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三十八章 巡城御史
    “走开!”

    那管家似乎有些不耐烦,一脚就将那小女孩踢到了一边。

    那小女孩只得自己爬了起来,回到了那老妇身边,继续跪着求路人收留。

    ”陛下,要不我们把她买下吧“,张嫣终究是看不下去了,忙轻声问了朱由校一句。

    朱由校点了点头,走到那老妪面前,蹲下身问道:“这位老人家,您是哪里人,多大年纪了,为何要卖自己的孙女呢?”

    这老妇没想到这个贵公子会亲自跟自己说话,还这么和气,蹲下身来,也就磕了一头道:“回公子的话,老朽是保安州的,今年八十有三了,今年闹灾荒,田里地里都没收成,借了财主家的贷还不上,田地就被财主收了,儿子和媳妇都饿死了,孙女再不卖掉也得跟着饿死啊,求您发发慈悲,买了她吧。”

    “喂喂,干什么呢,谁让你们来这儿的,都给滚到城外去!“

    五城兵马司的兵丁突然走了过来,看见朱由校一身富贵打扮,也不好吆喝,只是斥责起那老妪和那小女孩起来。

    那老妪好不容易等到个有意向收留自己孙女的豪门公子,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也不顾五城兵马司兵丁的催促,忙朝朱由校喊道:

    “这位公子,求您就收留下我孙女吧,老妪求求您了。”

    这老妪刚说着就被一兵丁踹倒在地,然后一兵丁拿着鞭子就开始抽:“叫你还卖,叫你还卖,没交银子也敢进城来卖,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打死你!”

    “你瞪我干嘛,你再瞪我,老子连你也抓起来!”

    一兵丁见朱由校瞪着他,也不由得恼羞成怒你,直接威胁起朱由校来,也没再想朱由校到底会不会有什么身份背景。

    “给朕,给我住手!”

    朱由校见那兵丁还在打那老妪就怒喝了一句,他本想直接暴露身份,但想着自己好不容易出次宫不好直接就透露身份好教那群讨厌的文官知道,也就立即改口称起“我”来。

    这些兵丁见朱由校怒气冲冲,又见他身后跟了不少人,也猜到这家伙只怕来头不小,便也没在呵斥朱由校,其中一领头的只是威胁了一句:“小子,本大爷可警告你一句,我们是巡城御史的人,最好别多管闲事!”

    这时候,前方突然传来鸣锣开道的声音,俄然就见巡城御史叶品良走了过来:“怎么这是,本官不是一再三令五申,不得有流民和闲杂人等在城里逗留吗!”

    那兵丁见叶御史来了,底气也就增添了不少,忙回道:“回禀御史老爷,我等正要将这些流民赶出去,谁知这家伙居然阻碍小的公务,小的见他衣着不俗,怕惹着不该惹的人。”

    “怕什么,除非他是陛下,来到这里就得听本官的,这家伙既然阻碍公务,就直接押回大牢里去,罚他五百两白银,不交就别想出去!”

    叶御史对于京城里有背景的王孙公子倒也熟悉,但就没有见过朱由校,因而在他看来,这朱由校或许只是一个普通富人家的公子,也就想着从朱由校身上敲诈些钱财出来。

    “是!”

    几个兵丁便要拉朱由校走。

    王承恩见此正要行动,却见朱由校朝他递眼色,指了指躲在暗处的东厂大档头吴进:“让他来。”

    王承恩点了点头,就看了那吴进一眼,吴进会意,从一茶馆直接走了出来,大喝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敢绑我家公子!真是吃了豹子胆了!”

    叶御史见那吴进一来,整个人瞬间就麻了半边,脚也发起软来,死活也挪不动。

    朱由校和王承恩,他一个七品巡城御史自然是不认识,但这位常常在京城里抄家抓人的东厂大档头他可是认识的,甚至在抄没礼部右侍郎王继谟家时,他还亲自带五成兵马司的人来帮过忙。

    “吴档头,这位是您的?”

    吴档头哼了一声,也没理这叶御史,而是朝抓着朱由校肩膀的两兵丁冷声问道:“怎么,要本档头亲自折断你们的胳膊,你们才放开么?”

    这些兵丁自然不敢惹吴进,忙不迭的松开了朱由校。

    吴档头朝朱由校作了一揖:“小的来迟一步,让公子您受委屈了。”

    “东厂吴档头竟向这家伙弯腰作揖,还口口声声称公子,难道这家伙来历不简单?”

    叶御史深怕自己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讪笑道:“吴档头,叶某有眼不识泰山,险些大水冲了龙王庙,真实惭愧,只是不知这位公子是您的什么,叶某改日好登门赔礼。”

    “不必了,吴档头,让他们都走吧,这个老妪和那小女孩也都带去马车里,这里风大,她们穿的又少,以免生病。”

    朱由校一挥手,那吴进自然不敢违拗,倒是王承恩过来低声道:”陛下,那可是您的龙辇,这样有失尊贵。“

    “不妨,既是微服出来,这些尊卑秩序也不必太过拘泥恪守。”

    朱由校说后,吴进就招了招手。

    跟在他身后的两便衣番子就带着那老妪和小女孩进了后面的马车。

    同时,吴进还转身对叶御史问道:“我家公子既如此说了,叶御史你还待在在这里干嘛,是要领我们家公子的赏吗?”

    叶御史不由得有些恼怒,但也不敢发作,强忍住后就拱手带着自己的人走了。

    叶御史刚一走,张嫣最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还真是一物降一物,陛下怕御史,御史怕东厂,东厂怕陛下,哈哈!”

    朱由校也不由得笑了笑:“朕倒不是怕,朕是嫌他们烦,这要是被这些御史言官知道了,朕桌上的折子绝对又要堆高好几层。”

    “陛下说的是,这个叶御史见陛下您衣着华丽又没功名,就以为您是普通富人家的公子,就想着敲诈些钱财,堂堂御史其实做的也不过是些欺软怕硬之事。”

    王承恩说着,朱由校就点了点头,转身问吴档头:“这叶御史怎么单单认识您?”

    吴档头不由得暗自紧张起来,他自然知道朱由校是不希望厂卫人员与官员勾结,便忙解释道:“下官抄没礼部右侍郎王继谟家时,曾让他帮过忙,这个王公公是知道的。”

    “朕知道了,这姓叶的御史如此贪赃枉法,是不能再留了,直接革职,流放三千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