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三十章 抄家(三)

第三十章 抄家(三)

 热门推荐:
    “父亲,韩家,张家,曹家,祁家,都已经被抄,其中韩阁老也被锦衣卫直接押解进京,罪名是勾结藩王,意图谋反,还有曹家与东林党钱谦益相交深厚的老尚书曹公也被押解进京,罪名则是勾结朝中大臣,行不法之事,另外祁家新中的榜眼郎也被剥夺功名,理由是结党营私,罔顾圣上恩德等。”

    在听完自己大儿子范永魁的汇报以后,范家老爷子就猛的一拍桌子:

    “哼,朱由校到底是要干什么,非要将我们这些人赶尽杀绝吗?”

    范家老爷子怒气冲冲的说了这一句后就又命道:”立即传书给关外范公,就说晋商若不保,则后金难存,望大汗速速来救!“

    “是!”

    这范家大儿子走后没多久,一人就急匆匆的赶了进来,一见到范老爷子就跪了下来:“老爷,大少爷他被朝廷给抓了,现在就在外面。”

    “什么!”

    范老爷子一听此忙拄着拐杖走了出来,果然看见自己家的大门外已经站满了无数官兵和锦衣卫,而自己的儿子范永斗全身是血的被两锦衣卫扶在前面。

    范老爷子素来最疼自己的这个正妻生的嫡子,见他全身是血,不由得伤心起来:“儿啊!”

    “滚开!我范永斗绝不认出卖朝廷的汉奸****为父!”

    谁知,范永斗这时突然抬头朝范老爷子怒吼了一声,并对一旁的许显纯道:“许大人,他就是大汉奸范明,其通敌证据就是他藏在屋里的账簿!”

    “很好,带我们进去找,若是找到了,本官自会禀明陛下,免了你的死罪!”

    许显纯就将手一挥,一队锦衣卫就和范永斗一起闯入了范府,而还愣在原地的范老爷子不禁愣了,其他人骂他为****,他不会在乎,可居然被自己最疼爱的儿子骂为****,他此时真正是如万箭诛心一般,不禁叹气起来,然后直接朝一石阶撞了过去。

    范老爷子直接撞死后,整个范家也没了主心骨,也就没人再敢有丝毫的反抗。

    为了活命的范永斗更是直接将自己老爹藏了多年的财富都给献了出来。

    就这样,后世为华夏民族的衰亡承担巨大的责任的这些晋商们,总算是在他们在给华夏带来更大危害之前被铲除。

    而随之一起的还有其他晋商,不止是八个家族,只要有涉及到走私铁器、药材等到关外的都被抄没。

    也就在这一刻,这些恣意妄为的晋商们也开始知道皇帝陛下并非是一个可以糊弄的玩偶,他们即便再有势力,但在皇帝面前,也不过是刀俎之鱼。

    尽管他们在朝廷有人,在军队也有人,但几乎就在他们倒霉的同一时刻,朝廷的官员要么跟着他们一起做了阶下囚或刀下亡魂,要么做了哑巴,甚至临阵倒戈。

    而他们安插在军队里的亲信将领们要么在此之前就被控制,要么在刚要作乱就被镇压,要么也跟着做了缩头乌龟。

    没办法,民心还在大明这边,朝廷依旧代表在广大百姓的利益,在这个以小农经济依旧为主体的大明王朝里,只要百姓还没抛弃大明,再大的商人势力也逃不过朝廷的制裁,更何况他们还真的做了不少通敌卖国的事。

    “陛下,以八大晋商为代表的奸商们的财产已抄没完毕,金银珠宝加上古玩玉器字画丝绢和宅邸等共计白银一亿一千两百六十万两,另有田产三万六千顷,缉拿四品以上文官和二品以上武官三十二名,其中有前内阁首辅韩爌等,还有秀才、举人等无数,加上奴仆等男女共计一万余人。“

    半月过后,抄没八大晋商的行动才基本结束,王承恩也将拟好的一沓厚厚的折子递到了朱由校面前。

    不过,当听到自己一下子得了一亿一千两百六十万两白银后,他还是不由得感到大为惊讶,因为据他所知,大明国库加自己的内帑现在一年也不过才一千万两左右,怎么这单单抄没了几个晋商,就一下子获取上亿的收入。

    人说大明亡于财产,如今看来倒也确实是这么回事,财富大量集中于特权阶级手中,而老百姓和朝廷却都没钱,偏偏朝廷只能向大多数百姓征收赋税,一碰到战事还不得不加派,于是百姓越发难过,而朝廷的威严也越发的下降,倒是这些士绅商人们可以趁机大发国难财,倒买倒卖,中饱私囊。

    朱由校不由得暗自感叹一声,还好自己及时铲除了这些蛀虫,若是再晚一刻,等到了崇祯末年的时候,只怕自己也奈何不了这些已经彻底腐蚀了自己大明根基的硕鼠了。

    如今一下子获得这么多财富,朱由校至少在接下来的几年来可以应对任何危机,秦地的百姓不是要跟着李自成起义吗,好,朕拿钱买粮食给你们,把你们喂饱,你们还想跟着李自成造反吗?各地边军不是喊军饷紧缺要哗变吗,朕给你们都补齐军饷,你们还好意思不给朕上阵杀敌?东林党们不是自以为控制着大明经济命脉,朕有了这上亿两白银难道还受你们的控制?

    不过,一想到东林党,抄家抄起了瘾的朱由校不由得两眼放光,暗想八大晋商已除,对东林党的报复也得开始了。

    “房产全部变卖,田产充入皇庄继续招募流民耕种,所押人犯除首辅韩爌等三十二位朝廷大员与东林党全部打入大牢与在押东林党乱臣一起候斩以外,其余的都派到辽东去给朕修城墙,奴仆除罪责严重的且与主人关系紧密的一同处决以外,其余的无辜人员都充入皇庄,分其田地钱粮令其自力营生。“

    朱由校刚说完,李明睿突然就朝他作了一揖:“能免无数奴仆之死罪,陛下仁义!”

    朱由校不由得一愣,他其实心里暗自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狠了点,毕竟搁在现代,即便是一人犯了重罪,其家人也不会受到牵连,如今自己为了政治考虑不得不连坐问罪,却没想到在这些大臣眼里,自己还成了仁义之君,也罢,仁义就仁义吧,朱由校也懒得去否认,便点头道:“他们都是朕的子民,若非有十恶不赦之罪,朕怎忍得屠刀相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