙,时刻观察后金动向,加大袭扰其后方频率,同时传命给王在晋和满桂,也要注意辽东动向,如有变故出现,可直接决断,不必请示!

    还有让卢象升等京营官兵继续严密把守京城各处要隘,同时从居庸关都山海关等境内的各处要隘也要派重兵把守!

    朱由校不希望自己在查抄八大晋商之时,会引起大的动荡,所以无论是满清鞑子还是八大晋商在边军的势力,他都得有所防范。

    就这样,随着朱由校的一声声令下,财富不可估量的八大晋商即将遭遇覆灭式的打击。

    前任内阁首辅韩爌是八大晋商之一韩家如今最为显贵的人,同时也东林党的重要人物,只可惜被魏忠贤赶下了台,本想靠着朱由检登基然后重新为官的他也因为朱由校的突然痊愈而失去再次起复的机会。

    心情有些郁闷的他只得把心思花在购买田地与纳小妾养幼童上面来。

    恰好今日就是他纳第十八房小妾的日子,当然阁老纳小妾在明朝社会也属正常。

    阁老新婚,场面自然也不能小,红灯笼几乎就挂满了整个蒲州城,除了新任大同巡抚孙传庭和大同总兵官曹文诏没有来贺以外,蒲州城的各级文武官员和大小乡绅几乎也都聚集到了韩家。

    但不知道为什么,作为今晚的新郎官韩爌却不怎么兴奋,或者从他知道朱由校痊愈,朱由检就藩,自己同年好友郑三俊被抄家以后,他就一直是郁郁寡欢。

    虽然他也派了自己的家人去京城里打点,也刻意写信给旧日同僚,甚至他还暗地里求过现任首辅魏广微。

    可让他起复的消息一直没有,给魏广微的信也是石沉大海,他打点和暗中怂恿的几个御史言官虽然也上了折子谏言朱由校启用他,但也都是留中不发。

    韩爌很忐忑,他不知道朱由校是不是因为已经发现了他曾帮信王朱由检谋害他的举动而早已对自己动了杀心,但偏偏朱由校又迟迟未动手,他又暗想或许当今陛下只是因为不喜欢自己是东林党才不愿意用自己。

    不过这韩阁老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就在他新婚之夜,他满脸郁闷的喝下别人敬上的喜酒时。

    不久前刚被任命为大同巡抚的孙传庭和大同总兵曹文诏突然骑着马,带着一大队人马而来。

    一见这两位大同地面上平时深居简出的最高文武官员一起出现,所以官员就都站起来,连带韩爌也尴尬地笑了笑:”孙中丞与曹总兵能来寒舍喝喜酒,真是荣幸之至。”

    大同巡抚孙传庭来是一个冷面冷心,执法甚严且不怎么爱说话的人,是官场上出了名的铁面包公,即便是前朝首辅给自己打招呼,他也没说话,只是朝曹文诏使了使眼色。

    曹文诏颔首点了点头,就喝道:“抬上来!”

    韩爌和在场的官员乡绅抬头一看,只见两口大箱子被曹文诏的家丁抬了过来。

    “今日是韩公新婚之喜,特送上贺礼!”曹文诏虽是一粗莽大汉,倒也有些冷幽默,朝大同巡抚孙传庭笑了笑后就随口说了这么一句。

    韩爌见此便拱了拱手:”多谢王中丞与曹总兵关怀“,不过就在他刚说完这句话后,一家丁就打开了箱子。

    却是两箱子的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