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四十六章 皇帝雪中行
    虽然徐光启等官员由于其本人就是思想较为开放者,因而没有对朱由校在工部的一系列言行和举动提出反对,甚至有的还顶礼膜拜。

    但在朝堂中,却并没有因此而让百官所理解。

    朱由校在工部的行为最终还是让这些官员们知道,而且,所引起的震动不亚于他处置东林党和晋商时的情景。

    而其中,最不令士大夫所接受的就是,他将文官们才有的专属清贵官职竟然就这样轻易的授予给了工匠和一个西洋人。

    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在文人士子眼里,翰林乃极尊贵的职位。

    但朱由校把翰林院检讨授予给汤若望,并让几个发明燧发枪的工匠成了翰林文官专用的承直郎和承务郎。

    在文官们看来,这无疑是在践踏文官的官职体系,破坏儒家对学术的垄断权威。

    某御史甚至率先发动了对徐光启的弹劾,他们自然不敢对朱由校提出直接批评,于是徐光启就成了替罪羊。

    不过,朱由校并没有管这些御史对徐光启的弹劾,所有的折子依旧是留中不发。

    好在朱由校考虑到传统地主士绅阶层过于庞大,而且自己现在已与商人阶层为敌,不能立即与这些地主士绅翻脸,因而他也不敢大。跃。进式的就推翻绝对的儒家体系。

    因而,他也没有惩罚那御史,相反,还升他为太常寺卿。

    除此之外,因东林一案,朝中大多数官职已经空出缺额,并为了笼络士子之心,朱由校也让新任的礼部右侍郎钱谦益着手准备来年的大比之年,并明告天下,因多灾多难之际,故亟需有志之士报效国家,故此次会试开科比往年多取一倍,并令各省乡试日后也应加宽名额限制,不能低于户籍总数的五万分之一。

    朱由校此举顿时在士林阶层引起轩然大波,特别是止步于举人秀才的中下层士子更是对朱由校的举动感恩戴德。

    当然,这些保皇党也以中下层士子居多。

    如此一来,也算是朱由校这个皇帝陛下变相的对支持自己的士子进行了照顾。

    保皇党的士子们自然也是知恩图报的,在《大明日报》上不停的表达他们对朱由校的敬意,有狂热者甚至表示愿意自断子孙进宫服侍陛下于跟前。

    朱由校对此自然是拒绝的,并亲笔书信于《大明日报》上,告诫众多士子勿以朕念,当有祖逖闻鸡起舞之志,潜心苦读,来日报效朝廷。

    当然,朱由校对科举名额加以拓宽并要求乡试名额不能低于户籍总数的五万分之一,其实对江南这样的乡试死亡之地也有了一定的照顾。

    因为这些地方就是人口最为稠密的地方,如今朱由校加宽名额,无疑让这一带的士子有了更大的进阶机会。

    科举是维持社会稳定的利器,抱着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寒门崛起梦,也就没几个人想着跟朱由校为难,更别提造反了。

    代表着士绅阶层利益的官员们见朱由校此举,也就觉得他并没有要与整个儒林作对的意思,大都也放下心来,道陛下也许只是比较喜欢奇技淫巧而已,并非不尊孔孟。

    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朱由校只是在等待时机而已,早在一月前,他就已经让东厂在SD孔府安插了眼线。

    ……

    朱由校一从工部回来,满京城就开始下起了鹅毛大雪。

    王承恩忙撑开早已预备好的大伞,竖在朱由校的额头之上,并吩咐底下的人把大氅给朱由校披上。

    “朕自己来吧”,朱由校从小黄门手里接过大氅往身后一甩就披挂在了肩上,身后的内官监少监梁福忙走上来要给朱由校整理一下,却被王承恩瞪了一眼。

    梁福只得退了回去。

    王承恩一手撑着伞一手整理着朱由校背后的大氅,一面说道:“陛下,今儿这雪太大了,要不我们先回宫吧,就不去京营了,赶明儿再去。”

    “不可!朕即已下旨今日申时去,就不能让将士们白白等一场。“

    朱由校这样说,王承恩自然不敢违拗,应了一声“是!”后就退到了一边。

    朱由校也没多说什么,见柳如是小脸被冻得通红,却也有些后悔今早不该带这小姑娘出来,便用撩起大氅遮盖在柳如是头顶:“挨朕近一点。”

    “嗯”,柳如是应了一声就乖乖的藏匿进了朱由校的大氅内,还扬起小脑袋问朱由校:“陛下,你冷吗?”

    朱由校笑了笑:“朕又不是木头,自然冷的很勒。”

    “婢子却觉得不冷,这么厚的衣服穿在身上比去年下大雪的时候,感觉要暖和多了,婢子的小伙伴二丫就是在去年下大雪的时候冷死的”。

    柳如是说这话看上去很平静,但也能看出去年的大雪给她留下多么深刻的印象。

    朱由校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没说什么。

    反倒是柳如是又突然抬起了小脑袋:“陛下,你有很要好的小伙伴吗?”

    “朕没有”,朱由校笑着回了一句。

    “为什么呢,陛下身边跟了这么多人,难道他们都不是吗?”柳如是眨巴眨巴着大眼睛有些不解的问道。

    “他们啦,有时候是朕的伙伴,有时候就是朕的敌人,朕时时刻刻需要他们,但时时刻刻提防着他们”,朱由校说着就叹了口气:“自从当了皇上啊,就注定是孤家寡人。”

    小小的柳如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暗想自己和陛下都是没有小伙伴的人。

    ”小如是,进来“,朱由校一进龙辇,就朝柳如是招了招手,柳如是拉住朱由校的手就跳进了龙辇,往朱由校龙榻旁边的软榻上一坐就咯咯笑了起来。

    “凑近来烤火,瞧你小手都冻成什么样了。”

    朱由校说着就把柳如是拉到自己身边来,用小铁筷,挑了挑木炭,顿时就是一股火苗飘了起来,扬起无数火花。

    “好!”柳如是很听话的坐了过来,朝朱由校嘿嘿一笑就道:“陛下,以后还让婢子陪你一起出宫吧,婢子喜欢听陛下讲故事。”

    “小丫头片子,难道就不知道伴君如伴虎这句话吗”,朱由校刮了刮柳如是的鼻子。

    柳如是依旧是咯咯一笑,就道:“陛下,我给你唱首词吧,是我爹爹教给我的。”

    “背吧,背好了,朕有赏”,朱由校说着就半躺在了龙榻上,眯起了双眼。

    而柳如是则很是认真的开始唱起了李清照的菩萨蛮:归鸿声断残云碧,背窗雪落炉烟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