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五十八章 朕的盼头
    覃博桐这么一回答,卢象升顿时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又是一脚踢过去,他以前训练的家丁虽然愚笨,但也不会这么痞。

    反而朱由校很是淡然地笑了笑:“可以,你倒是很实诚,升官发财,封妻荫子,很多人当官都是这样的盼头。”

    覃博桐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从小就爱哗众取宠的他在那话说出口就后悔了。

    因为他意识到现在在问他的是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自己刚才那句随口而出的话,陛下完全有理由要了自己的脑袋,好在陛下比那姓卢的要大度些。

    如此一来,覃博桐对朱由校不由得多了一分感激。

    这时候,一叫富大海的举起手来:“陛下,微臣来这里不是想升官发财,也不是想报效大明,而是微臣的娘亲要我来的。”

    “噢,你娘亲为啥要你呢?”朱由校笑问道。

    “微臣的娘亲说,微臣的爹爹是为大明而死的,是忠烈之士,娘亲就要我也做个忠烈之士”,富大海说后,刘汝愚忙低声在朱由校耳边嘀咕道:

    “陛下,我们查了他的资料,他父亲本是随李如柏出征朝鲜的百户,但最后战死在朝鲜,正因为此,他才继承了他父亲的官衔。“

    “原来如此”,朱由校点了点头,就拍了拍这富大海的脑袋:“你有个好母亲。”

    “你们当中,有人是想报效大明,建功立业,有人是想升官发财,有人要做忠烈之士,这都是盼头,没有谁好谁坏,可你们知道朕的盼头是什么?”

    朱由校这句话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军官生们的兴趣,对呀,皇上的盼头是什么,跟自己一样,升官?发财?娶天下最美的女人?

    好像这些都不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皇帝陛下是一国之君,九五之尊,富有四海,佳丽三千,似乎没有什么盼头。

    不过,细心准备了一晚上的洗脑说辞的朱由校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盼头。

    “朕的盼头就是能让全天下的老百姓有饭吃,有衣服穿,能让大明的子民们永远永远的太平下去,没有易子而食的惨剧,也没有战火连天,能让大明国威扬于九州之外,宇宙之内;

    可偏偏现在关外的建奴一步步蚕食我大明疆土,屠我大明子民;

    先是抚顺之败!

    紧接着萨尔浒我大明数万精锐折戟沉沙于辽东苦寒之地!

    然后又是开铁被占,后沈阳,辽阳等辽河以东大小七十余城尽归于建奴之手!

    再到广宁失守,我大明无数辽东子民至此为建奴所蹂躏,可怜我大明上百万甲胄,竟无一兵一卒能复辽东之地!

    你们说,朕之所盼何时能得以实现?

    这个时候的大明与后金还没有我们南明时期那么尖锐的********。

    在此刻的明朝绝大多数眼里,努尔哈赤等人只是大明的叛徒而已,虽然他们骁勇善战,但在大明人的眼里,他们就是蛮夷,同当年宋朝人很严肃的讨论胡人到底是不是人一样,现在的大明少有人将建奴视为肘腋之患。

    可此时,朱由校的一番说辞,让在场军官生们都怔住了片刻。

    抚顺、萨尔浒、沈阳、辽阳这些他们或听说过或没听说过的地名如今被皇帝陛下朱由校提及,且都是被建奴一步步夺去的土地,仿佛就像是自己家的领地被人霸占一般,莫名有一种切肤之恨。

    朱由校深知此时的大明王朝还没有多大的危机感,文官忙于享乐党争或目空一切,盲目而不自知,更有袁崇焕之辈自负得说五年可平辽,武官更是被文官压制得豪无血性,纪律散漫,自甘堕落。

    眼前这些少壮军官生亦是如此,所以朱由校要做的就是激发他们的血性,调动起他们的情绪和好战的欲望

    “虽然自己不是专业的演说家,但也要尽量让他们的民族意识和战斗意识觉醒一些”,朱由校如是想道。

    人类属于群居动物,集体主义意识也因此而生,也因此,就有了民族与国家的概念。

    这些思想还未成熟的少壮军官们虽然不知道什么是爱国主义,但不代表他们完全没有维护华夏尊严,扬大明国威的情绪。

    也正因为此,虽然朱由校的训话并不多么高明,但也煽动起了军官生们的情绪。

    直到朱由校的思想教育结束,众人都还是闷声不吭,细细思索着陛下刚才说的”天子守国门,君主死社稷“之语。

    “接下来,卢侍郎会具体训练你们,你们可得认真点,到时候你们是要用这一套去训练你们的士兵的,如果你们学的不好,你们的士兵就会学的不好,都知道了吗?”

    “知道了!”

    朱由校随口一说,军官生们直接接了一句。

    常延龄更是直接前来表态:“陛下放心,愿为大明守一辈子国门的不止您一个,还有我常延龄,他日如有机会,微臣愿为陛下尽复辽东河山!”

    “还有我覃博桐!”

    “我富大海也愿意为陛下夺回辽东!”

    “我虽是满人,但现已归附陛下,陛下之愿即是奴才之愿!”

    ……

    见这些军官生相继表态。

    朱由校很是感动的点了点头,就同刘汝愚一起离开了这个封闭式的小院。

    而卢象升此时见一些人还在给朱由校表态,则立即怒喝了一声:

    “都给本官闭嘴,陛下已经听不见你们的雄心壮志了!要是有那份保家卫国的斗志,就给本官好好练!你!给我站直点,膝盖是软的吗?还有你!脚后跟并不拢吗!你肩膀从小就是歪着长的吗!笑什么笑,有那么好笑吗!”

    从这一刻开始,覃博桐发现他是真的不该来,因为这卢侍郎在这一个月内都将他当成了重点照顾对象。

    “想升官发财的那位,你要是再走错步子,信不信本官立刻就把你逐出去,让你一辈子也别想升官发财!”

    “你不是想升官发财吗,连左右都分不清,笨的跟猪一样,还想当官!”

    “知道升官发财的不容易了吧,还想吗?”

    “想。”

    “大点声!”

    “报告!想升官发财!”

    “想就给本官再做一百个俯卧撑!”

    “你连个被子都不会叠,怎么做升官发财的梦,回答我!”

    “都给本官记住,文人尚且要十年寒窗苦,你以为你们当武官就能随随便便升官发财吗,那都是在战场上一刀一枪拼出来的,就你们现在这水平,别说杀敌,就是上个战场也只有尿裤子的份!”