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四十九章 御马监
    卢象升本是文官出身,但素来好武,再加上又常年做地方官且晚明盗贼又多,靠完全沦落为农民的卫所兵剿盗灭贼,根本没办法保得一方平安。

    因此,同大多有为的地方官一样。

    卢象升训练了一批家丁,且这些家丁大都是亲族,血脉相承,唇齿相依,临战时较易有同仇敌忾之气,故战斗力很强。

    历史上那只著名的天雄军正是由此而来。

    但对于一个中央集权的王朝而言,这样无疑是地方军阀的萌芽,到时候精兵若皆是将领家丁,那朱由校这个皇帝也就成了个傀儡皇帝。

    好在卢象升并没有要拥兵自重的野心,更何况如今还没到南明时期地方督抚总兵皆不听皇帝诏令的地步。

    见皇帝朱由校有意要杜绝臣僚豢养私兵,素来忠心于朝廷的卢象升也没反对,忙答应了一声就将自己的一百余家丁喊了过来:

    “从今天起,你们皆是陛下亲兵,不再是我卢某私人,日后当效忠于大明,听命于陛下!“

    卢象升说着就让这些家丁与剩下的五千京营官兵站在了一起,朱由校见此便点了点头。

    而这时候,王承恩走上前来:“陛下,御马监掌印刘汝愚奉命带上亲军四卫营前来,目前正在校场外候旨。”

    朱由校知道京城卫戍部队,除京营外还有受皇帝直接统辖的亲军四卫,这亲军四卫分别是腾骧左卫,腾骧右卫,武骧左卫,五骧右卫,原是皇帝直属的二十六卫的亲军之一。

    所谓的二十六卫即朱元璋的亲军十二卫和朱棣的燕军十卫以及宣德帝的四卫,即上面提到的四卫。

    只是土木堡战役之后,由于京营大部受损,二十六卫中除锦衣卫还归皇帝直接控制外,腾骧和武骧四卫已归御马监统管,其余二十一卫已混编入京营。

    皇帝直属的亲军减少,也正说明了土木堡之后皇权开始衰落的现象。

    如今朱由校要做的就是壮大对军事的控制力,不但以前由内臣掌控的四卫营要归于自己,这些京营也要归于自己。

    只是如今无论是京营还是四卫营,早已没有了丝毫的战斗力,且大都是纨绔膏粱或者赌徒兵油子,朱由校没必要将京营和四卫营全都留下来训练,那样只会徒耗钱粮。

    在来京营校场的路上,他就已经让王承恩传旨给御马监掌印太监刘汝愚,让他带着四卫营的人马也来京营校场。

    对于御马监的掌印太监刘汝愚,朱由校并没有见过此人,但据他脑子里原有的记忆,这人虽是宦官,但也是世袭武官出身,据说是他是因为一场梦而决定净身入宫,其人素来聪明好学,才能卓著,所以才被自己任命为御马监掌印。

    御马监掌印在明朝二十四衙门十二监中算是权位比重的职位,其权力相当于外廷六部的兵部尚书,职能也与兵部等同。

    但这刘汝愚自担任御马监掌印后却是低调得很,无论是东林党还是阉党,都没有重臣提及过他,算是一中立之人。

    正因为此,朱由校对这刘汝愚也有些好感,更何况如今魏忠贤被罢免,王承恩又掌着司礼监和东厂,他正缺乏协助他管理戎政并钳制兵部的内臣,也就没有要换下这刘汝愚的意思。

    同王承恩、魏忠贤一样,无论文官如何弹劾刘汝愚,朱由校对他也都是大加庇佑。

    “让他带着四卫营的官兵也都进来吧”,朱由校吩咐下去后,没多久,就见一人高马大,威风凛凛但却面白如雪,且颌下无须的太监走了过来:“微臣刘汝愚给陛下请安。”

    “平身吧”,朱由校微微一笑,就抬了抬手,然后就将目光看向了陆续进入校场的四卫营的官兵。

    如他所料,这些四卫营的官兵数量并没有达到四卫营应该有的兵力,吃空饷的事不单单是京营才有。

    除此之外,这些四卫营的官兵也同样散漫的紧,走起路拖拖拉拉,十分绵软无力,身上的鸳鸯战袍也戴不整齐,鲁密铳已经满是锈迹,只怕就因为自己要视察,才突然拿了出来。

    朱由校对刘汝愚的好印象也因此也降低了不少,不由得冷声问道:“刘汝愚,这就是你给朕带的四卫营吗?”

    “微臣无能,请陛下治罪!”

    刘汝愚面带苦笑,他之所以放弃世袭的指挥使之职进京做阉人,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像曹吉祥、汪直等大太监一样驰骋沙场,实现自己的抱负。

    可谁知,自己自掌管御马监以来,不但军饷不足、火器不足,更连士兵也不足,甚至大都还是自己打不得骂不得的纨绔子弟。

    朱由校善于观察他人,见这刘汝愚紧握拳头,面带苦笑,也知道他也是无可奈何,朝廷数年来一直忙于党争内讧,再加上财政日益困乏和文官对皇权的压制,造成了现在军务废弛的局面,这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刘汝愚能改变得了的。

    “起身吧,朕恕你无罪”,朱由校说着就又让四卫营的官兵也打入京营的官兵阵营之中。

    接着,朱由校当即就将自己龙袍脱了下来递给了王承恩。

    卢象升等官兵不禁骇然,他们不明白陛下这是要干什么。

    朱由校没管这些人怎么看自己,他此时一边扭着脖子,一边转着手腕,还时不时的踢踢脚,直到被寒风刺得冰冷的身体又恢复温度后才又把皇冠取下,从王承恩手里接过一抹额就系在了额头上,道:

    ”锦衣卫听令,一会儿若有官兵偷奸耍滑抄近路者,棍打二十,若有官兵偷懒在地不跑者,棍打三十,若有自愿放弃者,登记姓名,事后报于兵部,无论是官是兵直接革职!“

    “是!”

    锦衣卫齐声一应,就直接站了出来,且手中早已准备好了棍棒。

    卢象升和刘汝愚见此也猜到自己陛下肯定是早有准备,两人相视一笑就也脱去官袍,仅着一层单衣跟着跑了下来。

    皇帝陛下要亲自带着禁卫军跑,他们也不得不跟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