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三十二章 戏弄
    人言可畏,看着连续数期都是对他谩骂的《大明日报》,钱谦意现在的情绪不再是愤怒,而是害怕。

    他隐约的发觉朝廷也许真正的目的,那就是除掉他这个东林魁首,进而铲除整个东林党。

    要不然刚刚由知府直接提拔为凤阳巡抚的马士英不会敢在《大明日报》上明文登载自己要奏请朝廷重惩自己的折子,很明显是来自皇帝陛下的授意。

    要知道这马士英最善于的就是揣摩圣意,在他还是大同知府时就因他是第一个在《大明日报》上大肆捧朱由校的官员而被升为巡抚。

    因而这里面不可能没有皇帝朱由校的意思。

    但钱谦益不想跟着东林党一起陪葬,既然凤阳巡抚马士英要弹劾自己,那自己大不了就亲自去找他求情。

    可就在到达凤阳时,偏偏马士英对他避而不见,他也只得乖乖的回常熟。

    不过,就在他刚刚回到常熟时,他却发现自己的家已经被东厂的番子的包围了,而他还没来得及询问缘由,一东厂大档头就出现在他面前:

    “阁下就是害得无数学子进阶无路的大贪官钱谦益吧,鄙人是东厂大档头吴进,奉陛下谕旨,查封钱家家产,籍没入官,而您本人也得跟我们进京一趟,等待陛下亲自审问”。

    这吴进说着就朝左右使了一个眼色:“押上吧,陛下特地交待,不必戴枷锁长链,铐住双脚即可。”

    “是!”两东厂番子就走上来,刚拿住钱谦益,钱谦益就晕厥了过去。

    ……

    “来,张嘴,朕喂你吃。”

    朱由校将皇后张嫣揽入怀中,一只手直接伸进衣服里不断揉摸,一只手则拿着橘瓣往张嫣嘴里递。

    皇后张嫣一时被撩的脸红扑扑如樱桃,将朱由校喂自己,也不由得含笑着轻启丹唇将盈润饱满的橘瓣吸入了口中,可还没咬,嘴就被急.色的朱由校给封住了。

    一阵法式热吻让张嫣整个人一下子就身软心热起来,偏偏这时候朱由校又戛然而止,将从张嫣嘴里吸回的橘瓣直接吞入了口中。

    皇后张嫣不由得娇嗔了一声:“陛下真讨厌!”

    旋即,又不由得哎哟了一声,低声道:“陛下,你那里顶到奴家了。”

    “是吗?”朱由校坏笑了一声,就准备按倒张嫣,在这御花园里直接来一次旖旎的敦伦之乐,但偏偏就在这时,王承恩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朱由校见此只好丢开手,站起身来,一边任由张嫣给自己整理衣服,一边故作严肃的看着榭中壁画:“钱谦益押解进京了?”

    “是的”,王承恩说后,见张皇后也在,且面色潮红,也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便又加了一句,问道:“现在他就在外面候着,陛下是现在见还是待会见。”

    “让他来御花园吧,朕就在这里见他”,说着,朱由校就对张嫣低声笑道:“爱妃,你先回宫吧,晚上朕再来找你,记得叫上姚选侍,你一个服侍朕,未免太累了些。“

    “哼”,张嫣有些吃味的朝朱由校抛了个媚眼,一想到自家陛下的虎狼之风也的确觉得自己一个服侍不过来,而陛下新纳的姚选侍比自己更堪耕耘,便也只好颔首答应。

    对于朱由校晚上要干什么坏事,这里自然不提。

    好在他天天锻炼,且遵循中医理论,虽常做男女之事解生理之需,添生活之趣,但也不过分纵容自己沉溺于此,因而他现在不但身体日益强健,反而比以前更有男人风度。

    倒是耽于酒色且常年疏于锻炼而显得脸色苍白的钱谦益明显没有朱由校的气色好,一见到朱由校更是喘不过气来:

    “罪臣见钱谦益见过陛下。”

    “钱谦益,你曾经也是朝廷重臣,却为何居心叵测,结党营私,还暗结朝廷官员替你压下罪责,对此,你可知罪?”

    朱由校没有转身,而是故作冷漠的看着外面。

    钱谦意此生已经哆嗦起来:“罪臣,罪臣知罪!”

    “知道自己有罪就好,朕念在你曾经修过《神宗实录》就留你个全尸,你就从这里跳下去,溺水而亡吧,也算是死在帝王家。“

    朱由校说着就不由得暗暗发笑,他知道这钱谦益在前世的明末历史中因为怕水冷不肯跳水殉节的事,因而才故意这么一说。

    钱谦益踟躇不决的朝水塘边走去,但半天却不肯跳,最后竟然直接跪了下来:“陛下,水太冷,罪臣年迈怕冷,请陛下恕罪。”

    “好吧,你头皮痒吧,要不朕直接让人割了你脑袋,这样你就不怕痒了”,谁知,朱由校刚这么一说,钱谦益就直接磕头道:

    “陛下饶命,罪臣头皮不痒,请求陛下饶臣死罪,罪臣愿为陛下做任何事!“

    朱由校见此也不好再玩弄钱谦益,便点头道:“好吧,朕见你诚心可嘉,就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你得帮朕做一件大事。”

    “请陛下吩咐!”钱谦益回道。

    “朕可以起复你为南直隶巡按御史,但你得给朕拆了东林书院,如何?”朱由校冷声问道。

    “啊”,钱谦益不由得讶然一声,如果他拆了东林书院,那他在江南将永远抬不起头,更何况他还是东林党魁首,他要是这么做,将会被戳脊梁骨,一辈子的名声也将会彻底败坏。

    所以,钱谦益想也没想就立即又磕起头来:“此事罪臣做不到,请陛下收回成命吧!”

    “那好,你就从这里跳下去吧”,朱由校冷声说了一句,就将手一挥出了水榭,然后对王承恩道:“看着他,如果一刻钟以后他还没跳,就直接把他推下去!”

    “是!”王承恩说着就走到钱谦益面前来:“钱谦益,跳吧。“

    “老朽真的怕冷”,钱谦益说着就站起身来,又想跳又不敢跳,而这时候,王承恩补了一句:“如果不想跳就赶快去追上陛下吧,你不拆东林书院,陛下不会把你当做自己人,你在官场上也吃不开,如果你拆了东林书院,从此你就是我保皇党第一功臣,还怕进不了内阁?”

    一听王承恩这样说,钱谦益立即就朝朱由校追了过去:“陛下,罪臣愿意领命拆了东林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