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五十章 非一百白甲兵不能全歼
    朱由校深知,自己要想重新建立自己在亲军中的威望,就不能单单靠自己皇帝的身份。

    自己这个身份现在只会让他们敬畏,而不能让他们折服于自己,并到危急时刻愿意为自己这个皇帝奉献生命。

    自己只有和这些官兵融合在一起,并让他们实实在在的感受到自己这个皇帝陛下的存在,成为他们真正敬仰和膜拜的领袖,才能真正掌控这支军队。

    并且,即便以后无论换多少统帅,这支军队都听命于自己,在他们的世界里,只有自己这个皇帝陛下才是唯一的效忠对象,是他们的信仰,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目的。

    如今皇帝陛下带头向前方山顶跑去,再加上还有兵部左侍郎提督京营卢象升和御马监掌印太监刘汝愚都跟在朱由校身后奔跑,其余官兵们也只得跟随。

    王承恩和梁福没有凑个趣,他们自知陛下这是要重塑君威,他们不是御马监掌印也不是兵部官员,不能染指军事系统,否则明天他们就会同东林党那些乱臣贼子一样被关进大狱,等候问斩。

    朱由校的体魄早已不是初始时那么羸弱,已有了腱子肉的他对于这种北方严寒已能抵御,跑了四五里后,身体已经发汗,但呼吸依旧平稳有度。

    他身后的卢象升和刘汝愚也是常年习武,也是呼吸均匀,脚下如风。

    倒是有不少官员此时就已是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跑了没多久,就不得不停下来吐着口水,喘着粗气。

    而这时候,锦衣卫已按照朱由校的吩咐悉数出动,他们作为天子亲军,自然是不给这些纨绔面子,直接冲进树林,一旦看见有人偷奸耍滑或者偷懒不跑又不肯离开,直接就棍棒相加。

    靠着魏国公的帮助好不容易在京营里谋得个指挥佥事之职的覃博桐很庆幸自己今日没有跟着驸马都尉朱纯臣离开,要不然他花了三千两白银买来的官职就只能打水漂了。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位皇帝陛下来就让他们一直往山上跑,而且皇帝陛下还亲自带路,为了不被罢免官职,他也只得跟着跑。

    可素来不怎么锻炼的他没多久就已是心跳如打雷,脚软无力,见前面有处林子可以抄近路,他想也没想就跑了过去。

    但现在是冬季,树已没了叶子,整个山峦的视野显得尤为开阔,还没等到他跑进林子里多久,一根杀威棒就打在了他后背上。

    这覃博桐一个趔趄,就倒在雪地上,吃了一口的雪。

    一锦衣卫还要来打,他也只得忙起身转身往回跑:“别,别,别打,我回去,我回去,总行吗?”

    覃博桐选择回归大队伍继续跑,但同样挨了一棒的忠肃侯之侄孙士承在挨了一棒就直接选择了离开。

    而且,没到十里,就有将近两千人选择了离开,他们宁愿不要京营的官职,也不愿意跟着朱由校继续这样没命的跑。

    开国大将常遇春之后,怀远侯常玄振之子常延龄算是少有的几个依旧能快速如风的继续坚持着的勋贵子弟,而且他现在就跟在卢象升和刘汝愚的背后,看着在前方奔跑着的皇帝陛下朱由校。

    完全可以呆在家中做逍遥公子,将来等着承继侯爵的常延龄之所以会进入京营做一个小小的千户,其目的就是为了实现自己振兴大明的抱负,重建当年祖上的功勋。

    如今看见皇帝陛下亲自带领军队操练,他仿佛已经看到了大明中兴的希望,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激动之色。

    谁说陛下是一好木匠好奇技淫巧的昏君,正如《大明日报》所言,陛下真正有太祖洪武帝之遗风,也许这积重难返的大明江山真的只需他来拯救。

    等到了山顶之上,朱由校已是满头大汗,心跳如雷,看着下面雪地上还坚持跟着自己一起跑的官兵们,不由得面露出一丝笑容。

    ”虽说是简单的跑了一下,但能坚持到现在的无论在毅力和体力上已足可以打造成一支精兵了,鳌拜你认为呢?“

    朱由校说着就看向了一旁跟随在自己身边当随身护卫的鳌拜。

    鳌拜拱手道:“陛下所言甚是,不过这对于我满洲男儿而言,这并不算什么,常年在深山里追逐野兽已成习惯。”

    “胡虏茹毛饮血之辈,与野兽为伍,自然要比我中原子民彪悍”,卢象升走上来跟着说了一句,又道:“但再剽悍的人也怕火器。”

    “嗯,建斗所以极是,日后战争必是以火器为主,再强悍的壮士也挡不住一颗小小铁丸,正如当初阿济格虽猛,欲取朕的性命,朕只需扣动一下,他就能当场毙命!”

    朱由校说着就当今命人将皇家军械司(遵从书友建议,军械所改为军械司)最新制造的“天启一式”燧发枪拿来。

    不时,一早已有准备的锦衣卫立即将燧发枪奉了上来,朱由校接过后立即就开始装弹,然后对准前方三百步以外的野兔就是一枪。

    野兔中了一枪后,一锦衣卫忙跑过去提了起来:“陛下打中啦。”

    朱由校只是微微一笑,而一旁的卢象升则是愕然道:“陛下,此等火器竟能射击如此之远,操作如此便利!“

    “鳌拜,你以为如何?”朱由校没有回卢象升的话,又问了问鳌拜。

    鳌拜忙回过神来:“若有三十人持此火器,非一百白甲兵不能全歼。”

    鳌拜惊罕是惊罕,但对他的满洲八旗的战斗力依旧充满信心,不过能让鳌拜说出这番话,朱由校倒也满足了。

    他后金白甲兵最多不过数万,但他朱由校却完全可以打造出数十万的士兵熟练操作这样的火器。

    眼见大多数坚持跟着跑来的官兵都已聚集到山顶上,朱由校便让卢象升点名,点名之后发现剩余的官兵已不足万人,共有八千之数。

    “八千就八千,三年之后,朕必会让这八千精兵变成八万,八十万!”

    朱由校说着就又道:“传朕旨意,明日平台召见兵部、御马监、五军都督府等二品以上文武官员,商讨改编成立禁卫军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