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三十一章 钱谦益

第三十一章 钱谦益

 热门推荐:
    眼下已是冬季,再加上小冰川气候的影响,细雨濛濛欲湿衣的江南也开始飘扬起了雪花。

    位于南直隶常熟县的慕春园也因此掩盖在了一遍白茫茫的雪野之中。

    慕春园的主人,作为东林党魁首的钱谦益推开自家的小轩窗,望着眼前的澌澌雪花也不住的叹了口气。

    一想到如今已经是天启七年,从天启四年自己被罢职到现在,已整整有三年的时间,钱谦益的心情就是格外的沉重。

    尽管他在无数好友面前说自己愿做田舍翁,不想再登庙堂,案牍劳形,但素来贪慕权力功名的他怎么可能真的就不在乎顶上乌纱,胸前走兽。

    再加上今年八月以来,特别是陛下突然痊愈以后,无数东林旧员起复,如孙承宗、徐光启、孙传庭等许多为阉党所不能容忍的朝廷官员都已官复原职甚至是再升一级,但偏偏自己,自己这个东林党中名望最高,才华已经冠绝江南的大才子却迟迟得不到起复的消息。

    当然,他也同韩爌一样去京城打点过,连王承恩都收过他的礼,即便是现在魏忠贤到了金陵(现在真实地名会被字母化,故以后地名会用其他词代替),钱谦益也曾暗暗的去拜见过。

    可即便是这样,朝廷仍没有要用他的意思。

    直到近些日子,北方传来无数东林党官员被抄家和晋商也被连根拔除的消息,钱谦益才意识到原来陛下从来就没有要大量重新启用东林党的意思。

    原来自己只是被麻痹了,一想到这,他就不由得暗生闷气,但当他得知与自己相交深厚的范家也被查抄时,他又很是担心,担心自己也不会受到牵连。

    “老爷,这是最新的《大明日报》”,这时候,他府里的管家走了上来,递上了一份报纸。

    如今的大明,特别是在江南,《大明日报》早已是人人每日必读之物,即便是东林魁首钱谦益也在跟读,他的化名“常熟老儒“更是其专栏作家,也是与最近新出的所谓保皇党进行笔战的一员悍将。

    见这日新出的《大明日报》已经送来,钱谦益便也就将心中的郁闷暂且押下,命丫鬟沏了一杯雨前龙井,就坐在黄花梨木椅子上,借着窗外雪光看报。

    顺便也看看那些保皇党的家伙们是如何应对自己昨日的二十八质问的。

    那是钱谦益用了整整三天想出的二十八质问,从孔夫子之言到洪武祖制,钱谦益相信保皇党的那群不学无术之徒绝对没办法反驳自己。

    不过在此之前,钱谦益一般会看刊登在报纸头版头条的最新要闻和《大明日报》报社的文人们自己撰写的社论。

    内容自然都是朱由校干了什么说了什么,朝廷又出台了什么政策,周边关系又如何。

    这些都代表着朝廷最新的走向和帝国统治者们最近的动态,一些高级官员的启用和罢免也会出现在这里,钱谦益不得不看。

    但当他看见一条题目为“一个考了四十八年的老秀才——试探辛酉年江浙乡试舞弊一案前因后果”,却不由得一呆。

    辛酉年也就是天启元年的江浙乡试的主考官正是他钱谦益,那一次他的确收了不少商人子弟的贿赂,并录取了不少商人子弟,但谁知由于事情做的不完美,最后还是被人发现,要不是当时是东林党主政,他也不会仅仅是被罚俸了事,只怕早已是人头落地,但这件事已经过去七年之久,却为何会有人突然提起。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难道说,这是朝廷要整他的信号?

    可他已经没有任何官职,朝廷还想将他怎么样。

    钱谦益带着疑惑看了下去,文字很朴实,自戳要害,开头就讲一个寒门秀才在十二岁时开始就连中小三元的励志故事,也因此族中亲友对其期待身高,但谁知却在乡试一关上蹉跎四十余年,而辛酉年的乡试中就因再次落第而跳河自杀,偏偏那一次却出了舞弊一案,而在重新甄选之后,他又被选到乡试第六名的位置,可人却死了。

    然后自然就是讨论主考官舞弊对一个寒门学子,对一个国家的取士和长治久安到底有多大的伤害,笔锋很犀利,骂的也是毫不留情,其文中在高潮处更是直接点明了那一年的主考官就是他钱谦益。

    即便是只看见文字,钱谦益也恨不得吃了那人的肉喝了那人的血,脸也胀的通红。

    但由于这《大明日报》是镇守太监魏忠贤办的,据说是陛下授意的,他又不敢去拆了那报社。

    他也只有拿这报纸撒气,将报纸直接撕了个粉碎:“一派胡言!”

    不过,到了第二日,这期报纸所登载的社论话题却持续的发酵,无数考试落第的文人开始了对钱谦益的口诛笔伐。

    《大明日报》的留言板上关于钱谦益和辛酉年科考舞弊案的话题更是不停的出现,暗中支持的魏忠贤也不阻止,甚至还亲自邀请刚刚被升调为凤阳巡抚的马士英明文登载其奏请朝廷重惩钱谦益的奏折。

    一时间,无数出身贫贱的底层文人们胆气越大,甚至有的直接来到常熟,拉着横幅就站在钱府大门前辱骂钱谦益是伪君子。

    钱谦益于各处寺庙的题词也被涂抹和砸掉,一些寺庙为了不犯众怒,也把钱谦益留下的碑文砸掉。

    钱谦益没想到一份报纸竟然让自己陷于如此不利的地步,他也忙发动自己的门生写文章去刊登在《大明日报》上反击。

    魏忠贤也不阻止这些东林党的文人来《大明日报》上匿名登载文章,但前提得有一条,那就是保皇党登载文章不但不收版面费,还额外有一千字五钱银子的稿费奖励,但东林党文人则反而要交银子,也是按字数算,每一千字交二两银子的校正费。

    江南东林党文人多,如此以来,《大明日报》不但没有因为刻意的政治宣传而亏损,反而赚了不少。

    闲话少叙,这里钱谦益的学生们虽然花了不少钱也写了不少字,却没办法挡住群众们因为他舞弊导致许多寒门子弟失去晋升机会的怒火,甚至在“五钱党”的推波助澜下,事情愈演愈烈。

    钱谦益不得不亲自去拜会魏忠贤,请求他停止让《大明日报》讨论此事。

    但偏偏被魏忠贤给拒绝了,原因很简单,魏忠贤说陛下的本意就是让《大明日报》成为天下百姓的口舌,别说是骂了你钱谦益,就是骂了我魏忠贤,骂了皇帝陛下,也得给他刊登出来,不做任何的修改。

    为此,魏忠贤还特地把东林党文人骂他是贼心不死的阉货的文章拿出来证明给钱谦益看,而这篇文章的署名却正好是常熟老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