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五十二章 让朱由检进京
    见外面又开始刮寒风,小如是忙踮起脚尖将竹帘拉低了些,而这时候正?32??阅奏折的朱由校突然来了一句:

    “小如是,把帘子收起来,挡着朕的光了。”

    “哎!”

    柳如是应了一声就只好爬到杌子上将竹帘又收了起来,然后跑到朱由校跟前,把火炉往朱由校脚边推了推。

    “别在朕面前晃来晃去,老老实实的在一旁呆着看书去,朕今晚上得考考你这几天学的怎么样?”

    朱由校蘸了点墨水,说了柳如是一句,就继续批阅着西暖阁送来的重要折子。

    柳如是也只好托着腮帮子半蹲在香炉旁边,等着陛下忙完后好给他讲天南地北的奇闻异事。

    朱由校也没闲情管这小丫头在想什么,现在这雪一下就猛着下,北方各处刚刚经历了旱灾又遇上了雪灾,无数牲畜冻死,无数庄稼冻坏,流民又开始增多起来。

    虽有孙承宗坐镇,通过杀贪官,恳荒地,抚流民,使得北方各地还未出现大乱,但谁也难保如果这雪一直不停,等到明年春荒之时,饥寒交迫的各地流民会不会揭竿而起。

    尽管朱由校说过若五年之内北方有百姓反,则孙承宗必死,但他并非真的想出现这样的结果,孙承宗死不死倒无所谓,但百姓造反,却是让他很担心的事。

    为此,朱由校不得不又加派了十万石粮,五十万两白银给孙承宗。

    ……

    就在朱由校忧心如焚之时,皇后张嫣走了进来,见小如是要起身行礼,便忙做了个嘘声的姿势,然后,张皇后就悄悄的走上去,一双柔荑就按在了朱由校的太阳穴上,轻揉起来。

    朱由校知道是自己的皇后来了,会心一笑,也就干脆眯上眼,任她按摩。

    “陛下国事操劳也该放松放松,如今眼看年关将近,百姓家尚可得几日闲散,您为何就不能休憩一时,朝政之事自有百官协理。”

    张皇后一边替朱由校按摩着一边说些闲话。

    “得了吧,朕倒想好好睡几日,睡到日晒三竿,但这些当官的一个个比猴还精,朕刚一说缩短旬假,一个个就跟死了老娘一样,不是病了要回家休养,就自己老爹病了要奉侍汤药,即便是李明睿那小子也是,一个月前就给朕请了假,结果恰巧昨夜一场大雪,出了天灾,这些地方官们的奏折就跟雪片一样飞进了朕的紫禁城,偏偏一件也不能疏忽。“

    朱由校说着就让张皇后命人将午饭直接安排在这里,看这样子,朱由校是打算牺牲掉自己吃饭和午后造人的时间了。

    张嫣自然理解自家夫君作为一国之君的难处,谨守后宫不得干政这一条祖训的她也没再多言,而是在一边替朱由校磨墨。

    一边发愣的柳如是见皇后抢了自己的活,也就干脆跑出了殿门外,在殿外的雪地里滑起冰来,虽然小脸冻得通红,倒也快乐得很。

    不过,她却一不小心撞到了正过来的王承恩,王承恩知道自家陛下极喜欢这个小侍女,也不敢在柳如是面前摆司礼监掌印的架子,忙抓住了柳如是的臂膀道:“哎哟,我的小祖宗,你小心点,这大雪天里,可不是玩的地方,还是进屋吧。”

    王承恩说着就走进了殿内,朱由校见他进来,便也搁笔问他有何事前来相奏。

    “据东厂探子来报,信王殿下近来狂躁得很,其妃嫔皆被他时常殴打,连周王妃也被他打得遍体鳞伤”,王承恩只是例行报告朱由检的行踪,倒也没什么大事。

    不过,皇后张嫣听后倒也有些感兴趣,忙问了一句:“噢,到底是何事让皇弟动辄殴打皇妹和其他嫔妾?”

    王承恩见皇后询问,便看了朱由校一眼,因后宫不得干政,也不知道该不该回答。

    皇后张嫣也自悔失言,看着朱由校,深怕朱由校因此对她生了嫌隙。

    谁知朱由校只是笑了笑,将手一抬:“不碍事的,信王是朕的胞弟,他的事自然是家事,皇后乃是长嫂,自然可以询问。”

    见朱由校如此体谅自己,张嫣心中一暖,脸上不由得笑靥如花。

    而一旁的王承恩则也没什么顾虑忙回道:“据探子说,信王殿下每日必酗酒,酗酒之后就大发癫狂之症,说什么大明要亡,江山社稷危在旦夕,他作为皇室血统自然是要殉国的,而他的妃嫔却难保在自己殉节后会不会被贼寇掠去,所以索性先打死她们,以免她们落于贼人之手。”

    朱由校听后不由得一笑,暗想自己这个皇弟朱由检还真一易怒冲动之人,历史上的崇祯十七年,当李自成即将攻破京城,他也因此对自己的妃嫔公主下手,如今即便没有当成皇帝,但依旧是这样。

    不过,说到底,这朱由检现在差不多也还只是一个是十六七岁的少年,受了东林党的教育后受了蛊惑,再加上又爱冲动,见自己这个皇兄大肆镇压他所看好的东林党,自然让他觉得大明危在旦夕,做些疯狂之举也是情有可因。

    “陛下,要不我们还是把信王他们接进宫里来吧,毕竟他是您的亲弟弟,而且又要过年,一家人也该聚一聚。”

    皇后张嫣劝了一句。

    朱由校点了点头,他自然明白自己皇后是想家和万事兴,但素来藩王不能无故进京,他也不能无缘无故的让信王进宫,便道:“你传朕旨意给宗人府,就说信王顽劣,目无法纪,革除亲王爵,立即押解进京!”

    王承恩明白朱由校直接革除朱由检的王爵,并非真的是要对朱由检怎么样,而只是听从了皇后的意见将朱由检接进宫里而已,同时也更方便掌控。

    而支持朱由检的东林党已经覆灭,即便是让朱由检留在京城,也难再成什么气候。

    所以,王承恩也没有再说什么,应了一声就退了下去。

    就在王承恩退去后不久,御马监掌印刘汝愚就前来奏报说,兵部和五军都督府的官员等已经在外候着了,就等着陛下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