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二十九章 抄家(二)
    随着东厂和锦衣卫两大特务机构的疯狂报复全面启动,京城里的文官也没人敢在这个时候触动皇帝朱由校的逆鳞。

    即便是平时叽叽喳喳的言官们也自动闭起了嘴巴,老老实实地窝在家里造人或者看什么词话。

    这不是朱由校猜的,而是通过东厂的情报得知的,因为京城这几日的金.瓶.梅之类的书籍销量猛涨,青楼的生意也比往常好得多。

    甚至,某御史昨晚还因为玩得太过竟直接猝死。

    而内阁和六部的实干官员们依旧如往常一般打卡上下班,该处理的朝廷政务继续处理,该要面圣廷议的要务也依旧面圣廷议。

    反正,东厂和锦衣卫的缇骑也找不到他们头上来,朱由校也不会像个疯子一般对这些听话又干事的循吏下手。

    甚至,为了彰显自己这个大老板的关怀,朱由校还命令东厂缉拿乱臣贼子时若路过某朝廷大臣的府邸必须下马,不能闹出太大的动静,以免打扰人家休息。

    既然百官们在兢兢业业的做事,锦衣卫和东厂在兢兢业业的替自己打击那些不听话的人,朱由校也乐得清闲。

    经过数月的调养,张皇后的气色已经恢复了不少,且比往日更添了三分美色,闲来无事的朱由校也爱将自己的皇后抱在怀间学那些文官们干些没羞没臊的事来,有时候情难自禁来点鱼水之欢也在所难免。

    甚至一宫女也最终被他收入了房中,原因无他,那宫女太像他前世的初恋。

    而如今作为帝王,没有道德的约束,他就这样难以克制的享受了一次穿越者的福利,同时还切切实实的开始了昏君暴君的步伐。

    当然,相对于某些千古一帝而言,朱由校还算得上是一个有节制的皇帝,至少他的六宫还没有住满人。

    有无数官员包括大学士魏广微和卢象升、徐光启也曾明里暗里建议他多纳妃嫔以广延子嗣,不过朱由校却没有同意,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太纠结,如今整个天下都是自己的,选美人也是一件很难的事。

    当然,朱由校是不会把自己的**丝心理表现给群臣的。

    作为堂堂的帝王,他的理由很简单:

    外患未除,百姓衣食尚不能饱,祖宗社稷危亡依旧在旦夕之间,我朱由校岂能罔顾天下大道而沉溺于儿女私情,汉朝大将霍去病尚且有‘匈奴未灭,何以为家’之言,朕身为帝王,更有拯救天下苍生之责,诸位爱卿是要让朕做南唐后主吗?

    朱由校的表现让保皇党的官员们越发的坚信自己是跟对了人,也越发相信自己所效忠的帝王将是大明的又一位中兴之君,而自己也将成为流芳千古的中兴之臣。

    但相反的是,东林党的官员们此时则是恨透了朱由校,包括现在的韩爌。

    因为朱由校的报复直接导致了他兄长的人头落地。

    “兄长!“

    韩爌家有三兄弟,除了他从文读书考科举中进士直到成为首辅外,他兄长则通过捐纳成为大同武官,如今已然升到了参将,而他的弟弟则在家里总揽一切生意。

    但韩爌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兄长被砍了脑袋,而且还被这大同巡抚和大同总兵官送到了自己面前。

    韩爌很愤怒,他也是堂堂内阁首辅,门生故吏遍天下,什么大同巡抚和总兵官,他不过是出于客气才喊一声中丞或总兵,即便他现在已经致仕,他完全可以一纸信书让这两人下台。

    可偏偏这两不识抬举的大同最高文武官员杀了自己的兄长,甚至连带兄长的亲信家丁也一并杀害,因而,盛怒之下的韩爌不由得冷声问了一句:

    “敢问,我兄长犯了何事,两位身为朝廷大员,难道就如此罔顾朝廷王法,擅杀一朝廷参将!“

    “你兄长身为朝廷官员,不但不思为朝廷效忠,却私卖火炮于关外鞑子,还擅自调离兵马企图谋反,幸赖曹总兵及时发现,否则我大同必陷于贼人之手,我孙传庭身为巡抚官,有权先斩后奏!”

    孙传庭是万历四十七年的进士,年纪刚刚过而立之年,算是比较年轻的官员,但其瘦削的面容看上去似乎有五六十岁的样子,说话也是句句带着凛然的杀气。

    事实上这两箱子的人头的确有一大半是他亲自动的手,不过边镇文官有武将之风倒也不稀奇。

    倒是韩爌没有想到这大同巡抚孙传庭居然如此不讲情面,不由得冷声要挟起来:“哼,孙中丞,难道你不怕老朽找人参劾你吗?”

    “韩阁老不必吓唬我们了,这是陛下谕旨,授予我等临机专断之权,并封锁韩府,直到锦衣卫前来交接!”

    曹文诏替孙传庭接过话来,手中圣旨也亮了出来,韩爌满脸惊愕的倒退了几步,而与此同时,两队官兵直接冲进了韩府:

    “包围韩府,如遇抵抗者,以谋反罪论处,就地格杀!”

    ……

    同在蒲州城的张家此时也同样是风声鹤唳,从得知自己长孙张雍已被杀害,走私生皮的自家商队被朝廷截获,无数店铺被查抄的消息后,张家老太爷的头发一夜直接就全白,且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饭,而他的几房儿子除在外做官的都已赶了回来。

    “爹,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要不直接逃到关外去,干脆投靠鞑子得了!”

    “对呀爹,实在不行,就联络其他几家干脆起兵造反,反正我们现在也有银子,朱由校那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儿以为换几个巡抚和总兵就能圈住我们,真是妄想!”

    叽叽喳喳,整个张家内堂七嘴八舌的吵个不停,张老太爷受不了直接一拍桌子:

    “别吵了,当初从朝廷突然撤换总兵官的时候起,我就让你们收手,你们偏偏不干,还要去和那关外的鞑子联系,又让你们去打点大同的巡抚和总兵还要京城里的官员,你们都干嘛去了!竟顾着逛青楼去赌场吃花酒去了,到如今后悔也晚了!“

    “爹,不是我们没打点,是那姓孙的根本就油盐不进,还要那姓曹的居然直接把我派去送礼的人杀了,还说我企图收买边关大将,居心不良!”

    张老太爷的三儿子正抱怨着,一管家就急匆匆跑了进来:“老爷,不好了,不好了,外面来了一大队官员!”

    张老太爷一听这话,顿时就晕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