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三十七章 出宫
    眼下已是腊月,紫禁城已是一片银装素裹,冬日的余晖迟迟不肯谢幕,挂在鼓楼的金顶边。

    仅着一层单衣的朱由校气喘吁吁的在红墙边跑着,也不知跑了多久才停了下来,抬头朝鼓楼处看了一眼,但这时,额间的汗珠啪嗒一声就掉落在刚刚积雪的青石板上。

    “陛下,小心着凉”。

    张皇后不知从哪里出现,手里丝绢正要替朱由校揩拭,却把朱由校一把夺了去:“不碍事的,这还算不上冷。”

    朱由校说着就干脆双双撑在雪地上,连着做了几十个俯卧撑。

    这要是让大明的官员看见,绝对大感惊讶。

    因为,谁都知道,王朝自嘉靖以来,大明的帝王们大多长于深宫内苑,体质羸弱,常年生病,鲜有注重强身健体甚至是掌握武艺的。

    但作为穿越者的朱由校深知健康的体魄对于一个人工作和生活的重要性。

    特别是在这种国家随时可能面临倾覆危险的时候,就越是需要一个体质强健,有大魄力的帝王。

    甚至有一天,还不得不需要帝王亲自提刀上阵,彰显帝王威严。

    经过数月的锻炼,朱由校也有了些腱子肉,抗寒能力明显要提高不少,即便是在这种呵气成冰的季节,他也无所畏惧。

    但他还不满足以此,自从那日险些被阿济格刺杀以后,他就决定要掌握一身武艺,虽不求有多么勇猛,但至少能自保。

    如今随着八大晋商和东林党官员被铲除,国内对皇权形成最大威胁的两股势力算是基本被消除,同时农民起义和后金入关又是在几年以后。

    所以,现在的大明帝国难得进入了一段暂时的平稳期。

    作为大明的帝王,朱由校也总算是可以歇下来,好好练练自己的身体,并借用这一段平稳期,巩固大明王朝的统治根基。

    只要大明内部不乱,满清是不可能灭得了大明的。

    要引起大明的内乱,现在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些散布在全国各地的流民。

    而流民现在最多的地方就是秦地。

    后世对明王朝统治动摇最大的两股流寇,李自成和张献忠都出自这里,绝对不是偶然。

    由于气候变化和环境恶化,如今的八百里秦川已不是千里沃野,随着小冰川气候的加剧而导致的连年旱灾,那里的流民早已不是一股能轻视的力量,只需要一颗造反的火种,那里就会有数十万人揭竿而起,成为流寇,若抚剿不力,他们就会像蝗虫一样肆虐整个大明江山。

    “你有多久没出宫了?”

    沐浴后,朱由校见皇后张嫣捧着龙袍走来,便摆了摆手,问了这么一句。

    张嫣微微一愣,朝格子窗外看了看后,才不由得有些落寞起来:“臣妾不记得了。”

    “去找一身常服来,今天我们出宫走走。”

    朱由校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陛下!这恐怖不妥,陛下是一国之君,臣妾是一国之母”,张嫣虽是平民出身的女子,但也是一恪守礼教规矩的皇后,素来贤惠端庄的她见朱由校要带她出宫,心中虽欣喜不已,但还是不由得想规劝几句,毕竟大明的帝王是不能随便出宫的。

    不过,朱由校还没等她说完,就挥手道:“不必再说了,朕是大明的皇上,不着紫禁城的城主,不出宫怎知百姓疾苦,怎看得到朕的那些文武大臣们在百姓面前的样子,再说,我们只是微服出巡,不会扰民,更不会惊动那群无聊的言官的。”

    天启七年,十二月,冬。

    换了一身直辍绸衣的朱由校总算是走出了紫禁城,触摸到了更广阔的大明。

    同他一起的还有同样是换了寻常百姓衣的皇后张嫣以及司礼监掌印王承恩。

    当然,还有散布在各处的锦衣卫暗哨和东厂的暗番。

    除了王承恩依旧板着一张脸外,朱由校和张嫣都自然的笑了起来,深呼吸了一口气,整个人一下子自在了许多。

    “陛下,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呢?”

    张嫣自小就在这皇城边长大,对于京城的市井生活自然是熟悉不过,但已经贵为一国之母的她自然是不敢再像以前青春年少时一样换上男儿装大胆的跟着弟兄们去四处溜达。

    如今,她既已为人妻,自然是要夫唱妇随的。

    “先去尝尝你最晚一直梦呓的糖葫芦”,朱由校说着就让王承恩在前面带路,此时的京城不是后世的帝都,朱由校也不知道该怎么走。

    一旁的张嫣心里却是甜滋滋的含羞带笑,她没想到自己梦呓的话居然被陛下记住了。

    虽已是天启年间,但京城依旧是繁华的,等到朱由校等人来到人流拥堵的集市时,早已是摩肩接踵一般,无数的叫卖声和楼房前迎风招展的旗幡飞扬,倒也让朱由校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大明真正的百姓生活。

    由于战乱未起,再加上自己这个皇帝一再的降低对北方的赋税,因而如今的京城的丝毫没有末世的景象。

    只是这繁华大街上虽有不少香车宝马与衣着华丽的士绅,也有不少面带菜色,跪在地上,插标卖首的可怜百姓。

    可以想见,大明王朝的阶级分化有多么严重,朱由校不敢像其他士绅一样鄙夷这些贱卖自己的百姓,他唯一能感到的就是害怕,只要有一天,这些百姓连卖命都活不下来的时候,也许他们就会革自己的命了。

    “大爷,求求您卖了我女儿吧,老妪在这里给您磕头了。“

    朱由校看着一骨瘦如柴的老妇牵着一看上去不到十岁的小女孩跪在冰凉的地上不停的对着路人磕着头。

    一看上去像是一大户管家的人走过来抬起那小女孩的下巴挑来挑去,最后道:“太瘦了,买回去估计也干不了什么活。”

    说着,那管家就扬长而去,而那小女孩却突然跑了过去,跪在那管家面前:“求求您买了我吧,我可以干很多活的,我能烧火做饭,也能跳水砍柴,我不想我祖母饿死。”

    那女孩兴许哭的太多了,也没什么泪水,就只在那里干咽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